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二百五十七章 我对你很凶吗?
  额头上伤的并不重,不过是被宋九月那张椅子上尖尖的东西划了一下,但要不是她的椅子挡着,估计现在已经脑袋开花了。

  周围蹲了几十个人,听到枪声都不敢再乱动,甚至是吓得瑟瑟发抖,垂着脑袋不说话,连开枪的人长什么样都不敢看。

  “宋九月……”

  傅殃抬手扶了扶自己的额头,看到对方懒得搭理自己,有些委屈。

  “干嘛?”

  恶声恶气的声音。

  “你就不能语气好一点儿?”

  傅殃的声音淡淡的,怨念直直的朝宋九月射了过去。

  宋九月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。

  “我对你很凶吗?”

  “你说呢?”

  不知道为什么,宋九月有些想笑,但是现场,却是没有一个人敢笑出来,除了他们三人,其他的人都还蹲在地上。

  没有犹豫,侧身在对方的脸上啄了一下,突然有些燥热,就连脚底,也窜上来一股热气。

  “现在还凶吗?”

  “勉强。”

  傅殃嘴角一勾,宠溺的揉了揉对方的脑袋。

  墨一的脸上抖了抖,这都什么时候了,还有心情打情骂俏,拿过一旁的手机,打了警察局的电话。

  这里的烂摊子三人没有再管,等警察来了后,就坐车回了家,虽然伤的很轻,但还是要止血。

  “我想要一个香吻。”

  懒散的声音。

  宋九月满脸懵逼,反应过来后,恨不得一巴掌扇对方的脸上。

  “快点~”

  声音麻的宋九月浑身发抖,眉头蹙了一下,咬咬牙,亲了傅殃满脸的口水。

  傅殃的脸已经黑的能滴出水了,这女人反了是吧,接过一旁墨一递来的纸巾,嫌弃的在脸上擦了擦。

  但奇怪的是,嘴角的笑容掩都掩不住,缓缓上扬了起来。

  回家止了血,傅殃也不打算去上班了,就坐沙发上处理文件,于秋扭扭捏捏的端了一杯水,犹豫再三,才放到了他的旁边。

  傅殃一愣,抬头看到垂着脑袋的女孩,眼里清淡。

  “谢谢。”

  于秋的脸上绯红,摇摇头,余光看了一眼傅殃的侧脸,他真的很迷人,是她见过最迷人的男人。

  宋九月不知道于秋的这点儿小心思,在家的日子,只要有空,她都会去练枪。

  “嘭嘭!”

  手臂被射击时的后坐力击的发麻,对于一个很少使用枪的人来说,后坐力几乎是致命的,它会让你根本握不紧这玩意儿。

  这里的空间很大,出了练枪的地方,她重新圈了一块地方出来,摆满了各种健身器材,光会枪也不行,体力也得跟上去,不然拿什么跟敌人斗。

  她不是傻子,跟在傅殃的身边这么久,猜出了那个人可能与国际上的某些组织有合作关系,不是毒就是枪支,而傅殃出身军政家庭,肯定不会是毒品,那么剩下的就是枪了。

  傅殃是军火商,并且与境外的组织都有合作,再加上他哥哥的身份,恐怕平时他也向部队提供枪支弹药。

  宋九月的眼里深了深,吸着低氧做运动,很快就觉得体力不知了,但这个时候,越是坚持,就越能冲破身体的极限,到达另一个境地。

  “啪嗒……”

  听到声音,眉头皱了皱,扭头看去,发现于秋正惊慌失措的站在门口,似乎知道自己闯入了一个什么地方,脸上涨的通红。

  宋九月摘下了鼻子上的吸氧管,停下来后,觉得周围的空气很新鲜,心脏一直狂跳着。

  “于秋,以后别来这个地方,明白么?”

  于秋点点头,转身离开,看到宋九月正在做仰卧起坐,汗水一颗颗的砸地板上,眼里闪了闪。

  宋九月在里面整整待了四个小时,回客厅的时候,看到趴在沙发上的小黑,眼里亮了亮,马上跑了过去。

  “小黑。”

  她叫了一声,小黑爱答不理,抖了抖耳朵后,不再有反应。

  宋九月嘴角抽了抽,好么,臭屁的小黑又回来了。

  它的身上已经拆了绷带,但是扒开毛的话,还能看到伤口,伤口已经结疤了,等疤掉了应该就完全好了。

  她总算是松了口气,摸了摸小黑的背,希望它快点好起来,小黑眯着眼睛,尾巴总算是甩了甩。

  锻炼了这么久,宋九月也有些累了,看了看时间,已经下午六点了,想着去洗个澡,再睡一觉,醒来就吃饭。

  “小黑,你好好待着,我去楼上了。”

  说完起身,去了楼上的卧室,往浴缸里放满了热水,将衣服一脱,钻了进去。

  与此同时,小黑敏锐的动了动耳朵,瞳孔缩了缩,脚步轻轻的去了楼上。

  于秋在傅殃的书房,带着手套翻着里面的东西,脸上有些恼怒,来这里这么久了,竟然连那份名单在哪里都没有找到。

  傅殃到底会放在哪里呢?

  她将书柜上重新翻了一遍,听到门口的声音,身体一僵,宋九月去洗澡了,洗澡完了估计会睡一觉,傅殃已经出门了,秋姨去买菜了,不可能有人进来才对……

  扭头看去,发现站门口的秋姨和小黑,秋姨满脸疑惑。

  “于秋,先生的房间是不能随便进入的,不然先生回来会发火,快出来吧。”

  于秋眼里闪过一丝黑暗,点点头,视线对上小黑天蓝色的瞳孔,眉头蹙了蹙,她这几天已经和这只豹子混熟了,小黑没有人那样敏捷的思维,应该不会知道她在做什么。

  至于秋姨……

  于秋缓缓的靠近门口,脸上无措,扭住秋姨的衣角,一副知道错了的表情。

  “没事,别怕,一会儿我会向先生请罪的,你只是无意闯入的,他不会怪罪。”

  于秋垂头的时候,眼里闪过一丝危险,要是傅殃知道她进了书房,一定会敏锐的察觉到什么的,所以绝对不能让这个妇女再开口了,否则功亏一篑。

  走到楼梯口的时候,于秋特意放慢了脚步,落后了秋姨一些,看到面前这个人的背,嘴角残忍的勾了一下,伸手,将对方狠狠地推了下去。

  一楼和二楼还是很高的,又加上这么多楼梯,秋姨的尖叫都被哽在喉咙里,直直的撞向了最下面的楼梯角上,眼前一黑,差点儿晕过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