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二百六十三章 脱离危险了
  宋九月也没有想到自己会这么倒霉,遇上飞机失事,叹了口气,这样子,她什么时候才能去见傅殃,那个人到底怎么样了。

  “宋九月,你最近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?”

  宋九月一愣,抬头看着面前的这个人。

  司马玥的好看和傅殃不同,傅殃的带着一丝矜贵,如贵公子一般,但是司马玥更加冷硬和严肃,并不像傅殃那样浪荡。

  “为什么这么说?”

  司马玥嘴角勾了勾,摇摇头,不再说话,两个人现在相当于是被困在这里,到处都是山,根本不知道该往哪里走,手机也没有信号,不能定位自己的位置。

  宋九月叹了口气,苦恼的坐在了一块大石头上,原本还想着下了飞机就能见到傅殃,没想到会遇上这种事。

  她以为这次是普通的飞机失事,其实并不是,有人想要她死,所以飞机才会出问题。

  当于秋知道大部分的乘客都已经跳伞后,脸一下子沉了下去,也就是说,宋九月还有活着的希望了,呵,她一定不能让对方活着回来。

  “带人去可能降落的位置找找,要是找到了宋九月,不要向我请示,直接杀了她,让她再也回不来。”

  “好的,达林小姐。”

  看到这些人走远了,于秋的嘴角才勾了勾,现在她更愿意相信自己是于秋,只有早早的融入这个角色,才不会被傅殃发现异常。

  而与此同时,傅家已经有些着急了,因为傅殃被送进抢救室这么久,到现在都还每个音信,太让人揪心了一些。

  反倒是墨一,情况比傅殃好的多,当天晚上就醒来了,知道老板还在抢救后,眉头蹙了蹙,打算回去看看情况,顺便再给宋小姐说一声,也不知道对方知不知道老板已经回来了。

  这么想着,直接回了家,只是家里给人的感觉很诡异,太安静了,就连小黑都不知道去了哪里。

  墨一心里一个“咯噔”,马上跑上了楼,发现于秋被人五花大绑的绑在书房,脸上带着泪花,看到他后,“唰唰唰”的落下泪来。

  “于秋,到底怎么回事,书房里怎么会这么乱?”

  墨一把于秋身上的绳子解开,发现这人已经被绑了很久了,身体上被勒出了红痕。

  “怎么回事?宋小姐呢?秋姨呢?”

  于秋是个哑巴,根本不可能回答这些问题,只能一直摇着头,嘴里一直咿咿呀呀的,有些焦急,知道面前这个人不懂她的意思,失落的垂下了脑袋。

  “是谁把你绑在这的?”

  墨一眉头蹙着,看到书房里这么乱,知道这里应该是被人翻过,有人进入了老板的书房,一定还拿走了什么东西。

  于秋想要告诉墨一真相,可是说不出话来,只能一直捏着嗓子,发出难受的呜咽。

  墨一没有办法,只能去拿了纸和笔,于秋开始在上面写了起来。

  ——宋姐姐把我绑起来了,然后在殃哥哥的书房里翻东西。

  ——秋姨出事了,还在医院。

  ——我也不知道小黑去了哪里。

  墨一看到第一条,瞳孔一缩,宋小姐绑了于秋,她为什么要绑于秋呢,看到房间里凌乱的场景,眉头狠狠的蹙了起来。

  但是现在根本没有心思想其他的,一切都得等老板醒了再说。

  这么想着,把于秋安置好后,又去了医院,傅家已经来人了,傅老爷子也在,不过对方的头上还缠着纱布,似乎是受伤了。

  有谁能够伤得了老爷子……

  墨一的眉头越皱越紧,只觉得一切都是一个谜,似乎老板一出事,什么都变了。

  到了晚上的时候,手术室的门总算是打开了,喻初原满头大汗的从里面出来,腿脚发软,连续站了这么久,他的腿都快麻掉了。

  老板这次的伤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严重,要不是被挖出来的及时,再晚去哪怕十几分钟,就连他都救不活,叹了口气。

  “让老板好好休息,你们先不要去打扰他,等他把危险期度过了再说。”

  一群人点点头,傅将生看到自己的孙子,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了下去,想到宋九月,又是满脸的厌恶,那个女人,他永远不会让她踏进傅家的。

  傅殃的危险期有三天,第一天晚上的时候,因为突发症状,直接把喻初原吓得个半死,大半夜的又进行了一场手术,根本不敢有丝毫的松懈。

  就怕老板在他的手里翘辫子了,那他以后还不得愧疚死。

  这三天,喻初原一刻都不敢休息,随时准备着应对突发状况,他发誓,这是这辈子最累的一场手术。

  三天一过,他直接没出息的晕了过去……

  还好的是,傅殃的情况已经稳定了,于秋在旁边守了三天,眼眶一直红红的,满眼的焦急。

  墨一看到对方这样,想着这人该不会是喜欢老板吧,转念想想不可能,她只是个刚成年的孩子,对老板的,应该也只是依赖而已。

  白绾看到陪在儿子身边的不是宋九月,而是这么一个小女孩,眉头皱了皱,这种情况,怎么没有见到宋九月,对方干嘛去了?

  晚上的时候,傅殃已经醒来了,长久的黑暗让他的眼睛不能适应光亮,感觉到自己的床边趴了一个人,眼睛一亮,这个宋九月,关心他就直说嘛,在电话里还藏着掖着。

  嘴角勾了勾,视线刚看过去,脸上的笑意就一点一点的消失了,不是宋九月……

  宋九月去了哪里呢?

  傅殃伸长脖子四处看了看,他的动作惊醒了其他人,不一会儿,傅家人就进来了。

  “哇,哥,你终于醒了,呜呜呜呜,我还以为看不到你了,都是因为我,哥,对不起。”

  傅雪雅早就醒了,直到自己的哥哥连夜带着人去救自己,最后还受重伤,心里就难过的不得了。

  因为宋九月的事情,她一直对这个哥哥不满意,可是他却能拼了命去救她,心里突然就有了一个想法。

  以后哥喜欢谁,她就喜欢谁,哥讨厌谁,她就往对方身上吐口水,反正哥哥说的都是对的。

  “宋九月呢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