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二百七十七章 不能让她被骗了
  吻了一会儿,傅殃才把人放开。

  宋九月的眼里布满了雾气,迷迷蒙蒙的,脸上红晕浅淡,整个人都如刚刚绽放的娇花。

  “清醒了?清醒了就看星星吧。”

  傅殃抚了抚宋九月的脸,发现对方还是有些懵,眉头皱了皱,这人该不会是个傻子吧。

  “看星星……我现在真的满脑子都是星星,傅殃……”

  宋九月趴进了傅殃的怀里,傅殃又好气又好笑的接住人,想着这女人还真是没出息,不就一句话吗么,还能懵这么久。

  宋九月现在确实满脑子的星星,整个人都要飘了一般,她真怕自己不小心腿软摔地毯上,那得有多丢脸啊……

  傅殃揉了揉额头,坐到了观景台旁边的躺椅上,想着让宋九月这个蠢女人自己冷静一下。

  只是刚坐下,他的旁边就多了一条尾巴,宋九月傻笑着站在他的面前,缓缓的坐到了他的腿上,标准的女上姿势。

  “宋九月?”

  傅殃把对方拉了过来,靠在自己的怀里,心脏似乎要从胸腔跳出来一般。

  宋九月默默的趴在他的胸口,不说话,感觉自己快被甜死了。

  傅殃的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抚着她的脑袋,眼里深了深,喉结一直上下滚动。

  “不是要看星星么?怎么不看了。”

  他的声音有些沙哑,没有听到对方的回答,把人一把抱了起来,轻轻的放在了地毯上。

  至于想干什么,两个人都清楚,什么都不说,直接吻。

  本来是来看星星的两个人,现在已经开始做羞羞的事情了,直到两人都精疲力尽了,才停了下来。

  傅殃从一旁的柜子里拿出了枕头和毛毯,放在了地毯上,然后把人一搂,静静的透过天花板看着天空。

  宋九月已经睡过去了,手紧紧的把傅殃的腰抱着。

  傅殃的嘴角勾了勾,也睡了过去。

  ……

  第二天的时候,宋九月想到晚上的事情,依旧觉得脸红,恨不得把头埋在地上,说了看星星,结果最后两人只顾着滚床单了。

  傅殃把人一路拉着,送回了家,而自己则去了公司。

  宋九月在沙发上躺了一会儿,起身去楼上复习了一下昨天学到的东西,到了中午的时候,决定出去转一转。

  她在洛城认识的人并不多,所以每次逛街也只有一个人,最近沉迷于亦白哥给的东西,她已经很少再出来溜达了。

  随便进了一个冰激凌店,要了超大份的冰激凌,然后找了一个位置,坐了下来。

  只是刚坐下来没多久,就发现傅雪雅朝这边走了过来,手上还挽了一个男人。

  宋九月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,心里却是有些疑惑的,傅雪雅谈恋爱了,她怎么没有听傅殃说过。

  幸好每次出门都会准备帽子,不然一定会被人认出来。

  傅雪雅是背对着她的,所以她并不知道傅雪雅的表情,但是那个男人的表情她却是看的清清楚楚,眉头蹙了蹙。

  这个人给她的感觉很不好,但是傅雪雅的声音很娇俏,听起来应该是喜欢这个男人的。

  宋九月悄悄的给傅殃发了一条消息,不一会儿后,傅雪雅的手机便响起来了。

  “不好意思,我家里有点儿事,得先回去了。”

  她说完这一句,脸上有些抱歉。

  “不急,你回去吧,我开车送你。”

  “不用不用,有人来接我了,真是抱歉。”

  傅雪雅匆匆的离开了,留下那个男人一脸阴沉的坐着。

  等她完全消失后,男人直接摔了旁边的冰激凌,脸上有些愤恨。

  “妈的,约了大半个月,好不容易把人约出来一回,结果中途还有事走开了,这些大家族的人,还真是屁事儿多。”

  男人没有了刚刚在傅雪雅面前的儒雅,现在整个人都变得暴躁,甚至是阴森。

  宋九月的脸上有些嘲讽,这些男人就会骗小女生,傅家有钱有势,这个人接近傅雪雅,肯定没有安什么好心。

  男人起身后,宋九月一路跟了上去,因为跟的太急,撞上了迎面的人。

  “你他妈……”

  骂到一半,周时愣了,这不是小姑奶奶么,脸上瞬间有些激动。

  “小姑奶奶,上一次你说的种树的方法真是太有用了,你知道吗,我连续赢了好几个晚上。”

  宋九月眉头皱了皱,想要把一直挡面前BB的男人扒开,但是周时根本不如她的愿,不停地讲着,满眼的崇拜。

  好了,拜这个人所赐,那个男人跟丢了。

  “一个大老爷们,怎么话这么多。”

  宋九月埋怨着,想要转身回家,却被周时拦了下来。

  “小姑奶奶,你是在跟踪刚刚的那个男人么?你想知道他的什么事?”

  “你能帮我?”

  宋九月疑惑的挑挑眉,说起来,周时这种混混,酒肉朋友肯定很多,也许就认识刚刚的男人呢。

  “嗯,就当报答你了。”

  周时一脸的侠肝义胆,宋九月想到这个人当初坑盛阑珊的猥琐样子,嘴角抽了抽。

  “他的情感史,你能调查到么?”

  周时眼里一亮,别的不行,这方面他倒是挺拿手,毕竟认识的狗仔比较多。

  “小姑奶奶,你就等着瞧好了,三天以后就在这家冰激凌店吧,我保证把他上学时摸过多少姑娘屁股的事儿都调查出来。”

  周时得意洋洋的说道,脸上又浮现了当初那种猥琐的表情。

  宋九月揉了揉眉心,有些无奈。

  “好,三天后我就在这里等你。”

  周时最崇拜的人是谁,肯定是宋九月无疑,尽管这中间有很多美丽的误会。

  但是现在发现自己能为小姑奶奶办事儿,一种使命感油然而生,豪气冲天。

  “小姑奶奶,包在我身上了。”

  说完拍拍胸脯,离开了这个地方。

  宋九月有些哭笑不得,最后只能摇摇头,有人去办也好,反正不能让傅雪雅被那样的人骗了,毕竟那孩子的心肠并不坏。

  想到这里,自己则转身回了家,刚坐到沙发上,傅殃就打来了电话,说是和沈白去厮混去了,今晚回来的晚一点儿。

  好像从一开始,傅殃只要回来的晚,或者是不回来,都会给她打电话,就像丈夫对妻子那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