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二百五十八章 于秋早就死了
  于秋嘴角的笑容一直勾着,看到那女人倒在下面,还在挣扎,眉头挑了挑,一把老骨头了,这都还不死。

  秋姨的眼里有着惊恐,浑身疼,觉得自己的脊椎估计是断了,跟瘫痪了似的,想要说什么,但是刚张开口,就吐出了一口血,额头上的伤也很严重。

  心里豁然开朗了,这个于秋是坏人。

  于秋看到对方不再挣扎了,才看向了一旁的小黑,挑挑眉,拿出兜里的粉末,撒向了它。

  这种粉末能够让吸入的动物变得癫狂,只要这豹子一疯,哪里还分得清是敌是友。

  做完这一切,她才焦急的敲响了宋九月的房门,宋九月正从浴室出来,穿了睡衣,头发还滴着水。

  听到急促的敲门声,眉头皱了皱,将门打开,看到于秋焦急的脸色,顿了顿。

  “怎么了?”

  于秋眼里闪着泪花,指了指楼下,宋九月心里一惊,跑到楼梯口一看,发现秋姨倒在血泊中,吓了一跳,马上叫了救护车,把人送去医院,而自己换了件衣服后,也跟着去了。

  于秋垂头,嘴角勾了勾,就在宋九月的旁边待着,直到秋姨被送进了医院,才在走廊上坐了下来。

  宋九月满脸焦急,这个时候还收到了傅殃的短信,说是有事,这几天先不回来了。

  她连秋姨的事儿都来不及说,对方就已经挂了电话。

  旁边于秋掩藏了自己脸上的表情,看来那些人也开始行动了啊,这一次,一定要把傅殃的军火线挖出来。

  宋九月叹了口气,只能自己在这个地方守着。

  黑暗中,有什么阴谋在悄无声息的酝酿,只是这一切,都没有人发觉而已……

  秋姨的手术整整进行了一天一夜,宋九月在走廊上等了一天一夜,想起家里还有小黑,得回去给它喂东西,只能开车回去,让于秋去旁边找个地方休息。

  于秋点点头,等宋九月走后,脸上才有些高深莫测,拿出身上的手机,打了电话。

  “瑞尔,那边进行的怎么样了?”

  “达林小姐,傅殃已经带着人去死亡森林了,我们绑架了他的妹妹,他肯定会去救的。”

  原来这个人根本不是什么于秋,她叫达林。

  达林的眼里闪过一丝满意,只要这次能够拿到名单,傅殃的军火线就能被他们一条一条的挖出来。

  挂了电话,看到还亮着灯的手术室,心情很好,这个妇人肯定还能活的,因为她还需要她。

  还有傅殃那个男人,就算他失去了军火这几条线,他依旧是盛腾的老板,依旧是傅家的少爷,丝毫不影响他的魅力,那个男人,要是能当她的男宠就好了。

  达林的眼里闪过一丝暗色,缓缓的靠在了墙上,那一次袭击本来就是他们做的,就是想让傅殃受伤,他们好趁虚而入。

  没想到那个中年男人愿意为了傅殃去死,知道他有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儿后,她就决定自己亲自动手。

  真正的哑巴于秋,早就已经死了,被她杀了丢进粪池,现在恐怕都化成水了吧,墨一从一开始去接的,就是她达林。

  她已经二十三岁了,只不过长了张娃娃脸,看着才十七八岁而已。

  上一次陈浅予的事,她也参与了,那些大汉就是她手里的敢死队,至于强她的两个,不过是她的男宠罢了。

  达林的眼里充满了魅惑,这个时候竟然有些迷乱艳丽,那双眼睛像是瑰丽的宝石,之前只不过刻意敛了光芒,现在看着,有种惊人心魄的美。

  而宋九月回了家后,看到在一旁挠着墙的小黑,眼里一愣,这货今天是怎么了。

  “小黑?”

  宋九月想要靠近,却听到小黑传来了一声声低吼声,似乎是戒备,小黑在戒备她?

  她马上取出了精致的牛肉,放在小黑的面前,还以为这家伙是饿了在发脾气,叹了口气。

  “对不起,小黑,秋姨的伤有点儿严重,饿了是不是,快吃吧。”

  宋九月尽量放缓了自己的声音,但小黑一步步的后退,龇着牙,一溜烟的跑了个没影。

  “小黑!”

  宋九月追出去,可是哪里还有小黑的影子,那家伙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,外面那么多人,要是被警察撞上了,肯定会被射杀的。

  咬咬牙,没有办法了,她跳上了一旁的车,追了出去,这个时候也顾不得对汽车的害怕了,顺着小黑消失的方向,踩了油门

  小黑是豹,跑的很快,宋九月焦急的找了整整三个小时,几乎快横跨半个洛城了,可是依旧没个影子。

  “晚间报道,在闹市咬人的豹子现在已经被警方控制住,目击者称伤人的是美洲黑豹,警方不日会将它射杀,保证洛城群众的安全。”

  宋九月听到这则消息,吓出了一身冷汗,小黑今天到底是怎么了,为什么会出去咬人。

  可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,关键是要把小黑找回来,只能去警察局!

  她直接方向盘一转,汽车掉了个头,朝着警察局开去。

  小黑已经被人用巨大的铁笼子关了起来,有气无力的趴着,看到赶来的宋九月后,挣扎着站了起来,委屈吧啦的叫了两声,这个时候似乎已经恢复了正常。

  宋九月松了口气,没事就好。

  警察局她再熟悉不过了,直接找到了郭林。

  “郭局长,这件事有些误会,我家小黑从来不咬人的。”

  郭林看到这尊瘟神,条件反射的抖了抖,难不成这头豹子是她的?

  “宋小姐,它已经伤了人,人家伤者要求我们严肃处理这件事,假如我们放跑了它,下一次的事故谁来负责。”

  宋九月眉头蹙了蹙,她不是不讲道理的人,这一次小黑确实做错了,乱咬人就是它的不对,但她有预感,小黑一定是乱吃了什么东西,所以有些发狂。

  “郭局长,我会去和伤者沟通,赔付到位,让他们没有怨言,小黑是我的儿子,我不能看着它这样被枪杀。”

  郭林看到宋九月的样子,眉毛挑了挑,让他欣赏的一点儿是,这女人竟然没有拿傅少来压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