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二百六十九章 这就是惩罚
  宋九月嘴唇抿了抿,没有说话。

  傅老爷子的表情这个时候才好看了一些,看宋九月的目光有些厌恶,刚开始跟小宸结婚的时候,他还是挺喜欢这个女娃的,聪明,懂事……

  后来和小殃纠缠在一起,他就有些不待见这个人了,因为他看得出来,她是有点喜欢这个孙子的。

  可是一个女人先是嫁了哥哥,又嫁了弟弟,传出去难免被人诟病。

  傅家在洛城屹立了这么多年,从来没有出过什么丑闻,可不能毁在这个女人的手里。

  “小殃,我希望你能明白,我和你爸是绝对不会同意这个女人进家门的,除非我们都死了。”

  傅老爷子是部队混迹大的,没少参加过战役,更是缉拿了不少国际贩毒团伙,军功赫赫。

  可是现在人老了,身体难免有些毛病,傅殃就怕这么一刺激,老爷子的大病小病通通爆发,所以这个时候,只能稳着对方。

  “爷爷,你会长命百岁的,宋九月的事情我知道处理,一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。”

  说着,看了旁边的傅雪雅一眼。

  傅雪雅从头到尾没有说过一句话,这个时候接触到自家哥哥递来的眼神,立即心领神会。

  “爷爷,我们先回去吧,你还不相信二哥吗,从小到大,他就没让你失望过,一定会给你一个答复的,你头上的伤还没好,不该出来的,待会儿大家可又要担心了。”

  傅老爷子听到自家孙女的话,脸上雨过天晴,笑着拍了拍对方的头。

  “我这身体好的很,瞎担心,走吧走吧,回去,等我把头上的伤养好了再出来,免得你这丫头又来数落我。”

  傅雪雅连忙把人扶着,向着客厅的门走去。

  傅殃起身去送,宋九月也跟在了他的身后。

  傅老爷子上车,看到跟在孙子旁边的宋九月,眉头蹙了蹙。

  只要看到这个人,自己的头就隐隐作痛,这件事要是追究,宋九月恐怕得牢底坐穿吧。

  不过看了自家没出息的孙子一眼,眼里闪了闪。

  “待会儿你就给我好好问问她,小殃,别分不清主次,放一个炸弹在自己的身边。”

  “爷爷,你放心好了。”

  傅殃满口答应着,等车彻底消失了以后,将宋九月往怀里一揽,嘴角勾了勾。

  “宋九月,你好大的胆子,竟然敢做坏事!”

  宋九月心里一惊,抬头想要反驳,但是抬头的瞬间被他一把推到了旁边的柱子上。

  她的唇舌被对方狠狠纠缠着,抬手想要推开,想要好好的为自己辩解几句。

  但是傅殃的怀抱越来越紧,最后直接把她困在了柱子和手臂之间,一只手箍住了她的腰,她更是无处可逃。

  她被壁咚了……

  宋九月抬头,承受着,脸上通红,双腿发软,本来想要推攘的手变成了缠绕着他的脖子。

  两个人吻的气喘吁吁,傅殃总算是把人放开了,眉毛挑了挑,看到宋九月垂下脑袋,嘴角勾了勾。

  “这就是你的惩罚,宋九月,下次我出了什么事,你就在家给我好好待着,谁让你出去的?!”

  宋九月一愣,这就是惩罚?

  这……这惩罚未免也太舒服了吧。

  这么一想,她的脸上一红。

  傅殃把人拉了进去,看到客厅里还跪着的两个人,眉头蹙了蹙,要么这两个人有问题,要么是其中的一个有问题。

  “秋姨,你跟在我身边多久了?”

  秋姨一愣,她是从傅家老宅那边过来的,算起来,跟着先生真的很多年了,有些惭愧的低下头。

  “于秋,你的真名叫什么?”

  傅殃问到这个的时候,眼里闪过一丝危险。

  于秋一愣,没有说话。

  “宋九月,把你知道的说出来,我要知道当时的真相。”

  宋九月看着面前的这个人,眼眶一红,他就那么坚定自己说的就是真相么?

  “傅殃,我……”

  我好感动……

  “啰嗦。”

  淡淡的两个字,把她的感动瞬间冲的干干净净的,嘴角抽了抽,在对方的旁边坐了下来,眼神看向了秋姨。

  “秋姨,你说我把你推下楼梯?可我记得没错的话,我被于秋从房间里叫出来的时候,你就已经被推下去了,要不是我把你送医院,恐怕现在你已经死了。”

  秋姨的脸上惭愧,她真的不想诬蔑宋小姐,可是家里的孙子……

  孙子还在他们的手中,自己要是被傅先生看出了什么,他一定会被从高楼上扔下去的。

  宋九月观察到秋姨隐忍的表情,知道这个人可能是有什么难言之隐,眉头一皱,将视线转向了于秋。

  这个人,真的很让她怀疑,当时别墅就她们三个人,秋姨不是意外摔下去的,那么排除了自己后,就只剩下这个人了。

  况且当时还是于秋来敲她的房门后,她才知道秋姨摔下去的事情。

  “于秋,老实说,我很怀疑你,至于为什么怀疑,你心里清楚,秋姨摔下去的那天,小黑就发狂上街咬人,这所有的事情中,你好像都在现场。”

  但于秋曾经因为她被两个男人强,要是她是坏人的话,那个时候就该反抗了,一个女人,难道能忍受自己被那样对待?

  宋九月从小接触的观念是忠贞不渝,不管是她对另一半,还是另一半对她,所以从来不敢往男宠身上想。

  于秋不说话,眼里也很镇定。

  “墨一,把她带走,好好问问。”

  事情到这一步,于秋的嫌疑是最大的,傅殃把人交给墨一,让他去慢慢调查。

  “可是老板,那份名单……”

  墨一的脸上有些阴狠,那份名单包含了多少兄弟的性命啊,现在被有心人拿走了,藏在各个地方的接头人一定会被挖出来的。

  军火线丢了是小,他不希望看到那么多兄弟牺牲,大家曾经都是并肩作战过的,总不能最后死在一群毒贩的手中。

  傅殃伸手揉了揉太阳穴,语气凝重。

  “我尽量救他们。”

  于秋听到傅殃的这句话,嘴角勾了勾,看来那份名单是真的了,她这次的任务,本来就是为了名单,既然完成了,也就可以离开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