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二百八十七章 你就是欠收拾
  而这边,傅殃按照盛琅给的地址,下了楼后,直接去了花园,只是那里,只有盛阑珊一个人在等着。

  他的眉头瞬间就皱了起来,四处看了看,确实没有发现盛琅,眼里一深。

  盛阑珊本来只是想出来透透气,刚刚被宋九月给气昏头了,也怪自己没有收住脾气,经历了那么多事,怎么能再在这种小事上犯错误。

  宋九月不会一直得意下去的……

  盛阑珊这么想到,转身就看到了背后的傅殃,眼里立即闪过了一丝欣喜,难道他是来安慰自己的吗?

  傅殃的脸上有些阴沉,盛琅约了自己来这里,结果却只有盛阑珊在这儿,这个女人,她是不是又做了什么手脚?

  “傅殃,你是来安慰我的吗?”

  盛阑珊的心跳动的厉害,手脚都不知道该怎么摆放,这个人也觉得宋九月过分了是么?

  傅殃的嘴角有些嘲讽,什么都不想说,转身想要离开这里,但是盛阑珊眼疾手快的抓住了他的衣摆,语气有些可怜。

  “宋九月她的心机深沉,根本不值得你那么喜欢。”

  傅殃有些嫌恶的拍开了对方的手。

  “宋九月不值得,难道你就值得,盛阑珊,你该不会忘了,你为了另一个男人流产的事吧,呵,到底哪里来的自信。”

  傅殃嘴欠的说完这一句,想到宋九月还在等自己,不想多留,马上就回了房间。

  而留在原地的盛阑珊,眼里闪过一丝疯狂,在她的心里,宋九月一直都是低贱的,配不上这么好的傅殃,而自己的身世,背景,容貌,都足以进入傅家。

  不过是流了产而已,她没有理由输给宋九月。

  盛阑珊的眼眶通红,对宋九月的怨恨更深了,那种嫉妒如野兽,如大火一般,疯狂的啃噬和摧毁着她的理智。

  假如她有扳倒宋九月的一天,她一定要让她生不如死!!

  这么想着,狠狠的吸了一口气,调整好了脸上的表情,才离开了这个地方。

  两人都从花园离开了,夏冰才缓缓的站了出来,拿出一根烟,嘴角勾了勾,低头点燃。

  她的样子随性,优雅,大波浪的卷发垂在腰间,收腰的裙子显得身段窈窕,整个人如妖精一般,在这夜里散发着迷人的魅力。

  但是妖精会迷惑别人……

  夏冰拿出手机,里面是刚刚盛阑珊拉着傅殃衣角的照片,她毫不犹豫的匿名发给了媒体,并且告诉对方,宋九月已经被傅殃抛弃了,傅殃正在和盛阑珊交往。

  知道做这一切没有意义,但只要是让宋九月不舒服的事情,她都愿意去做。

  事到如今,她也想明白了,要是一味的这样等下去,也许过不了多久,就会收到宋九月和傅殃的喜帖,那个时候,她还有什么盼头。

  想要的东西,就要自己努力去争取,哪怕不折手段,也不能让傅殃被宋九月这样的女人抢走。

  傅殃以为刚刚的事情是盛阑珊谋划的,所以心里对那个人更加没有好感。

  回到房间后,仍旧觉得憋闷,直到看到吹着头发的宋九月,心情才好了一些。

  “盛琅找你什么事?”

  宋九月听到开门声,知道这个人回来了,有些疑惑的抬头。

  “没什么。”

  傅殃懒得把这些糟心事说给这个人听,拿过她手里的吹风机,一只手放到了她的头顶,看样子是要给她吹头发。

  宋九月乐得享受,刚闭上眼睛,就被头皮拉扯的疼痛惊醒了,嘴角抽了抽,这种从小养尊处优的大少爷,哪里会这些啊……

  “傅殃……那个……还是我自己来吧。”

  傅殃的手正与宋九月的头发做着斗争,听到她这么说,愣了愣,难道自己做的不好么,眉头蹙了蹙,瞬间有些不开心了。

  “宋九月,你是不是嫌弃我?”

  宋九月心里一抖,哪里敢啊,但是再这么下去,她的头发估计会被对方扯下一撮吧。

  “嘶,太用力了,轻点儿……”

  傅殃看着自己手上的几根头发,难得的有些过意不去,将它丢在了一旁的垃圾桶里,消灭证据后,手上的动作轻了一些。

  “这样可以么?”

  宋九月舒服的迷上了眼睛,有些昏昏欲睡。

  “嗯嗯。”

  傅殃把她的头发吹的差不多了,正打算转身,发现那人已经靠在自己的腰间睡着了,叹了口气,把吹风机放到了一边,将她抱去了床上。

  而自己则转身去了浴室,胡乱的洗了两下,才在腰间裹了浴巾出来,擦着头发的时候,正好对上了那双水汽迷蒙的眸子,顿了顿。

  “你没睡?”

  “傅殃,我梦见你背着我去见姑娘了。”

  宋九月满脸怀疑的把人看着,眉头蹙的紧紧的。

  傅殃心里一抖,刚刚的盛阑珊,算不算他背着宋九月去见的,可那真不关他的事儿,谁知道那个女人在那里呢,晦气。

  “啪!”

  擦着头发的帕子直接向宋九月丢了去,盖住了宋九月的脸。

  宋九月越想便越觉得也许真的是这样,以傅殃的性子,要是冤枉了他,这会儿肯定炸毛了,但是他居然沉默!

  心里冷哼一声,拿过一旁的东西,直直的朝着傅殃丢了过去。

  傅殃没有反应过来,被那玩意儿盖住了双眼。

  眉头蹙了蹙,轮廓有些熟悉啊……

  拿下来一看,嘴角抽了抽,一件黑色的性感内衣正被他捏在手里,脸上漆黑。

  他堂堂傅少,被一个女人砸了,说出去多丢脸,牙齿咬了咬,恨不得扑上去咬宋九月一口。

  宋九月愣了愣,反应过来后,脸上一红,别扭着起身,走到傅殃的身边,想要把那东西拿过来,动作有些僵硬。

  “宋九月……”

  傅殃弯腰,直接扛起了这个人,一把扔到了床上,有些咬牙切齿。

  “我看你就是欠收拾!!”

  低吼的嗓音,还夹杂着宋九月辩解的话。

  “傅殃,我真不是故意的,我就随手一丢,真的真的,你相信我……”

  宋九月看到男人猩红的眼睛,吓得腿脚发软,想要把人推开跳下床,但是傅殃哪里给她这个机会,压的紧紧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