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二百六十八章 被反咬一口
  这两声跟猫叫一样,傅殃的心里瞬间着了一把火,视线也带了火花一般,噼里啪啦的射向了宋九月。

  但是看到她脸上的疲惫,终究舍不得现在要,只能认真的抹了沐浴露,在她的身上揉了起来。

  想他傅殃什么时候这么伺候过人啊,宋九月还真是好命,这么想着,嘴角勾了勾。

  ……

  还在山里待着的司马玥已经看到陈亦白了,眉毛挑了挑。

  “九月呢?”

  “被傅殃接走了。”

  陈亦白松了口气,直接带着司马玥去了自己的地方,直升机就停在了别墅前。

  司马玥这两天还挺累的,进了大厅,看到在一旁呼呼大睡的豹,嘴角抽了抽,这玩意儿是从哪里来的?

  “九月的,让我帮忙看一下。”

  似乎是看穿了他的想法,陈亦白缓缓说道,嘴角勾了勾,这小黑他挺喜欢的,看来要去弄一头来养着了。

  小黑也听到了屋里的动静,睁开天蓝色的眼睛看了看,发现不是宋九月来接它回去,又重新趴在了毯子上。

  司马玥直接上了楼,洗好澡后,躺在床上睡了过去。

  宋九月根本不知道去接司马玥的是亦白哥,对于傅殃的询问,也是装死,司马玥说了,不能向傅殃透露他的身份。

  傅殃把人从水里捞上来,抱上床后,把被子给她盖上。

  宋九月这个时候睁开了眼睛,拍了拍自己旁边的地方,嘴角勾了勾,眼里充满了诱惑。

  傅殃的喉咙一紧,看到自己已经有了变化的身体,抽了抽嘴角,进去洗了一个澡,穿上睡衣后,直接躺在了她的旁边。

  把她的腰往怀里一搂,脸上带了一丝满足。

  “睡吧,宋九月,醒了我有事情问你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宋九月乖巧的窝进了他的怀里,感受到他胸口的起伏跳动,心里安了安,睡了过去。

  傅殃从来都没有怀疑过宋九月,怎么说呢,哪怕整个世界都不相信宋九月,他依然是相信的。

  他知道宋九月是个什么样的人,不需要从别人的口中去了解她。

  将人搂的更紧,下巴在她的头顶蹭了蹭,也缓缓的睡了过去。

  两个人在这里柔情蜜意着,于秋却是气了个半死,失败了……那么多人居然抓不到一个宋九月!!简直是废物!!

  牙齿咬了咬,目光有些凶狠,虽然名单已经拿到手了,但是得不到傅殃,她不甘心!!眉头皱了皱,宋九月醒来一定会说出实话的。

  可是现在傅殃在她的身边,自己根本动不了手,只能忍下来,等着看事情的发展。

  晚上的时候,傅老爷子过来了,听说自家孙子不顾身体去找宋九月,气的鼻子一歪,差点儿没当场昏过去。

  宋九月醒来的时候,傅殃已经不在了,她懒懒的伸个腰,想着要去把小黑接回来了。

  嘴角勾了勾,在床上滚了几下,才起床穿衣服,一看时间,竟然已经晚上了。

  刚下楼,就感觉到气氛不对,楼下的气氛很紧张,很诡异。

  傅爷爷,于秋,秋姨,三个人的脸上都有着复杂……

  宋九月挑挑眉,这到底是怎么了,为什么要用那样的眼神把她看着。

  “宋九月,过来。”

  傅殃叫了一声,脸上依旧温柔,缓缓的朝她招了招手。

  宋九月心里虽然疑惑,却还是坐了过去,眉头蹙着,想要问傅殃发生了什么事儿,对方倒是先开口了。

  “宋九月,秋姨说你推了她,你有没有干过这个事儿?”

  宋九月的眼睛一下子睁大,看向了秋姨,她如果没记错的话,这个人摔下楼梯后,是自己把她送去医院的吧,现在怎么变成她推她了。

  “没有。”

  傅殃听到这个回答,嘴角勾了勾,奖赏的捏了一下她的脸蛋,眉眼扬了起来。

  “于秋说是你把她绑起来了,是不是你?”

  宋九月更加懵逼了,她什么时候绑过于秋了,视线向着于秋看了过去,发现对方很冷静,看样子不像是说谎什么的,可是她没有绑她啊。

  “不是。”

  她依旧回答的坚定,甚至没有丝毫的犹豫,眼里一片坦然。

  傅殃很满意,要不是现在有人,他一定搂着对方狠狠的亲一口,心里一软,拿过她的指尖把玩着。

  “宋九月,最后一个问题,你得好好回答,答对了有奖。”

  宋九月嘴角抽了抽,客厅的所有人中,也就只有傅殃依旧是云淡风轻的样子了,叹了口气。

  到现在为止,她总算是能够猜出发生过什么了,余光瞥到傅殃的侧脸,更加的感动。

  他在自己没有出来解释的情况下,毫不犹豫的去找自己,只能说明,傅殃的心里,从始至终都是相信她的。

  宋九月的心里甜了甜,只要傅殃相信她,她就能身披铠甲,战胜一切困难,坚定的握住他的手,不放开。

  “宋九月,前几天你见过我爷爷么?”

  宋九月看了旁边的傅老一眼,发现他的头上还缠着一点儿纱布,愣了愣,谁这么大的胆子,敢把傅爷爷给伤着了。

  “没见过。”

  连续答了三个问题,宋九月也大致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,叹了口气,怎么麻烦一件接着一件的来找她。

  “爷爷,你也听到了吧,宋九月说了,不是她做的。”

  旁边墨一的嘴角抽了抽,要他是傅老爷子,估计得被这个孙子气死,什么叫她说了不是她做的,这算个屁的证据啊。

  傅老爷子果然是被气着了,脸上通红,一双眼睛把傅殃盯着,颇有些恨铁不成钢的味道。

  “她说不是她做的,你就相信了么?小殃,这个女人就是在骗人,难道我们三个人的话的分量,加起来还抵不过一个宋九月,我们有什么理由,三个人一起冤枉她,小殃,你不要再执迷不悟了!”

  傅老爷子说完,只觉得心里堵的慌,那个宋九月到底有什么样的本事,能够把他的孙子迷成这样。

  “爷爷,你放心,我一定会好好教训宋九月的,直到把真相查出来为止。”

  傅殃害怕把这个人气住院,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变得严肃,视线在宋九月的脸上看了一圈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