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二百八十六章 吃了哑巴亏
  宋九月依旧跟对方抬价。

  盛阑珊的眼里有些幽深,嘴角勾了勾,一颗心沸腾了起来,败在宋九月手上那么多回,也许今天能翻身。

  “九千万。”

  宋九月这个傻子,竟然愿意花这么多钱去买一块旧表,嘴角勾了勾,只要对方再加价,她就不跟了,呕死她。

  宋九月看向一旁的傅殃,发现他依旧淡淡的,似乎压根儿不关心这个,嘴唇撇了撇。

  两个女人为他争风吃醋到这个份上,他应该很得意吧。

  “恭喜盛小姐,愿意出这么多钱买傅殃的一块表,看来你对他确实情深义重啊,可惜了。”

  盛阑珊以为宋九月还要再继续出价的,甚至已经激动的想要站起来了,但是听到对方吐出这句话,她差点儿喷出一口血。

  这个贱人,难不成是在故意戏弄她么,明明六千万就能买到的东西,平白无故多出了三千万,该死的!!!

  盛阑珊的牙齿咬的紧紧的,心里把宋九月骂了个半死,但是事到如今,她能有什么办法,只能打落牙齿混血吞,对上周围的目光,勉强的笑笑。

  台上的主持人一锤定音,将表包好后,让人拿下去交给盛阑珊。

  “恭喜盛小姐九千万的价格拍得这款表,也恭喜傅殃先生。”

  盛阑珊吃了这么一个哑巴亏,只觉得满嘴的苦涩,看向宋九月的目光很不善。

  上一次费尽心思让陈浅予出来,结果压根儿没有伤害到这个人,真是晦气。

  “宋九月,刚刚大家都在讨论,说你来这个拍卖会只是为了蹭热度,一件东西也没有捐,不知道是不是真的。”

  宋九月脸上顿了顿,有些不好意思的看向了傅殃,她不知道这里的规则,所以当时拒绝了,现在是不是给这个人丢脸了啊。

  “别管她。”

  傅殃低声在宋九月的耳朵旁说了这么一句,温热的呼吸让宋九月有些痒,忍不住往后面退了退。

  她没有回应盛阑珊的话,在众人看来,这就是默认了,一时间,对这个人更加不屑了起来。

  这个时候,主持人的手上又出现了一个托盘,上面是一条翡翠项链,有经验的人都知道,这应该是上好的翡翠。

  “这条项链是宋九月小姐捐赠的,经后台估价,低价在两千万,感谢宋九月小姐对芭莎慈善拍卖会的支持,现在开始进行拍卖。”

  主持人的话一说完,宋九月就懵逼了,一脸无辜的看向傅殃,发现对方勾了勾嘴角,眼里闪了闪。

  原来这个人早就准备好了啊。

  盛阑珊只觉得自己脸疼,刚刚还说宋九月什么都没有捐赠,结果接下来主持人就拍卖她的东西了,不是打脸是什么。

  底下的很多人都觉得自己脸疼,大家可是讨论过宋九月了啊,把对方贬的一文不值,结果好么,人家不但捐赠了,低价还是所有人当中最高的,大厅里似乎都能听到清晰的巴掌声,脸疼。

  “三千万。”

  有人出钱了,这翡翠确实不错,而且看起来似乎是新的,值得这么多钱,这几年翡翠市场变更的本来就快,这条项链有收藏的价值。

  “五千万一次。”

  “五千万两次。”

  宋九月看着大家的竞争,将傅殃的手缓缓的握紧,换做以前,她根本不敢想象自己能够坐在这里,和这么多人讨论几千万的数字。

  可是现在,她很淡然。

  孙渔在不远处差点儿咬碎了牙齿,三千万的东西,居然随随便便就捐赠出去了,她恐怕挣一辈子都挣不到这么多钱。

  宋九月越是这样光彩照人,她的心里就越是不爽,越是嫉妒。

  ……

  晚上的拍卖会就这样结束了,大家起身,开始回房间休息,或者是去吃饭。

  夏冰从大厅里走出来,想去花园里透透气,看到盛阑珊在花园的椅子上坐着,眼里闪了闪,这个人今天被宋九月整的有些惨啊,既然两个人相互看不顺眼了,她不介意让她们的恩怨更大一些。

  她抬头,刚好看到盛琅从一旁出来,打了个招呼。

  “盛琅,我的手机在助理那里,把你手机借我打个电话吧。”

  盛琅来这次拍卖会,就只是为了捐东西的,晚上的拍卖会一结束,他就要回去陪老婆孩子。

  不过听到夏冰的话,直接就把手机拿了出来,交给对方。

  “动作快点儿,我老婆孩子还等着呢。”

  盛琅的脸上满脸的炫耀,恨不得让全世界都知道他有老婆和孩子了。

  夏冰的嘴角抽了抽,一脚踢翻了这碗劣质狗粮,拿过对方的手机,给傅殃发了一条消息,发完以后,打了个电话给孙渔,悄悄把消息记录给删了,然后把手机还给了盛琅。

  “你就秀吧,我们这群人中,也就你早早的打算踏入婚姻的坟墓。”

  盛琅撇撇嘴,谁说婚姻是坟墓的,他才不信。

  “得了吧,没有婚姻这个坟墓,爱情将死无葬身之地,等你有了老公,就知道了。”

  盛琅的心头开花,最近烟和酒都戒了,就是希望自己能有个好身体,好好的陪着母子俩。

  夏冰看着这个人的背影,有些感叹,以前游戏花丛的一个人,现在突然就从良了,还变成了十佳好男人。

  爱情啊,还真是个好东西。

  她一直相信这个世界上有爱情,却不觉得自己那么幸运能够遇到,毕竟傅殃现在和宋九月正打得火热呢,哪里管她夏冰怎么样啊。

  这边傅殃收到盛琅的消息,嘴角勾了勾,在宋九月的额头上留下一个吻。

  “你先把衣服换了,盛琅有事找我,我去一会儿就回来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宋九月低头应了一声,穿着晚礼服出去吃东西确实不太方便,而且脸上的妆也让她很不舒服,等傅殃走后,她就进了洗手间卸妆。

  来之前傅殃已经让秋姨给她准备了多余的裙子,这个时候倒是能够用上了,不得不在心里感叹傅殃的用心,不过也很奇怪,那么好的男人,怎么就瞎眼了看上自己呢。

  宋九月这个人,别的优点没有,但还是挺有自知之明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