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二百六十五章 祸不单行
  宋九月就蹲在司马玥的旁边,看到这个人在沉思,眉头皱了皱,从包里掏出了枪,眼神锐利的盯着下面。

  司马玥没有想到宋九月有枪,愣了愣,他可是派人调查过宋九月啊,懦弱,胆小,怕事儿,怎么这一转眼,连枪都用上了。

  轻笑了一声,自己也拿了一把,盯着下面缓缓上来的人。

  “这些人是来找你的还是来找我的?”

  宋九月这么问道,手里的枪紧了紧,眼神看向了司马玥。

  “有区别吗?我们现在是一条船上的人。”

  谁和你是一条船上的人,宋九月的眉头蹙了蹙,假如这些人是来找司马玥的,她一定毫不犹豫的自己先跑,反正先去把傅殃找到再说。

  “来找你的,宋九月,我是被你拖累的。”

  宋九月的眼神眯了眯,如果是来找她的,那就值得深究了,从小黑不正常的那一天开始,她就已经怀疑自己的周围是不是有什么可疑的人了。

  “我们别分开了,这里的山太大,一不小心就会迷路,这个时候并肩作战总比一个人好。”

  司马玥没有打算丢下宋九月自己先跑,毕竟两个人曾经相互救过命,嘴角勾了勾,看到天边越来越近的黑云,知道这个地方要下暴雨了。

  “顺着河流的方向走,总能找到人家,或者是有信号的地方。”

  司马玥对这种丛林作战太熟悉了,从小就亲身体验,下面那群人绝对没有他熟练。

  宋九月丝毫不怀疑这个人说的话,一直关注着手机,可走出去很远,依旧是没有信号,由此可见,他们到底被扔到了一个多么闭塞的地方。

  “在那里!!追过去!一定不能让她活着回去,不然达林小姐一定会生气的!!”

  “追!!!”

  宋九月听到后面的声音,跟在了司马玥的身后,靠着一棵棵大树,掩藏自己的身体,她庆幸自己把体质提高了一些,不然这个时候,早已经腿软了。

  “砰砰砰!”

  “砰!”

  对方连开了几枪,不过因为双方离的比较远,又有大树遮挡,并没有伤到他们两个。

  宋九月躲到了一棵树下,子弹上膛,回忆傅殃交给自己的方法,瞄准,射击!

  听到有人的惨叫后,嘴角勾了勾。

  司马玥有些吃惊的看着这个人,要不是有这副皮囊摆在这里,他还真以为面前这个人不是宋九月,或者是灵魂不是宋九月,与刚开始也相差太大了。

  有趣。

  看到宋九月都开了枪,他也就不再客气了,连开三枪过后,拉着人就顺着河流的方向跑了去,后面的人马上追了上来,看来是不打算放过他们了。

  “轰!”

  “轰轰!”

  天上开始打雷了,肯定会下暴雨,要是不找个地方躲起来,在这样的地方是很危险的。

  “追上去!!!”

  宋九月听到后面的声音,抬头看了一下司马玥,两人翻过一个山坡后,没有料到另一面是斜坡,直直的摔了下去。

  司马玥没有办法,只能把宋九月抱在怀里,尽量避免让她受伤,而自己的手臂被刮的生疼。

  停下来后,他的头有些晕,没想到宋九月这个时候,倒是良心发现了,主动把他扶了起来。

  “继续走,他们的人比我们多,也许这只是其中一批,对方既然有了要杀你的心,一定不会让你活着回去。”

  “我知道。”

  宋九月的眼里有些坚定,对方既然不想她活着回去,她就越要回去,也许回去了,真相就大白了。

  还有傅殃,他有没有事?不知道他的情况怎么样了。

  天上已经开始下大雨了,两个人都有些狼狈,衣服也被一路的刺给勾破了。

  宋九月把头发扎了个马尾,看着多了几分干练。

  两人时而回头开几枪,更多的时间在跑,因为不知道对方有多少人,要是被人包围了,那么多把枪对着,神仙也救不了他们。

  两人不知道跑了多远,直到身后的声音消失了,才停了下来,靠在树上喘气。

  宋九月的手臂已经被路上的小刺扎的鲜血淋漓的,可是她却感受不到一样,眼神缥缈的看着还在下雨的天空,嘴角扯了扯,她怎么感觉自己要葬身在这呢。

  看向一旁的司马玥,发现对方并不觉得慌乱,叹了口气。

  然而还没有反应过来,她旁边的树上就多了一个弹孔,宋九月迅速的趴下,牙齿咬了咬,要不是下大雨,恐怕她这条命真的交代在这里了。

  “对方有狙击手。”

  司马玥这个时候重视起来了,眉头蹙着,将宋九月拉着,又打算离开这里,却发现对方脸色苍白。

  他吓了一跳,还以为这个人中弹了,马上蹲了下去,把对方背在了背上。

  “你发烧了。”

  司马玥的眼里深了深,想着这次回去一定要找陈亦白要好处,叹了口气,身后还在传来枪声,对方连狙击手都用上了,看来是真的要把他们弄死在这里。

  司马玥跑出了很远,到处都是雨声,山里雾气腾腾,这个样子倒是让他松了口气,至少狙击手的威胁降低了,这样的天气,是无法有效狙击的。

  刚把宋九月放在崖底的一堆草前,发现对方直直的向后倒了去,眼疾手快的把人扶着,这才发现她的身后是半人高的洞口,而洞里面摆了很多祭祀用的东西,看来有人走了很远的地方,来这里祭拜山神。

  他没有多想,直接把宋九月扶了进去,又把草恢复了原状,确保那些人不会发现。

  宋九月确实是发烧了,而且被烧的有些迷糊,从她做那个梦以后,精神就一直高度紧张着,又遭遇了这么多追杀,不发烧才怪了。

  司马玥拿出打火机,点燃了洞里的干柴,把人往火堆旁移了移。

  这个洞挺大的,是在崖底,崖很高,从洞里往上看,根本看不到顶,他点火不会被发现的。

  宋九月蜷缩成一团,冷的发抖,脑子一直很迷糊,只知道面前很温暖,司马玥拿出一只手,防止对方摔进火里。

  眉头微蹙,拿出手机,依旧没有信号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