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二百七十九章 来接你老公回家
  傅殃的眉头蹙了蹙,不想再和这个人纠缠,他觉得脑袋里面嗡嗡嗡的响,好像有千万只蜜蜂在里面挥动翅膀一样。

  今晚到底喝的是什么酒,为什么后劲儿这么大。

  “我已经有女朋友了,夏冰,别让我瞧不起你。”

  夏冰的脸上一白,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,难道在他看来,自己已经变成了纠缠不休的女人了么。

  夏冰的眼眶瞬间就红了,想要再说点什么,可是傅殃的手机这个时候响了起来。

  傅殃拿出手机一看,眉毛挑了挑,宋九月那女人竟然知道打电话了,以前哪怕自己回家的晚一些,那个人也从来都没有什么电话的,嘴角勾了勾,抬脚就要往包厢外走去。

  想要找个安静的地方,和宋九月好好的聊几句。

  可是这个时候,夏冰却动了,一把抢过了他的手机,狠狠的砸到了地上。

  大家都没有想到夏冰会这么做,这个时候真的无理取闹了一些,像个泼妇。

  夏冰被傅殃的话刺激到了,又瞄到了他手机上的来电显示,行为根本不受自己的控制。

  傅殃的脸一下子就黑了,包厢里瞬间针落可闻,他的眼睛看向了一脸挑衅的夏冰,觉得这个人变的真快。

  懒得搭理,不过是一个手机罢了,今晚过后,不要再和这个女人有任何来往就是了,凡是想破坏他和宋九月关系的人,他都不待见。

  沈白也看得出来,傅殃是真的生气了,眉头一蹙,缓缓开口。

  “夏冰,你做的太过分了。”

  夏冰被沈白这么一指责,顿时觉得委屈的要命,为什么所有人都说她错了,她只是喜欢上了傅殃而已,凭什么错了。

  “傅殃,我自问没有哪点儿比不上宋九月,你为什么不能喜欢我?”

  夏冰的眼神也变得凌厉了起来,她的所有尊严,在这个人的面前,都不值一提。

  傅殃看着自己四分五裂的电话,还有戛然而止的电话铃声,脸上一直很阴沉。

  “哪点儿都比不上,不然我也不会喜欢她。”

  说完这一句,他拿过一旁沈白的手机,大踏步的出了包厢门。

  包厢里瞬间诡异了起来,夏冰的嘴角扯了扯,重新坐下,拿过一杯酒,喝了一口,不再说话。

  沈白叹了口气,坐在她的旁边,要是夏冰不喜欢上傅殃,他们几个的关系多么和谐啊,像以前那样,该吃吃,该喝喝,潇洒自在,多好。

  也不至于像现在这么僵。

  而另一边,宋九月从收到那张照片开始,整个人就炸了,如果她没有看错的话,趴在傅殃怀里的人,应该是夏冰吧。

  牙齿咬了咬,傅殃竟然背着她搞外遇,那个该死的家伙。

  她给傅殃打了好几个电话,听到里面传来机械的女生,差点儿被气吐血。

  一想到自己在这里傻逼逼的等他回家,而人家在那边和美女卿卿我我,心里就一阵不痛快。

  可是转念想想,傅殃是喜欢她的,这一点儿她还是能看出来,那为什么要搂住夏冰呢……

  难道男人都是这样,拒绝不了主动送上门的?

  想到这里,宋九月瞬间就炸了,拿过一旁的包就要去找那个人,不过刚刚走到玄关,电话就响了。

  “喂?”

  “宋九月……”

  傅殃听到宋九月的声音,身体上的燥热总算是轻了一些,揉揉太阳穴,缓缓的靠在了一旁的墙上。

  宋九月被对方一叫,奇迹般的安静了下来,脑海里有两个小人在打架,一个说要相信反傅殃,他是爱自己的,一个说男人都是这样,喜欢偷吃。

  但是相信傅殃的小人一拳将另一个小人击到了墙上,抠都抠不下来。

  她的心里瞬间没有了任何疑虑,突然想起了傅殃说的话,想知道什么,就直接问他就好了,不要藏着掖着,也不要从别人的口中去了解事情的真相。

  “傅殃,夏冰为什么趴你怀里,你为什么没有推开?你是不是背着我在外面偷吃了?”

  接连的三个问题,砸的傅殃有些懵,眉头蹙了蹙,宋九月怎么会知道,叹了口气。

  “那女人喝醉了突然趴上来的,我反应过来后,马上把她推开了。宋九月,我对你的心,可是天地可鉴。”

  傅殃满脸的信誓旦旦,就差没有指着月亮发誓了。

  宋九月的嘴角噙着一抹笑意,听出傅殃的语气有些不对。

  “你喝多了?”

  傅殃揉了揉太阳穴。

  “今晚喝的有点儿多,宋九月,快来接你老公回家吧。”

  傅殃眉眼藏着笑意说了这么一句话后,静静地靠在墙上,看着走廊上暧昧的灯光发呆。

  宋九月心里甜了一下,将手机紧紧的贴在了耳边,害怕错过那个人的甜言蜜语,嘴角弯了弯。

  “好,我现在就过来,你等等。”

  说着,就想要挂电话,但是犹豫了一瞬,觉得这样开着也不错。

  她不挂电话,傅殃也没有挂,毫不脸红的霸占了沈白的手机,那小子也不知道给他的酒里掺了什么,这一个手机,就当赔罪好了。

  傅殃又重新回了包厢,里面再也没有了最开始那种热闹的氛围,大家都拘谨了起来,毕竟正主儿是傅殃和夏冰,这要是说出去,恐怕会上几天的头条吧,只不过没人敢说出去而已。

  一个是傅家,一个是夏家,还没有人不知死活的敢得罪。

  夏冰一直闷头喝酒,看到傅殃进来,眼眶红了红,不再说话。

  “今天就到这里吧,大家散了。”

  沈白说了这么一句,知道里面的人肯定都没有喝酒的心情了。

  大家纷纷起身,想要回去,夏冰的经纪人也来了,把夏冰扶着,下了楼。

  傅殃的双手插裤兜里,不想理会任何人,包括沈白。

  不过今晚这一出,在众人看来蛮劲爆的,夏冰和宋九月是情敌,如果他们是傅殃,会怎么选呢……肯定毫不犹豫的选择夏冰啊,千金小姐,高傲的如同牡丹,艳丽逼人。

  宋九月与她比起来,显得太清汤寡水了一些,也不知道傅少是什么眼光。

  大家都在心里思考着,为夏冰感到不值,刚出KTV的大门,就看到了等在外面的宋九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