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二百七十章 主动撩傅殃
  宋九月有些担忧的看着傅殃,墨一都那么着急了,怎么这个人还是云淡风轻的样子,那份名单应该很重要吧。

  客厅的门被人打开,几个黑衣保镖走了进来,把手铐铐在了于秋的手上,把人带了下去。

  “墨一,去于秋的出生地查查,她长那么大,肯定有人知道她长什么样子,我怀疑这个人不是真的于秋。”

  “我知道了,老板。”

  墨一听到傅殃这么说,心里有些吃惊,假如真的是这样的话,这件事就是他的疏忽,当初去巴叔的房子,看到这个小女孩抱着照片哭睡着了,他先入为主,认为那就是巴叔的孩子。

  于秋被带走了,这个地方还剩下三个人。

  宋九月看着秋姨,发现对方眼眶泛红,嘴唇一直在颤抖,应该是忍着巨大的悲伤。

  “宋小姐,对不起,他们抓了我的孙子,我……我没有办法,是我太自私了。”

  傅殃侧身,将宋九月放在自己的腿上。

  “秋姨,做点吃的吧,她应该饿了,你的孙子我已经救回来了,这件事是我没有考虑好,你放心,你的亲人已经被接进傅家了,老宅那么多房子,我把他们安排在那里,没有人敢闹事。”

  秋姨擦了擦自己的眼眶,鼻头发酸。

  “谢谢先生。”

  傅殃捏过宋九月的下巴,发现对方的眼眶也通红,嘴角抽了抽,这女人是水做的么,怎么这么喜欢哭。

  “宋小姐,你等一会儿,我马上给你做东西。”

  秋姨麻利的起身,听说自己的家人没事后,脸上总算是有了微笑。

  傅殃之所以没有惩罚这个人,一是因为秋姨确实是真心喜欢宋九月,宋九月和她相处了这么久,彼此都熟悉了,要是现在换人,对方估计也不习惯。

  二是这件事确实是他的疏忽,在大家族工作的人,家里人都会被保护起来,就怕仇家用他们来威胁,然后给家族带来危害。

  傅家其他佣人的家人都已经得到了保护,当时处理到秋姨的时候,因为有事情耽搁了,时间一长,也就忘记了。

  这么多年,这个人也没有主动说起,足以见得,她的人品是没问题的。

  宋九月趴在傅殃的胸口,想到他这么相信自己,心里就一阵微甜。

  “傅殃,再这么下去,我……我恐怕要离不开你了。”

  傅殃拍着对方的背,对于宋九月越来越熟练的撒娇,无比受用,离不开了好啊,他要的不就是她离不开他么。

  宋九月就趴在对方的胸口,搂着他的腰,蹭了蹭,蹭的傅殃心里的火一下子就烧了起来,忍的辛苦。

  他想让她别蹭了,可是自己又该死的享受,只能痛并快乐着。

  不一会儿,秋姨就做好了饭菜端了过来,宋九月在山里,只能吃没有盐味的东西,这个时候看到美味佳肴,差点儿直接流口水。

  傅殃想要把人推下去,但是宋九月就像个巨婴一样,赖在他的怀里不起来。

  “宋九月……”

  傅殃揉了揉额头,只能把对方抱着,到了餐桌前。

  “别闹,吃饭,睡觉,好好养精神。”

  宋九月点点头,拿过筷子,尽管饿了,吃相依旧好看,吃一口,看一眼沙发上的傅殃,吃一口,再看一眼,像是怎么都看不够似的。

  傅殃注意到了她的这些小动作,但也没有戳破,任由对方偷窥着,将一旁的报纸放在了桌上,想到堆积的公司事务,起身上了楼。

  “慢点吃,要吃饱,我去书房,吃完后你自己看会儿电视,再上楼睡觉。”

  傅殃感觉自己已经快变成老妈子了,絮絮叨叨的嘱咐着,接触到宋九月小鹿一样的眼睛,心里一荡,痒的厉害。

  但脚步依旧定在原地,暗自吸了两口气,才挪动步子,去了楼上。

  他怀疑宋九月在勾引他……

  这都不上钩?

  宋九月蹙蹙眉头,难道自己的魅力下降了?以前只要这样看着傅殃,他一定会受不了,主动上来亲她的。

  快速的吃完饭后,宋九月去了卧室,犹豫良久,还是穿了一件性感的睡衣,一拉就能露出大片肌肤的那种。

  在镜子面前看了看自己,皮肤还好,没有因为这两天的不舒服就变得憔悴,眼睛也很有神,嘴唇……

  这么想着,她的视线在梳妆台上扫了扫,上面很多的高端护肤品,但是很多她都没有用过,拿出一只粉嫩的口红,在唇上擦了擦,嘴角勾了勾。

  嗯,这样就好多了。

  吸气……

  呼气……

  为了证明自己的魅力,今晚一定要把傅殃引诱到手,撩了撩头发,悄悄咪咪的去了傅殃的书房。

  打开门后,看到那个迷人的背影,她自己先没出息的脸红了红,从背后,缓缓的圈住了他的肩膀。

  “傅殃……”

  “嗯?”

  傅殃的视线依旧在文件上,并没有抬头看她穿了什么衣服,整个人都很淡定。

  “老公~你想尝尝人家的口红吗?”

  嗲声嗲气的声音一出,傅殃的手抖了一下,他算是明白了,宋九月是真的在引诱他。

  嘴角弯了弯,假装没有听出对方话里的意思,这个时候得端着,让她知道自己有多难撩。

  “不想,宋九月,别来捣乱,我的文件还没处理完。”

  宋九月的牙齿咬了咬,怎么还不上钩,难道自己的魅力真的下降了,有些不甘的扭头咬在了傅殃的耳垂上。

  傅殃浑身一个激灵,想要把这个不知死活的女人一把搂过来,扔在床上狠狠的收拾对方。

  但是这么快就投降,他不要面子的吗?手上紧了紧,差点儿把钢笔给捏断了,疼痛好歹是唤醒了一丝理智。

  “宋九月,你要干什么?”

  宋九月不说话,从他的耳垂一路亲到了脖子……

  干什么,当然在引诱他啊……

  傅殃觉得自己的身体要爆炸了,额头青筋跳动,嘴里也渴,渴的厉害。

  宋九月什么时候这么会引诱人了,她跟谁学的,自己可没有教过她这些啊……

  想到这里,傅殃什么享受的心情都没了,谁教她的?这个问题像魔咒一样,一直缠绕在他的心上,陈醋瞬间就被打翻,满屋子的酸味儿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