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二百八十章 温柔陷阱
  宋九月也看到了出来的这群人,四处瞅了瞅,最后才发现傅殃在最后面,和沈白不知道在说些什么。

  她的眼睛亮了亮,招招手,长发被风吹的有些乱。

  傅殃的眉头皱了皱,马上走了过去,揉了揉她的脑袋,眼里有些醉人。

  “怎么来的这么快?”

  宋九月没有说话,看到不远处把这里盯着的夏冰,嘴角勾了勾,对着傅殃绽放了一个笑容,踮着脚尖在对方的唇畔亲了一下,眼里碎了星光般,耀眼的厉害。

  “来接老公回家,当然要快了,走吧。”

  说着,就把傅殃拉着,朝车上走去。

  傅殃满脸的无奈,但是大家看的出来,他是开心的,甚至连勾着的嘴角都有两分幸福的味道。

  夏冰的眼里深了深,跟着孙渔上了自己的车,嘴唇一直紧紧的抿着,直到那辆车消失在视线中,才淡淡的扯了一下嘴角。

  和宋九月在一起的傅殃,柔和,美好,至少这么多年,她从来没有见过他这个样子,难道真的要和这个越走越远了么……

  “冰姐,那个女人就是在故意炫耀,你看她的样子,真是得意,傅少瞎眼了,才会喜欢上她,看不到你。”

  孙渔的心里有些不甘,冰姐这么好,喜欢傅少那么多年,和盛阑珊,沈染她们相互看不顺眼,结果这几个人争得激烈的时候,回头发现傅少被宋九月这只老鼠吃了,气不气,气死了都。

  夏冰扯扯嘴角,说不在意那是假的,她从来没有这么讨厌过一个女人,盛阑珊她们,还入不得她的眼。

  本以为一辈子还长,只要自己慢慢来,傅殃总会看到她的好,但是没想到,半路杀出了宋九月这个程咬金,把她想要好好珍藏的东西抢走了。

  宋九月……

  夏冰的眼里深沉,她得不到的,那个人也不配拥有。

  宋九月不知道,自己已经惹得别人的怨恨了,当傅殃走近的那一刻,她就闻到了他身上的酒味儿,所以回家后,直接把人带进了浴室。

  傅殃今晚本来就醉得厉害,精馏伏特加,没有几个人能受得了那玩意儿,况且他还喝了那么多,在KTV里的时候,一直都是死撑着,直到看到宋九月,直接跌进了对方怀里。

  宋九月把人弄进浴室后,放好了热水,最后一咬牙,直接把他脱的光光的,脑袋里一直想着非礼勿视,把傅殃按了进去。

  醉酒后的傅殃很听话,双眼一直半眯着,看到宋九月在为自己洗澡,眉毛挑了挑。

  宋九月洗的认真,将傅殃洗白白后,想要把他从浴缸里扶起来,但是傅殃死活不肯起来,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儿。

  想通了后,缓缓抬头,眼里有着认真。

  “宋九月,你是不是有哪个地方忘记洗了?”

  宋九月嘴角抽了抽,恨不得一巴掌呼这人的脸上,喝醉了都不忘耍流氓。

  但是傅殃很执着啊,不洗就不起来,一直赖在浴缸里。

  宋九月拿过一旁的帕子,嫌弃的伸进去搓了搓,脸色通红,然后把人一把捞了起来,有些咬牙切齿的味道。

  “傅殃,你别太过分,不然今晚就和小黑睡。”

  傅殃一个激灵,马上醒了,看到面前忍耐到极致的人,嘴角勾了勾,挨到大床后,直接躺了上去,把人往怀里一搂,呼呼大睡了过去。

  宋九月嘴角勾了勾,也闭上了眼睛。

  ……

 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,傅殃已经去公司了,宋九月看了看时间才发现,自己居然睡到了中午一点,眉头皱了皱,总感觉有哪里不对劲儿。

  刚起身,差点儿腿软的跪地板上,眉头狠狠的一皱,去了浴室的镜子前,发现自己身上的痕迹,嘴角一抽,傅殃那个禽兽!!

  宋九月一整天都气呼呼的,越想越气,自己好心给他洗澡,好么,那人竟然半夜爬起来把她吃了,最丢人的事,她还以为自己昨晚做了一个梦,所以尽力迎合。

  双手扒了扒脑袋,那个禽兽,接下来别想再碰她!!

  宋九月说到做到,接下来的两天,都没有和傅殃讲过一句话,傅殃抓耳挠腮的,急的像一只大马哈猴。

  想到那晚宋九月的迎合,有些激动,就多折腾了一下下,没想到被她给发现了。

  “哎……”

  傅殃叹了口气,拿过一旁小黑的腿,惨兮兮的抱在了怀里,宋九月已经不在了,也不知道去了哪里。

  “小黑,你说我是不是太过分了?”

  小黑闭着眼睛,懒得搭理这个人,耳朵动了动。

  “你说养你来干什么,关键时刻,一点儿用都没有。”

  傅殃伸出腿,踢了踢小黑。

  小黑翻了个身,继续睡……

  傅殃的脸瞬间就黑了,自己在这个家里,还真是一点儿地位都没有,嘴角抽了抽。

  宋九月不在家,因为约了周时见面,所以今天她早早的就过去了,周时在她的面前,至少还算君子,已经早到了冰激凌店。

  宋九月看到他这满脸激动的样子,直到这人可能把人家的情史都调查完了,嘴角勾了勾。

  “完成了?”

  周时拍拍胸脯。

  “小姑奶奶,我是谁啊,周时一出手,赛过鬼见愁,我的狗仔朋友一大堆,挖个情史再容易不过了,诺,资料都在这儿了。”

  宋九月挑挑眉,把一大叠的资料拿了过来,刚打开,里面就飞出了十几张女孩子的照片,都挺漂亮的,眉宇间很青涩。

  “这些是他最近约的女孩子,除了傅家小姐外,她和这些女孩子也同样在交往。成熟,儒雅,你们女孩子不就喜欢这一点儿么,衣冠禽兽。”

  周时满脸不屑的说道,还真是看不起那个男人,要是真的有本事的话,就去强上好了,要么坐牢,要么人家要你负责,反正两种都不亏。

  他当初似乎属于走运的类型,盛阑珊是明星,不敢送他进去,不然现在,他早就在监狱里蹲着了。

  宋九月越看,眉头就皱的越厉害,无一例外,都是刚出校门不久的大学生,孤独寂寞,这个时候遇上了谈吐有趣儿,成熟稳重的男人,自然掉入了对方的温柔陷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