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二百七十八章 夏冰表白
  宋九月眼里软了软,马上回复了对方,大抵就是早点回来,别喝多了什么的。

  傅殃收到她的短信,嘴角勾了勾,沈白那家伙新买了一家KTV,刚开业,说是让他们去试试水。

  到了后,才发现那里已经有很多人了,洛城的公子哥儿或者是大家闺秀,只要能叫的上名号的,几乎都在。

  虽然大家几乎都相互认识,但是能和傅殃做朋友的,也就那么几个,其余的人,连玩笑都不敢开。

  里面已经给他留了位置,就在沈白的旁边。

  傅殃信步走过去,缓缓的坐了下来,左手边是沈白,另一边,却是夏冰。

  不过傅殃并没有在意,心理坦荡的很。

  沈白的目光穿过傅殃,在夏冰的身上转了转,逡巡了一圈儿,终究是叹了口气,把手里的小纸条悄悄的放到了裤兜里。

  小纸条是夏冰递来的,大概就是求他,把傅殃灌醉,给她一个机会。

  他们玩的好的几个,几乎都是从穿开裆裤就认识的,所以不管是谁,他都不想伤害,只能暗暗的往傅殃的酒里加了点儿东西,算是满足夏冰的心愿吧。

  “傅殃,今天怎么没把宋九月带来?”

  沈白故意这么问道,注意到傅殃突然变得柔软的表情,叹了口气,这两个人之间,似乎插不下第三个人啊,夏冰又何必要碰得头破血流才肯离开呢。

  傅殃拿过一旁的酒喝了一口,嘴角勾了勾。

  “她不怎么喜欢这种场合。”

  沈白在傅殃的酒里加了精馏伏特加,特别烈的东西,哪怕是酒量好的人,一杯也扛不住。

  “今晚的酒有些烈,你小心一点儿。”

  他好心的提醒到,看到夏冰也一个人喝闷酒,摇摇头,情这个字,最折磨人了。

  夏冰喝着喝着,就觉得自己已经醉了,想到认识傅殃这么多年,对方却从来都不肯看她一眼,反而是把所有的温柔都给了宋九月那个女人,凭什么……

  夏冰低头,眼眶通红,她不比宋九月差半分,那样小家子气的女人,怎么配得上傅殃。

  傅殃才喝了几杯,脑袋里就有些懵了,沈白提醒过他,今晚的酒有些烈,他没想到会这么烈,现在浑身都燥热的很,眉头蹙了蹙,捏着杯子,眼里飞快的闪过一丝什么。

  夏冰喝多了酒,瞬间从女王变成小女人了,想到这些年对傅殃的暗恋,心里就发苦,就连嘴里也是苦的。

  拿过一旁的杯子,淡淡的捏在指尖,侧身对向了傅殃。

  “傅殃,我们好久都没有一起喝酒的,这杯我敬你。”

  傅殃一愣,以前确实经常和这几个人喝酒的,但从有了宋九月后,他就知道要避嫌了,怕别人误会,也怕宋九月伤心。

  不过现在面对这么多人,他不好让夏冰太难堪,只能端了一杯酒,和对方的杯子轻轻的碰了一下。

  夏冰忍住眼眶里的泪水,刚刚那一瞬间,她以为两个人又回到以前那种日子了,低头将酒喝下去,把酒杯一放,扑进了傅殃的怀里。

  傅殃吓了一大跳,虽然他现在是有点醉了,但也知道这个人不是宋九月,条件反射的就要往外推。

  但夏冰就像八爪鱼一样,紧紧的搂住他的脖子。

  傅殃觉得自己的脖子快要被对方弄断了,眉头一直蹙着,他不会允许自己在不清醒的条件下,做任何对不起宋九月的事情,哪怕是拥抱,也不行。

  一旁角落里的盛阑珊嘴角勾了勾,将这一幕拍了下来,换了一个柔和的背景,让两人看起来暧昧一些。

  夏冰平时再高傲又怎么样,还不是得不到自己喜欢的男人,和她有什么区别。

  盛阑珊这么想着,将照片发给了宋九月,就不信那人还坐得住。

  “放手!!”

  傅殃低吼了这么一句,大家都听到了,气愤气氛一下子凝固了起来。

  “我不!”

  夏冰酒劲儿上来,脑子也迷迷糊糊的,做事全凭自己的喜好和感觉。

  “傅殃,那个宋九月有什么好的,你,你喜欢她,还不如喜欢我,没有人比我更喜欢你了……”

  夏冰絮絮叨叨着,双手紧紧的把傅殃的衣服扯着。

  傅殃的眉头皱了皱,把旁边的沈白提了过来,让夏冰靠在沈白的怀里,自己则淡定的坐在一旁,打理被扯乱的衣服。

  沈白的嘴角抽了抽,轻轻的拍了拍夏冰。

  “夏冰,你喝醉了,我让人送你回去吧。”

  “我不回去!!”

  夏冰抬头的时候,满脸的泪水,看着傅殃,只觉得一颗心脏都在泛疼,被人反复的揉搓着。

  “傅殃,我喜欢你,很久以前就喜欢了,喜欢了很多年,我自问自己没有哪一点儿比宋九月差,你为什么要和她在一起,就不能和我试试吗?我们从小一起长大,彼此都相互熟悉。”

  夏冰的这段话吐字清晰,周围的人都安静了下来,静静地把这两个人看着,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吼了一句。

  “在一起,在一起。”

  然后其他人也跟着起哄了起来,视线纷纷把这两个人看着。

  傅殃的眉头越皱越紧,觉得自己对夏冰的容忍已经够多了,看到大家都在起哄,心里如同被什么捂住了一般,憋闷的很。

  “闭嘴!!!”

  这么吼了一句后,包厢里瞬间安静了下来,气氛有些尴尬,特别是对夏冰来说。

  夏冰的嘴角扯了扯,想要再说什么,傅殃却是开了口。

  “夏冰,这是最后一次,你喜欢我那是你的事情,既然知道我和宋九月在一起,还是希望你能守好本分,免得成为那种知道人家有女朋友,还往前凑的便宜女人。”

  便宜女人这四个字一出来,沈白的眉头就皱了皱,傅殃这话,说的太重了。

  夏冰从小就懂事听话,几乎是所有上流家族里,最拿的起放的下的一个女人,但是偏偏在傅殃的事情上,转不过弯来,一如飞蛾扑火。

  “你就是这么看我的?”

  夏冰的脸上有了一丝凝重,嘴唇抿了抿,看向傅殃的目光也满是受伤,这么多年,自己是个什么人,难道对方不了解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