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二百七十一章 去接小黑回家
  “宋九月,谁教的你这些?”

  最后还是没忍住,傅殃问出了声,牙齿紧咬着,要是这个人敢吐出别的男人的名字,他一定要好好的收拾她!

  宋九月一愣,从傅殃的身后转到了他的面前,坐到了他的腿上,眼里有些迷惑,谁教她的?

  “傅殃,你平时不都是这样对我的么?”

  傅殃一愣,僵硬的身体总算是软了下去,嘴角勾了勾,惬意的撑起了脑袋。

  “学的不错,继续。”

  一低头,这才看到宋九月穿的什么衣服,脸上爆红,眼神有些狼狈的移开,声音沙哑。

  “你这穿的什么衣服!”

  宋九月注意到傅殃微红的耳尖,嘴角勾了勾,干脆整个人都趴到了他的身上,双手勾着他的脖子。

  “别看文件了,我们去睡觉吧。”

  这么赤裸裸的邀请,有几个男人能够不动心,傅殃将人一把抱了起来,向着卧室走去。

  “嘭!”

  用脚把门一脚关上,转身就把人抵在了墙上,眼里一直有着小火苗,噼里啪啦的燃烧着。

  宋九月也没有动,就这样注视着他,踮起脚尖亲向了他的唇。

  傅殃看着面前这张双眼紧闭的脸,明明不熟练却偏偏要装的经验丰富,可是恰恰是这种生涩的动作,最能挑动男人的冲动。

  傅殃把人往怀里一搂,从门前一路吻到了床边,最后双双一倒,跌在了床上。

  宋九月从勾引傅殃的那一刻开始,就已经想好了自己的后果,所以第二天,看着天花板幽幽的叹了口气。

  腰酸,腿酸,起不了床,只能在床上装死。

  大早上的,傅老爷子又带着傅雪雅来了,这一次他一定要让这个孙子看清宋九月的真面目,不能让他再被对方蒙骗了。

  “昨晚不是让你好好问宋九月么,她承认了么?”

  昨晚?

  傅殃想到昨晚,脑海里瞬间浮现了宋九月那张带着微红的脸,昨晚都忙着干正事去了,哪里有时间问她啊。

  “难道你没问?”

  傅将生的脸上有了些怒气,难道这个孙子已经不关心他的死活了么,假如当时宋九月的力道再大点,恐怕他已经见阎王爷了。

  “问了,爷爷,那件事有隐情,我已经让墨一去查了,至于宋九月,昨晚我已经惩罚过她了。”

  傅将生眉头缓缓的皱了起来,他怎么就这么不信呢,这个孙子向来不靠谱。

  “小殃,我希望你分得清轻重,别被她蒙住了双眼。”

  傅殃的眉头蹙了蹙,为什么爷爷对宋九月会这么不满,那样的女人,不是应该人见人爱么。

  “爷爷,你放心,我知道什么最重要。”

  傅殃脸上的表情严肃了些,就差没用自己的人格发誓了。

  傅将生总算是松了口气,脑袋上的伤口已经好了,只要脱疤了就行,这是他这几年来,第一次受伤,还是被人用那么不入流的手段偷袭。

  “你怎么惩罚的宋九月?”

  老爷子突然蹦出了这么一句,脸皮一向很厚的傅殃,脸红了红。

  “爷爷,你管这么多干什么,我有分寸。”

  傅雪雅看自家哥的表情,眼里有些了然,没吃过猪肉,还没见过猪跑么,看来二哥真的是被宋九月迷的死死的。

  叹了口气,算了,她就勉强支持他们两个好了,只能对不起夏冰姐了。

  三个人在这里商量着,宋九月却是不知道的,一个人在楼上唉声叹气,想到还在亦白哥那里的小黑,马上起身穿了衣服。

  下楼才知道客厅又只剩下秋姨了,她简单的吃了点东西,开车就去了陈亦白那里。

  傅殃那个禽兽,从见到她开始就没有问过小黑,难道他就这么相信自己能把小黑保护好么。

  到了地方后,宋九月采取了一贯的政策,抬脚,踢门。

  “嘭!”

  只是眼前出现的这一幕,却让她定在了原地,瞳孔放大,显然是被震撼到了。

  只见陈亦白正趴在司马玥的身上,司马玥的脸上带着邪魅的笑意,甚至是一只手放在了陈亦白的腰间。

  两人脸上的笑意定格在了脸上,三个人面面交错,都有些懵。

  宋九月条件反射的关了门。

  “对不起,你们继续……”

  陈亦白吓得浑身一抖,起身想要解释。

  “九月不是你看到的那样,唉唉唉,九月……”

  然而回答他的是一声响亮的关门声。

  过了几分钟,宋九月才悄悄的推开门,伸了一颗脑袋进来,偷偷的往里面看了一眼,发现两个男人都已经正襟危坐了,才梭了进去。

  “亦白哥,恭喜恭喜。”

  毫无遮拦的话让两个男人的嘴角抽了抽,这下是误会彻底了。

  陈亦白觉得自己的男人尊严荡然无存,看了一脸清淡的司马玥,牙齿咬了咬。

  这货刚刚抢了他的手机,正在团战被人抢手机,那是一种怎样的痛,估计只有经历过的人才会明白。

  所以他也没有顾及那么多,只是明明愤怒的表情落在宋九月的眼里,却变成了猥琐的笑意,也真是够憋屈的。

  小黑还在落地窗旁边睡觉,听到宋九月的声音,精神抖擞的站了起来,屁颠屁颠的向着宋九月跑去。

  小黑的状态已经完全回来了,就连身上的疤也彻底消失,这才是正常的小黑,看来陈亦白照顾的很好。

  宋九月松了口气,摸了摸小黑的头。小黑蹭了蹭,迫不及待的就要往外走,看来是想回去了。

  “司马市长,谢谢你。”

  司马玥挑挑眉,不意外这个人知道自己的身份,毕竟现在的网络这么发达。

  他知道宋九月说的是在山里的事,对方确实应该谢谢他,不过他已经从陈亦白那里收刮了好东西,也算是不亏。

  “不用谢,宋小姐。”

  司马玥的手指头一直在陈亦白的手机上点着,压根儿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。

  宋九月也就不再矫情,转身就出了门,看到小黑已经在座位上蹲着了,嘴角抽了抽,这货该不会自己打开的车门吧……

  小黑果然是成精了。

  有些好笑的坐了上去,她看得出来,小黑应该很想家了,估计也很想傅殃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