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二百六十七章 知道你会找到我
  傅殃的眉头皱了皱,宋九月可能降落在这里,可是现在有一群陌生人,难道这些人的目标是她?

  想到这里,傅殃的心里更加担心了起来,开始前进,眼里有些凌厉。

  宋九月不知道傅殃已经找来了,和司马玥一直在玩躲猫猫的游戏,因为对方有狙击手,他们也不敢贸然行动,只能一路躲躲藏藏着。

  而这时,傅殃的人已经遇上了那群人,大家面面相觑,都不知道对方是干嘛的。

  不过达林小姐说过了,这次不止一波人进来,她陆陆续续的放了好几波人,大家分头行动,谁先找到宋九月,并且杀了对方,那就重重有赏。

  “兄弟,你们也是达林小姐派来的么?”

  墨一刚想说话,却被傅殃的一个眼神制止住了。

  傅殃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,视线一直把这些人盯着,良久才说了一句。

  “是啊,各位兄弟辛苦了。”

  那群人一看,心里顿时高兴了起来,反正不管如何,在这深山老林里,总算是找着同类了。

  “你们找到人了么?”

  那群人中的某个人问道,傅殃眼里一深,摇摇头。

  一群人瞬间骂骂咧咧了起来。

  “妈的,那个宋九月还真是能藏,这样都找不到她!”

  “她旁边的男人也挺厉害的,昨晚直接干掉了我们几个兄弟,人倒是跑的快,又善于躲藏,枪都瞄不准。”

  几个人抱怨着,没有发现傅殃的脸已经难看了起来。

  “砰砰砰!”

  “砰!”

  猝不及防的枪声响起,毫无防备的一群人被打了个正着,纷纷躺地上哀嚎着,看着傅殃他们,脸上惊恐。

  “你们是谁?!!根本不是来找宋九月的!!”

  傅殃的嘴角勾了勾,缓缓的蹲下去,眼里黑暗。

  “我就是来找宋九月的。”

  墨一的眉头一直蹙着,说实话,发生了那么多事,他已经有些怀疑宋小姐是内奸了,但是老板看着,似乎依然很相信宋小姐。

  老板从来没有出过错,所以这次他相信老板。

  “解决掉,去找宋九月。”

  傅殃起身,淡淡的说了一句,知道那个人没事就好了,不然他非得奔溃不可。

  躺地上的一群人瞬间就被处决了,傅殃带着人,继续前进。

  而宋九月和司马玥听到枪声,两个人对视了一眼,有些懵逼,怎么会有枪声,这群人该不会内斗了吧,嘴角勾了勾。

  “宋九月!”

  “宋小姐!”

  在这样的地方,盲目的找人是不行的,傅殃只能喊起来。

  宋九月觉得自己听错了,她怎么听到了傅殃的声音,傅殃怎么可能来这里。

  可是那声音越来越近,听的她心潮澎拜,脸上通红,傅殃……他没事,还来找自己了。

  一种幸福感顺着心脏,逐渐蔓延到四肢百骸。

  “你很喜欢他?”

  司马玥问了这么一句,看向了宋九月的脸,宋九月缓缓点头,眼里如万朵花开搬,耀眼夺目。

  是了,这就是女孩子喜欢一个的眼神。

  “看来傅殃来接你了,宋九月,别告诉他你和我在一起,我还想多活几年。”

  “你不跟我一起走?”

  宋九月疑惑的看着这个人,要是不一起走的话,他还会继续被困在这里,两个人好歹共患难过,她不可能把人丢在这里的。

  司马玥的嘴角勾了勾,傅殃找来了,陈亦白那家伙还坐的住么,肯定也会来这个地方的。

  “我的朋友马上找来,你先走吧,记得别和傅殃说我的身份。”

  宋九月看对方的神情不像是作假,点点头,起身向着傅殃声音发出的地方走去。

  “傅殃……”

  她叫了一声,心里的情感澎湃的厉害,似乎不管被丢到哪里,傅殃总能把她找到。

  傅殃听到这个声音,心里一抖,马上顺着声音的方向跑了去,当看到跑来的人时,眼里一软。

  但是注意到什么,声音突然凌厉。

  “宋九月!趴下!”

  “砰!”

  傅殃的话音刚落,枪声就响了起来,心里一抖,手脚冰凉,跑的更快,直接上去把人搂到了怀里。

  “宋九月,你有没有受伤?”

  宋九月看到这个人眼中的惊慌,心里泛甜,摇摇头,一把搂住了对方的脖子。

  “傅殃,我就知道你会找到我的。”

  傅殃紧锁的眉头总算是松开了,心里酸涩不已,把人狠狠的抱进了怀里,嘴上没忘了嘱咐。

  “去查,别放过那个狙击手,做好后,自己回去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墨一应了一声,看着宋九月的目光有些复杂。

  宋九月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,自然也不知道现在有人怀疑她是内奸。

  “墨一,那些事情我会慢慢问她的,假如她真的这么做了,我一定会给大家一个交代。”

  “我知道了,老板。”

  墨一点点头,领着一部分的人,朝着刚刚狙击手开枪的地方寻去,对方跑不了多远的。

  宋九月不懂这两个人说的话是什么意思,被傅殃放上直升机后,直接趴在他的怀里睡了过去,异常的安心。

  傅殃的嘴角勾了勾,特意把人搂紧了一些,心里无比的满足。

  其实他知道,不管这个人有没有做那些事情,她依旧是宋九月,只要她想要,他的东西通通都拿去好了。

  宋九月这几天实在是太累了,被傅殃抱着走了很久,都没有醒来,直到被放到了家里温暖的大床上。

  她打了一个滚,将自己裹的严严实实的,想要继续睡过去。

  傅殃去卧室放了热水,出来就看到裹成蚕宝宝的某个女人,眼里闪过一丝笑意,一层一层的把某人剥开。

  “先洗澡,这几天下雨,你肯定淋过雨了,宋九月,快起来。”

  “可是我好累……”

  昨晚的一场高烧,烧掉了她所有的力气,现在连起身的劲儿都没有,只想躺在床上,睡个天昏地暗再说。

  傅殃没有办法,把人抱了起来,小小的一团趴在怀里,跟只猫咪一样,看着异常的可爱,嘴角勾了勾,转身朝着浴室走了进去。

  宋九月只感觉到一股温暖的东西包裹了自己,舒服的她叹了口气,哼了两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