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二百九十一章 借刀杀人
  浴室的玻璃是磨砂的,从外面能够看清楚里面的轮廓。

  不一会儿后,浴室的门被人打开,缥缈的雾气顺着门缝溢了出来,蒸腾了一圈儿,不见了。

  傅殃只在腰间围了一条浴巾,看起来松松垮垮的,随时都要掉下去。

  宋九月一直把那块浴巾盯着,就期盼它掉下去。

  傅殃注意到了她的眼神,嘴角勾了勾,从柜子里翻出了一瓶红酒,给自己倒了一杯,坐在了一旁的沙发上。

  宋九月嘴角抽了抽,这个人未免太有闲情逸致了些吧。

  “宋九月,我知道你想干什么,你刚刚偷看我洗澡了。”

  傅殃瞄了某人一眼,不咸不淡的说到。

  宋九月的脸上一红,打死不承认,最后干脆用被子蒙着头,睡了过去。

  傅殃的嘴角勾了勾,眼里有着深深浅浅的笑意,很醉人,将杯子放在了一旁,缓缓的走向了床上,也不管宋九月的头上有被子了,就那样压了下去。

  被傅殃这么蒙在里面,宋九月觉得自己快喘不过气儿了,伸出脑袋,想要透个气儿,免得自己被闷死。

  但是早已等在被子外面的傅殃眼里一亮。

  “抓到了。”

  宋九月只听到这三个字,然后嘴唇便被人吻住了,再然后整个人都软成了一滩水。

  房间里不一会儿就是暧昧的声音,果然还是自家的床舒服,傅殃这么感叹着,更加卖力。

  人家两个人在这里耳鬓厮磨着,夏冰却快气死了,将孙渔扶到家后,直接把人丢进了放满冷水的浴缸里。

  孙渔冷的一个激灵,脑海里总算是清醒了一些,抬头看到一脸冰冷的人,心里抖了抖。

  “冰姐,怎么了?发生什么事了?”

  夏冰的脸上阴沉,她经营那么久的形象,差点儿因为这个人毁于一旦,嘴唇抿了抿。

  “你刚刚在晚会上脱衣服,要不是我制止你,恐怕你已经脱的精光了。”

  孙渔听到夏冰这么说,打了一个激灵,今晚参加宴会的,可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,她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脱衣服,岂不是很丢脸……

  “冰姐,对不起。”

  夏冰的眉头皱了皱,看到面前湿哒哒的人,转身走了出去。

  “把自己收拾干净。”

  出了浴室后,她去了楼下,坐在客厅的沙发上,眉头一直蹙着,孙渔一直很听话,不会刻意给她丢脸。

  不一会儿,孙渔就穿了睡衣下去了,看到正在抽烟的人,脚步顿了顿。

  “说吧,今晚发生了什么事。”

  夏冰的指尖还夹着烟,眼尾淡淡的一扫,魅惑无边,她真的是那种时时刻刻都充满了魅力的女人,媚的每个男人都想去征服她。

  “冰姐,我的旁边坐的是宋九月,当时有服务员过来对宋九月说,傅少给她点了一杯酒……我怀疑宋九月知道那酒有问题,把我的和她的调换了。”

  宋九月在孙渔的眼里,可不是什么好人。

  夏冰的眼里闪了闪,宋九月成长的太快了,假如再这么放任她成长下去,恐怕会变得越来越狡猾,嘴角勾了勾。

  这种危险的不确定因素,就应该把她掐死在摇篮里。

  不过她从来都不喜欢亲自动手,容易给人留下把柄,要是被谁发现了,得不偿失,借刀杀人,这才是最完美的方案。

  “孙渔,你怎么看宋九月?”

  孙渔听到面前的人这么问,眼里一深。

  “冰姐,宋九月绝对是个大威胁,刚开始性子懦弱我们有目共睹,可是现在不仅狡猾,下手也挺黑,要是再让她这样下去,恐怕什么时候,就会把主意打到你的身上。”

  夏冰听到这个人这么说,深以为然的点点头,一定不能再让宋九月成长起来了,否则后果不堪设想。

  可是该找谁去办这个事呢……

  想到什么,嘴角勾了勾,熟练的用手指弹了弹烟灰,放在嘴里吸了一口后,吐出了一个烟圈儿,眼里妖娆,最后把烟头捻灭在了烟灰缸里。

  “孙渔,你还记得那次在片场,得罪宋九月的小明星么?好像是叫薛莎吧,她被人封杀,肯定怀了一腔的愤恨吧。”

  孙渔的瞳孔缩了缩,她怎么把这个忘了,当时宋九月可是直接让傅少封杀了对方啊,只要是个人,恐怕心里都会不甘心吧。

  “联系一下她。”

  “好的,冰姐,我马上就去做。”

  孙渔想到这个人要开始对付宋九月了,眼里藏着一丝笑意,在她看来,没有人能比冰姐更有手段了,宋九月在这个人的面前,不堪一击。

  ……

  薛莎从上一次被封杀后,就再也接不到一个剧本,甚至连女N号的角色都轮不到她来演。

  傅少想要封杀的人,在洛城这个地方,几乎是没有什么活路的。

  薛莎每天都活在仇恨中,当初她陪睡了一个又一个男人,才有机会演那个角色,可是宋九月的一句话,她的所有努力都变成了泡沫。

  怎么能不恨,在娱乐圈这样的地方,新人本来就不好混,很多人都会选择潜规则这条路,只要陪导演睡,或者是陪制片方睡,总会捞到那么一两个角色。

  她当时陪睡了太多人,甚至道具组里的人也有,这副身体,都不知道有多肮脏了。

  薛莎想到宋九月那副高高在上的表情,都会紧紧的抓住身下的床单,眼眶通红,像一个发怒的野兽。

  她只会演戏,现在没有戏可演了,也就断了经济来源,不得已,只好给有钱人当情妇,每个月拿着几万块的生活费,任由对方折腾。

  她现在的一切都是宋九月害的,早晚有一天,她会把这些都讨回来的。

  呵,宋九月当初不是那么得意么,现在还不是被傅少给甩了。

  早上起床的时候,她接到了孙渔的电话,对于夏冰,她是怕着的,那个女人太强势了。

  可是对方说会帮她对付宋九月,帮她报仇,忍不住心动了起来,去了约定的包厢见面。

  到了地方,她才发现那里只有夏冰一个人,对方戴着帽子,懒懒的靠在沙发上,KTV的包厢能够隔音,比起其他包厢的吵闹,这里很安静,安静的有些诡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