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二百八十二章 手黑的女人
  陆池没有想到这女人上来就不客气,肩膀结结实实的挨了一枪,痛得从床上掉了下去。

  “贱女人!!你他妈认错人了吧!!”

  陆池捂着自己流血的肩膀,看着宋九月的目光有些愤恨,眼眶通红,肩膀这一下,痛得他来不及惊呼,只能狼狈的坐在地上,看着一步步逼近的女人。

  宋九月最讨厌的就是这种欺骗别人感情,还想着哄人上床的男人,枪毙十次都不够。

  从一旁柜子里翻出了类似于浴袍的东西,扔给了床上懵逼的傅雪雅,而自己则拿着枪,缓缓的朝陆池走了过去。

  “我没有认错人,今天想打的就是你,傻逼。”

  宋九月看到对方裤子都扯下来了,心里作呕,拿过一旁的水果刀,蹲了下去。

  “知不知道你想睡的人是谁,知不知道她的哥哥是谁,还真是精虫上脑,不知死活的家伙。”

  陆池的手抖了抖,想要把自己的裤子提上去,因为宋九月拿着水果刀的样子实在太可怕了,况且她一个女人,竟然丝毫都不避讳。

  宋九月挑挑眉,这些人都不觉得自己可耻,她有什么羞愧的地方,嘴角勾了勾,将水果刀放在了陆池的胸口。

  “我劝你最好别乱动,要是我一个手滑,也许它就会刺进你的胸膛。”

  陆池虽然骗了那么多女孩子,也有女孩子为了他跳楼,但是他本人却是十分怕死的,可以说是怂的不能再怂。

  肩膀的一枪已经打的他整个人都失去了反抗的力量,这个时候恨不得把自己藏起来,最好是不要让这个恐怖的女人看到。

  “陆池是吧,曾经你害了多少个女孩跳楼,害了多少个女孩堕胎,这些你自己都记得清清楚楚吧,我看你还是下去陪她们吧。”

  宋九月说着,就要将刀往陆池的胸膛刺去。

  陆池吓坏了,他还有那么多事情没有做完,怎么可能现在就死,牙齿咬了咬,努力让自己提起一丝力气。

  “小姐,小姐,我……我知道错了,我现在就走,你饶了我吧……”

  饶了你,你刚刚有饶过傅雪雅么,呵,窝囊废。

  宋九月的目光缓缓下移,在男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,手起刀落。

  只听到一声惨烈的叫声。

  “啊!!我的!!我的……你个贱人!!”

  陆池痛得浑身颤抖,不停地捂着自己的下面,而被割下来的东西,正在一旁静静的躺着,看样子是完全废了。

  “对待你这种男人,就应该这样,让你不能人道,恶心。”

  宋九月很满意的挑挑眉,房间里还回荡着男人的惨叫,不过她并没有在乎,肯定是很疼的。

  傅雪雅已经呆了,看到血淋淋的刀子,条件反射的往被子里缩了缩,我的妈啊,这个人是宋九月么……

  怎么感觉变了个人,二哥到底是怎么教的啊,太厉害了……

  傅雪雅颤抖着嘴唇,不忍看那一幕,虽然陆池是活该,但是让她像宋九月那么做,应该是下不了手的,太血腥了。

  “你个贱人……”

  陆池还在地上打滚,满脸的汗水,觉得这个身体已经痛麻木,痛得不是自己的了,牙齿咬了咬。

  “没有你贱。”

  宋九月反驳了一句,手上还拿着水果刀,她现在应该不会用水果刀削水果了,太恶心。

  房间外出现了骚动,傅殃带着人来了,几个人一起闯进屋,看到地上血淋淋的东西,又看到宋九月正握着刀子,一脸无辜的看着他们。

  大家腿一紧,觉得不能言说的地方有些疼,这个恶魔。

  傅殃的嘴角抽了抽,大踏步走过去,将宋九月手中的刀拿过,嫌恶的丢在地上。

  “宋九月,谁教你的这些……”

  傅殃说这话的时候,又看了一眼地上的东西,还有一旁差点儿昏死过去的男人,这女人的手还真黑。

  门口的人齐齐退了一步,压根儿不敢靠近宋九月,对于男人来说,这恐怕是毁灭性的打击了吧。

  宋九月看到傅殃,双手马上勾住了他的脖子,有些撒娇。

  “老公大人~今晚咱们就吃小鸡炖蘑菇吧,大补。”

  傅殃的身体抖了抖,不知道为什么,有些反胃,这个女人到底跟谁学的这些招数,不知道为什么,他觉得自己也蛋疼了。

  傅雪雅早就已经整理好了衣服,看着宋九月的目光有些复杂。

  一旁的陆池已经晕过去了,她嫌不解气,鼓起勇气走过去,把那玩意儿踩了几脚,都踩扁了。

  很黄很暴力……

  大家又是齐齐一抖,更加蛋疼了……

  傅殃将傅雪雅一把抓了过来,额头的青筋不停的跳动。

  “别跟着宋九月学坏了,你给我回去好好思过。”

  傅雪雅抿抿唇,不说话,看着旁边的宋九月,最后还是别扭的说了一句。

  “谢谢。”

  宋九月知道这个人的本性不坏,可能就是家里太宠了一些,觉得自己的两个哥哥太优秀了一些,所以一直看她不顺眼,但是她会让对方知道,她才是最适合站在傅殃旁边的人。

  “应该的。”

  傅雪雅又把傅殃看了一下,发现对方的脸上漆黑,撇撇嘴,自己跟着佣人回家了。

  傅殃等傅雪雅离开了,才看向一旁已经昏迷了的男人,嫌恶的蹙眉。

  “把他扔海里去,碍眼。”

  “好的,老板。”

  墨一应了一声,现在看向宋九月的目光是完完全全的变了,这宋小姐还真是恐怖啊。

  “宋九月,你跟我回去!”

  傅殃一把拉过宋九月,额头上的青筋一直在跳动,将人拽上车后,满脸沉思的坐在了一旁。

  他似乎……把宋九月养歪了啊,这可怎么办……

  本来只想让她胆子大一点儿,不要再被人欺负,可是宋九月似乎已经黑化了,他都有些发怵。

  宋九月有些无辜,她今天做了什么坏事了么?似乎都是好事儿吧。

  “宋九月,我有必要和你好好谈谈了。”

  傅殃一本正经,为了自己不落得那个下场,他要把宋九月的三观掰正,可千万不能再歪下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