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二百九十五章 信口雌黄
  “办法我有,但是你一定不能让宋九月看出来,就和平常一样。”

  薛莎这么说着,暗地里勾了勾嘴角,现在的男人都这么好骗么,还真是傻,一点儿难度都没有。

  张浩点点头,完全相信了薛莎,在他看来,薛莎这样温柔的女人,是不可能说谎的。

  “我被封杀后,不愿意接受那些导演的潜规则,又加上毕业于电影学院,只会演戏,所以她做的事,算是把我往死路上逼,但我没想到能够遇见你,张浩,真的谢谢你。”

  薛莎抓住时机,又说了这么一段真心话,瞬间就把张浩感动了,马上把人搂在了怀里。

  “什么方法,你说吧。”

  薛莎的眼里闪过一丝笑意,拿出了一个小小的喷瓶,大概只有一根手指那么长,很袖珍。

  “你把这个水喷在傅少经常接触的东西上,你放心,我和傅少无冤无仇,不会害他的,我只是想要宋九月吃一点儿亏,她害我这么惨,我不可能原谅她。”

  张浩把那个小小的喷瓶拿了过来,捏在了手里,虽然不知道这个是什么,但是薛莎既然说了对老板没有害,他也就相信了。

  “只要让傅少经常吸这种气味儿就行了,你经常接触他的办公室,对你来说,不困难吧。”

  薛莎的声音里充满了诱惑,张浩点点头,看到对方又拿出了一块手帕。

  “再把这个放到宋九月的身上,傅少吸了那个东西,再闻到这个味道,脾气会变得暴躁,因为这两个东西是相克的,那时候,宋九月一定没有好日子过。”

  张浩的眼里亮了亮,将东西收好,放到了自己的裤兜里,对着薛莎承诺。

  “放心吧,你交给我的事,我一定好好完成。”

  薛莎的嘴角勾了勾,用双手圈住了张浩的脖子,语气有些娇嗔。

  “亲爱的,谢谢你。”

  这声亲爱的,彻底打消了张浩的最后一丝疑虑。

  ……

  宋九月一直觉得张浩很老实,又听别人说这个人已经在盛腾工作了快十年,几乎把所有的青春年华都奉献给了盛腾,所以对他,没有什么防备。

  这几天一直听着顶层的人讨论张浩,不知怎么的,觉得好笑,盛腾里的人就像家人一样。

  傅殃当初,扫到底是怎么招到这群活宝的。

  张浩正打算把今天的报表交给老板过目,看到位置上坐着的宋九月,眼里闪过一丝不喜,原以为这个人和其他女人不一样,没想到也仗着老板的喜欢在外面为非作歹,真是可气。

  “宋小姐,那个……我的侄女很喜欢你,她是你的粉丝,让我把这个送给你。”

  张浩掏出了那块小小的手帕,只有巴掌大,边缘是几朵梅花,特别的清雅好看,而且一看就是亲自动手绣的。

  宋九月有些受宠若惊,她有粉丝?她又不是什么明星,怎么可能有粉丝。

  “侄女儿说你能够降服老板,比明星还厉害,天天嚷嚷着让我拍你的照片,我被吵的烦了,答应她来转交这份礼物。”

  宋九月看到张浩说的这么真,脸上有些笑意,把手帕拿过来看了看,这姑娘真的很用心。

  “谢谢。”

  “不用。”

  张浩看她收下了,长长的松了一口气,额头上也溢出了汗水,他从来没有这么骗过人,虽然知道宋小姐的人品不好,但是骗人这种事,他还真是不拿手。

  宋九月以为这个人是怕自己不收,太紧张了,所以仰头笑了笑,将手帕放到了手边。

  张浩转身进了傅殃的办公室,眼里有些复杂,进去了才发现老板不在,似乎在休息室睡午觉,他也不好打扰。

  将东西放在一边后,拿出那个喷瓶,对着电脑桌前的小植物喷了喷,味道很淡,是一种冷香,闻着神清气爽。

  这应该对老板没什么危害吧,他这么想着,又多喷了一些,想着以后每三天就进来喷一下,不能让味道消失了。

  傅殃哪里知道自己的员工会被一个女人耍的团团转,毕竟他只教了他们怎样应付商场上的敌人,可从来没告诉他们,要怎样应付女人。

  他昨晚和沈白喝了点儿酒,今天有些头疼,所以午间的时候,去一旁的休息室睡了一觉。

  醒来后,开始坐皮椅上审批报表,不知道为什么,他的鼻间总能闻到一股若有似无的香味儿,眉头皱了皱,看向了手里的报表。

  发现是张浩交来的,嘴角抽了抽,听说那人谈恋爱了,难道谈恋爱的人都这么恐怖,连文件都要用香水处理过?

  有些失笑,但因为这味道并不难闻,也就随他去了。

  下班后,宋九月照例进了傅殃的办公室,看到对方还在忙,就在一旁静静的等着。

  “走,回家。”

  傅殃看到把脸皱成了苦瓜的人,起身走了过来,把人拥着下了楼。

  宋九月的脸马上变晴了,轻轻的在傅殃的脸上亲了一口,然后挽着他的胳膊,钻进了汽车。

  她的心情很好,也没有去关注其他,所以没有注意到傅殃的身体僵了一瞬。

  好奇的伸了颗脑袋出来,看到还愣在原地的人,有些疑惑的开了口。

  “傅殃,你怎么了?”

  傅殃皱眉,伸手揉了揉太阳穴,看来昨晚是真的喝多了,嘴角勾了勾,抬脚就上了车。

  “没怎么,回家吧,下次要是想回了,不用等我。”

  “不等你我总感觉怪怪的。”

  宋九月这么说到,被对方一把抱进了怀里,双手自然的勾住了他的脖子。

  “宋九月,这还没结婚呢,你就这么粘人,以后是不是要栓我身上去。”

  本来只是玩笑的话,没想到宋九月深以为然的点点头。

  “嗯,很有道理。”

  傅殃被对方气笑了,揉了揉她的脑袋,将人抱的紧了些。

  两人一路回了家,秋姨已经准备好了饭菜。

  宋九月在沙发上和小黑玩了一会儿击掌游戏,就被傅殃喊上了桌,拿过一旁的筷子,优雅的吃了起来。

  换做平时,吃完饭后,傅殃会拉着宋九月出去转一圈儿,或者是抱着她看电视什么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