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二百八十五章 你有什么资格
  孙渔看到大家都在议论宋九月,嘴角勾了勾,比起冰姐走到哪里都被赞美,宋九月还真是一个反面教材,到处都有人诟病她。

  大厅里讨论的热闹,宋九月和傅殃却是到的晚了一点,到了后直接坐在了一旁的位置上。

  不知道是不是宋九月的错觉,总感觉周围的人看她的目光有些诡异,那种似嘲讽,似不屑的眼神,到底是怎么回事?

  “别在意这个。”

  傅殃拿了一杯红酒,放到了她的面前,脸上有些笑意。

  宋九月看到他这样的笑意,瞬间就不想去在乎周围人说什么了。

  坐在傅殃和宋九月周围的人,窃窃私语了起来,不是说傅少把宋九月甩了么,为什么今晚又会在一起,难道宋九月来拍卖会,只是为了引起傅少的注意?

  想到这里,大家对这个人更加不待见了。

  每个来拍卖会的人都会捐赠一件东西,在上面进行拍卖,再由来的人出价,将东西买回去,而出价的钱,都会毫无保留的捐赠给贫困山区。

  宋九月刚看了一会儿,就找了个借口去洗手间,不得不说,这样的地方还真是不适合她。

  只是刚站在巨大的玻璃面前,她就看到了一旁的孙渔,嘴角勾了勾。

  孙渔也没有想到会遇见这个人,眼里不屑,想到现在上流社会里对宋九月的议论,只觉得畅快。

  “宋九月,你大概不知道,那个大厅里有多少人看不起你吧,比起冰姐处处被人赞美,你还真是像个垃圾一样,到处遭人嫌弃。”

  孙渔不知道自己对宋九月这种莫名其妙的敌意到底怎么来的,反正等自己发现了的时候,她已经看宋九月很不顺眼了。

  宋九月挑挑眉,这个人干嘛要三番四次的针对自己。

  “我是垃圾,被垃圾看不起的你又是什么,孙渔,不是我说你,你有什么资格在我的面前叫唤,难不成以为在夏冰身边待久了,自己就是夏冰了么?”

  时刻都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,就是夏冰本人,也没有这么高傲吧,这孙渔,未免太高看自己了。

  孙渔被对方说的脸白一阵青一阵的,拳头紧了紧,却不敢有其他的行动,只能看着宋九月在自己的面前淡定的补着妆。

  等宋九月摇曳生姿的走了,孙渔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喜欢宋九月了,听说她是小镇上出来的女人。

  既然是小镇上出来的人,凭什么运气这么好,会得到傅少的青睐啊。

  孙渔的脸上涨的通红,比起宋九月的背景,自己一开始就出身洛城这样的大城市,应该比那个人混的更好才是,可宋九月是傅少身边的女人,受尽宠爱,而自己只是冰姐身边的助理。

  尽管她说过把自己当朋友,但是助理就是助理,那条线根本不能跨越。

  孙渔咬咬牙,不甘心,强烈的不甘心,可是又能怎么办,她斗不过宋九月,只要那女人把傅少扔出来,就够很多人喝一壶的了。

  宋九月回了大厅,拍卖还在继续,她觉得无聊,悄悄的拿过傅殃的手指把玩着。

  嘴角勾了勾,要是手控的人,恐怕会被这双手迷死吧,修长,骨节分明,带了一点圣洁。

  这应该是写诗作画的手,抚琴奏曲的手,高雅圣洁,反正怎么看怎么喜欢。

  傅殃任由宋九月这么玩,嘴角一直勾着,直到上面的服务员开口。

  “这块手表是由傅殃先生捐赠的,首先感谢他对芭莎慈善拍卖会的支持,经过后台的估价,表的低价在一千万,现在开始拍卖。”

  宋九月听到傅殃这两个字就已经抬起头了,疑惑的看向这个人,他什么时候捐的东西,自己怎么不知道。

  傅殃摸了摸她的脑袋,算是回应。

  大厅里瞬间就热闹起来了,这是目前为止,低价最高的东西了,傅少不愧是傅少啊。

  不过傅少出手这么阔绰,更显得他旁边的宋九月小气了,一件东西都不捐,还好意思坐在那么高的位置,真是不要脸。

  “她真是够了,什么都不捐还来这个地方干嘛,直接把邀请函让给别人不就好了么。”

  “是啊,关键人家傅少捐了这么多,她还有脸坐他的身边,就不觉得羞愧么?”

  “脸皮还真是厚!”

  周围的议论声突然增大,宋九月总算是知道这些人在议论什么了,眼里愣了愣,原来当时服务员给她托盘是这个意思啊,她根本就不知道。

  看了旁边的傅殃一眼,怎么感觉自己给这个人丢脸了呢。

  “六千万!”

  有女人的声音响起,宋九月扭头一看,竟然是盛阑珊,是了,她喜欢傅殃,肯定想要拍下傅殃的东西。

  宋九月的眼里闪过一丝暗光,发现周围的人都没有人跟价,知道盛阑珊把价格抬的太高了,看来对方是势在必得。

  “六千一百万。”

  宋九月叫了价,并没有抬头看在场的各位,反正不能让盛阑珊这么轻松就得到傅殃的东西。

  盛阑珊本来以为六千万已经是最高的了,没想到宋九月要来掺一脚,不是她说啊,宋九月有钱么,穷光蛋一个。

  “呵,六千一百万,宋九月,你能拿的出这么多钱么?”

  盛阑珊淡淡的问了一句,没有跳脚,也没有愤恨,只是认真的把宋九月盯着。

  宋九月依旧低头,还在悄悄的把玩着傅殃的指尖。

  “我能不能拿出钱,待会儿主办方自然会公布出来,不劳盛小姐你挂心。”

  盛阑珊的眉头蹙了蹙,咬咬牙。

  “七千万。”

  宋九月的嘴角勾了勾,想到傅殃戴过的东西要戴在那个女人的手上,或者是被那个女人拿去yy,她的心里就有些不痛快,总得让对方付出一点儿代价吧。

  “七千一百万。”

  宋九月不疾不徐的跟着,这可把盛阑珊气了个半死,怎么看这宋九月都是故意在和她过不去,每次只加一百万,呵。

  好啊,既然这样,她就故意把价格抬高一些,让那个人买去好了,反正不过是一块表罢了。

  “八千万。”

  “八千……一百万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