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二百六十六章 傅殃寻来
  外面暴雨还在肆虐,只觉得满世界都是雨声,听不清那些人在哪里寻人,也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发现这个地方。

  司马玥看着洞中,还好的是,洞里面有足够的干柴,他不用担心火会灭。

  但是宋九月的高烧要是持续不退的话,在这样的地方肯定很危险。

  他将手机放在一旁,现在手机的作用,也就只能看看时间了。

  晚上七点半,这样的山里,估计黑下来了才对,他和宋九月的枪里早已经没有子弹了,看来要去抢几把枪过来,不然明天怎么活。

  司马玥这么想着,起身走到那扇门前,仔细听了听动静,才敢扒拉开草,钻了出去。

  还好的是,下了这么久的暴雨,总算是停了,外面的空气有些湿冷,带着泥土的气味。

  不远处隐隐的有火光,他和宋九月找到了山洞,那群人却没有找到,只能在大石块上围成一团。

  “这次真是晦气,明明把人追到这里,却没了人影,难道对方还会飞不成。”

  “别抱怨了,早点把人解决了,早点回去,这地方啥都没有,老子真是受够了。”

  “要不是下了场雨,我还真想放火把这山烧了,就不信找不到那两个人。”

  有人这么恶狠狠的说道,大家折腾了这么久,把自己弄得遍体鳞伤的,还损失了好几个兄弟,结果还是白高兴一场,什么都没有捞到。

  “东西已经吃完了,下面那条河倒是挺干净的,里面的鱼也多,你们待会儿去抓几条回来,不然今晚得饿肚子。”

  “好的。”

  三四个人起身向山下走去,可是走到河边一看,因为涨潮,河水已经是昏黄的了,什么都看不清,别说捕鱼了,就是靠近都不敢,水位上涨的太厉害,几个人都不敢冒险,只能分头行动,去找野味。

  司马玥就躲在树上,看到树下的人抓到了一只兔子,嘴角勾了勾,缓缓的向下靠近。

  男人只觉得自己脖子一痛,整个人向后倒了下去。

  司马玥搜刮了他身上的枪,顺便将兔子提在了自己手里,眉毛挑了挑,用同样的方法,靠近了其他几个人。

  不一会儿就满载而归,他不敢多留,怕宋九月那里出什么事,所以缴到枪和野味后,在河里扒皮洗干净,然后回了洞里。

  宋九月现在看着已经不难受了,睡的很安静。

  司马玥默默地将三只兔子都烤了上去,反正吃不完就留着,谁也不知道他们会在这个该死的地方困多久。

  ……

  宋九月醒来的时候,探了探自己的额头,知道自己可能发烧了,眉头蹙了蹙,闻到香味,眼神转了转,发现旁边烤好的东西,也不客气,拿过就吃了起来。

  外面已经是白天了,中午一点,天已经大亮。

  司马玥就靠在一旁睡觉,听到声音后,睁开了眼睛,揉揉太阳穴,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从这该死的山里出去。

  “吃完后我们出去看看,总不能一直窝在这个地方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宋九月的眼里闪了闪,胡乱的又吃了几口,才起身,跟在司马玥的旁边,要不是这个人找到了山洞,恐怕昨晚她已经发高烧死掉了。

  两人出去后,发现外面已经阳光照耀,天空中还挂着双色彩虹,心情难得好了些。

  “他们下了决心要你的命,肯定不会先走的,要么在附近,要么去其他地方找了,你小心点。”

  司马玥嘱咐到,扔给她一把枪,宋九月握紧,缓缓的向着下面走去。

  趁着手机还有电,一定得找一个有信号的地方,只要能够联系外面,一切都好说了。

  两人猫着身子,在里面不停的穿行着,当看到不远处的一堆人时,弯腰躲了下去。

  人数比昨天多了一些,看来找他们的不止一波人,也幸亏两人并没有硬上,要不然一人一口唾沫就能把他们淹死。

  宋九月的眉头蹙了蹙,这些人似乎在商量什么对策,叹了口气,手机也没有信号,这样下去,何时是个头啊。

  “砰!”

  有人开了枪,宋九月和司马玥对视了一眼,然后起身,离开了这里,要不是两人反应快,恐怕当场就得交代在那儿。

  他们怎么忘记了,这群人带了狙击手,而且他们根本不知道有多少个狙击手,也不知道对方开那一枪只是试探还是什么。

  “这样不去不行,早晚会疯的。”

  司马玥眉头紧锁着说道,在这样的山里,看不到希望,心态差一点儿的人,最多困个三天,就会奔溃。

  宋九月的眉头也跟着皱了起来,最重要的是,她根本不知道外面怎么样了,傅殃有没有发现她失踪了……

  宋九月在这里记挂着傅殃,傅殃又何尝没有想她,直到有消息传来说,宋九月乘坐的飞机被闪电击中,和山头撞在一起,发生了爆炸。

  脸色一白,不敢相信宋九月会是这个结局,马上带了人,亲自去那个地方找。

  四五辆直升机立即起飞,在飞机大致失事的地方找了起来,这里的树木太过茂密,根本看不清里面的东西,没办法,一群人不得不用绳子降下去。

  而直升机就沿着河流,缓缓的寻着,螺旋桨的声音,很多人都听到了。

  与此同时,陈亦白也派了直升机到这个地方来,早就知道九月有事情瞒着他,没想到悄悄去找傅殃了,中途还飞机失事了,要是她死了,他一定把傅殃抽筋扒皮,剁成肉酱。

  宋九月听到天上的直升机的声音,心里一凉,还以为是对方的支援,和司马玥悄悄的躲着,不让他们发现。

  傅殃已经下到了地上,看到这样密林遍布的山里,眉头蹙了蹙,就算宋九月跳了降落伞,降落的时候肯定也是昏迷着的,不知道这个地方有没有吃人的野兽。

  一想到宋九月可能被野兽吃了,他就恨不得烧了这整座山。

  “老板……这个地方有人的痕迹,但是很奇怪,不是一个人,应该是一群,这些草也被踩过,而且你看脚印,凌乱不堪,根本不像宋小姐的脚印。”

  有一群不知道身份的人在这里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