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二百八十八章 震惊全场
  “是不是真的我不关心,我只知道,它砸到我了,所以我现在要收拾你,你不能反抗,敢反抗的话,明天估计下不了床。”

  傅殃嘴欠的这么说道,狠狠的吻了上去,眼里却是闪过一丝笑意。

  宋九月有些悲哀的看着天花板,她的手怎么就这么欠呢,扔枕头就好了,干嘛要扔那个东西,哎……

  ……

  天亮后,宋九月揉了揉眼睛,起床洗漱收拾,刚弄完,傅殃就让人把早点拿进来了,她就在桌上,将就着吃了一点儿。

  因为来这边的缘故,她也没有去关注网上的消息,所以不知道现在盛阑珊和傅殃的绯闻已经满天飞了。

  傅殃只想着中午的拍卖,还留在这里,肯定是因为里面有东西能够入得了他的眼,所以自然也没有去关注外界的消息。

  他是在墨一来告诉他的时候,才知道的,脸当时就黑了,马上让墨一去把那些消息压下去,别让它破坏宋九月的心情。

  “别让她知道,恐怕又得糟心。”

  墨一点点头,看着老板处处为宋小姐考虑,还真是有些感叹,像是一直在高处的人,突然落下了神坛。

  “让谁知道呀?”

  宋九月出来,刚好听到他们两个的话,有些疑惑的问出了声。

  傅殃嘴角抽了抽,把人拉了过来,向着大厅走去。

  “这些糟心的事儿你还是别管了。”

  宋九月点点头,她也怕麻烦,不过有些好奇,傅殃今天是想要买什么东西么……

  大家已经陆陆续续的落座了,中午的拍卖正式开始。

  傅殃一直兴致缺缺,直到上面出现了一块玉石,眼里才亮了起来。

  “玉石的作用,想必不用我多说了,古人常常把玉屑作为养生的药,而今天这块暖玉,是当年宇正皇帝遍寻天下,为皇后找来的东西,据说皇后产下太子,身体一直不好,后得江湖郎中点拨,将这块玉戴在身上,身体才康复,这段历史在古书上有记载,算是承认了它的养生功能,佩戴在身上的话,对人体有很大的好处,底价八千万,开始竞拍。”

  台上的主持人有些激动,第一次见到真物,难免说的多了一些,大家也算是明白了,这块玉恐怕是压轴的东西。

  宋九月看到傅殃的眼神,有些疑惑,玉石的功效她听说过,刚开始是不信的,可是已经得到专家的认定了,真正的玉石,确实有养生功能的,有的还能舒络经脉,只不过现在世面上的,没有几块真的。

  玉石鉴定实在太难了,很多人买了假货还不自知。

  “傅殃,你想要这个么?”

  宋九月问了这么一句,发现傅殃点头,视线也看了上去。

  那玉看着晶莹剔透的,上面似乎还萦绕着一层水光,确实很难得,关键是这么小小的一块,底价竟然八千万,真是惊人。

  “一个亿!”

  千金难买一个健康的身体,玉的养生功能并不是立竿见影,而是在常年的佩戴中,一点一点的修复你的身体,这些人中,很多人都有钱,可是身体不好,可就什么都没有了,所以很多人都是为了这块玉来的。

  价格很快就被抬到了三亿,宋九月心里没什么感触,假如傅殃想要这块玉的话,今天这些人肯定都白来。

  在她看来,没有人能比傅殃有钱,甚至傅殃自己,恐怕都不知道自己多有钱。

  价格到八个亿之后,已经没有人再加价了,傅殃的嘴角勾了勾,将背缓缓的靠在了椅子上,拿过宋九月的手亲了一口。

  上次医生说,宋九月的底子不好,这个东西应该对她有用吧,不然自己留下来干什么。

  “十个亿。”

  傅殃一出手,周围还跃跃欲试的人瞬间偃旗息鼓,废话啊,谁敢跟傅殃抢东西,他们中的很多人,还要靠与盛腾的合作项目养活呢。

  况且那可是十个亿啊,再土豪的人,恐怕也要深思熟虑后才拿出来吧。

  可是傅殃云淡风轻的,眼里一直清淡,似乎根本不在意这些小钱。

  宋九月嘴角抽了抽,怎么感觉傅殃就像一座巍峨大山,很多人只能仰望,根本跨越不了。

  “傅殃先生出价十个亿,还要比这更高的吗?”

  主持人的脸上激动。

  “十个亿一次。”

  “十个亿两次。”

  “成交!!恭喜傅殃先生。”

  主持人将红色的盒子端了下来。

  等他走近了,宋九月才知道原来这玉上面是有孔的,旁边还有一条红线,看来是搭配的。

  傅殃指节分明的手拿起了玉,用红线穿过小孔,眼里郑重,似乎在做一件很神圣的事情。

  穿好后,他的视线看向了一旁的宋九月,发现对方也看着他,嘴角勾了勾,淡淡的起身,弯着身子给她戴上。

  哗……

  在场的所有人都震惊了,十个亿啊,这么随随便便的就送给了一个女人,未免太……太傻了一些吧。

  在场的都是洛城的有钱人,平时也会在外面偷吃,包养一两个女人,可就算再大方,那也只是几百万,几百万的给,谁他妈拿十个亿给女人啊。

  众人很懵,宋九月也很懵。

  傅殃这么靠近她,他的胸膛就在她的面前,她的鼻腔,都是傅殃身上那种淡淡的香味儿,不腻,很清雅,不仔细闻的话,根本闻不到。

  她的眼眶一下子就红了,十个亿的东西,他就这么送给了自己……

  傅殃倾身给宋九月戴好后,发现对方眼眶又红了,嘴角抽了抽,低头在她的唇畔轻轻的啄了一口。

  “怎么了?宋九月,别动不动就哭鼻子。”

  宋九月抬头看着面前这个弯腰的人,吸了吸鼻子,她只是觉得这个人对自己太好了,她何德何能啊。

  怎么办,好感动……

  耳旁传来一声轻笑,傅殃轻轻的捋了捋她耳旁的头发。

  “早知道钱能让你感动,我早就该这么干了。”

  傅殃是正对着大家的,因为他的位置在前排,所以弯腰给宋九月戴玉佩的场景,大家都看了个清清楚楚。

  大厅里的女人都嫉妒了起来,这得上辈子拯救了银河,才能遇到一个这么把自己宠着的男人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