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二百九十六章 别打我的主意
  但是今晚,他吃完饭就去了楼上的书房,宋九月也没有太在意,自顾自的在下面和小黑玩着。

  傅殃的心情很烦躁,没来由的烦躁,像是所有的负面情绪都被放大到了极致,眉头蹙了蹙,打开一旁的电脑开始开会。

  听着高层们冗长又无聊的报告,眼里闪过一丝暗沉,让他们准备了一整个下午,结果现在给他的还是这么乱的报表,嘴唇一抿,把所有人骂了个狗血淋头。

  高层们也看出来了,老板这是心情不好了,纷纷夹紧尾巴做人,屁都不敢放一个。

  傅殃有些焦躁的拿了一根烟出来,点燃后,夹在指间,越到后面觉得自己越听不下去,将电脑“嘭”的一关,屏幕差点儿被他砸碎。

  宋九月在楼下都能听到这个人的怒吼声,稍微愣了一下,她很少看到傅殃发这样大的火,特别是对高层,哪怕是发火,那也是冷静克制的,不会像今晚这样,彻底爆发出来。

  起身去厨房端了一杯牛奶,缓缓的上了二楼,推开书房门,看到那个人正靠在椅背上,有些烦闷的吸烟,连头发丝儿都散发着焦躁的气息。

  “傅殃?”

  宋九月走近,想把牛奶放在他的身边,可被他挥来的大手猛然打翻了杯子,牛奶全都洒在了她的手上,屋里顿时奶香四溢。

  傅殃吓了一大跳,连忙起身,将宋九月的手放在手心里端详着,发现手背都红了,眼里闪过一丝心疼,马上把人拉着下了楼。

  “下次别这样出现在后面。”

  宋九月虽然被烫的手发红,但更多的还是疑惑,什么叫下次不要出现在后面,他们以前不都是这样的吗,今晚到底是怎么了。

  “你今晚心情很不好么?”

  宋九月问出了声,被傅殃按在了沙发上。

  傅殃转身去冰箱里拿了冰袋出来,给她的手敷着。

  “嗯,很不好,宋九月,手上疼不疼?”

  傅殃现在的关注点在宋九月的手上,拿着冰袋仔细的敷着,发现那红消退了一些,好歹是松了一口气。

  宋九月没有再说话,等到傅殃把冰袋收拾进冰箱了,她的眼里才深了深。

  傅殃是个很克制的人,哪怕再生气,也不会对高层那样发火的,今晚有些不对劲儿,她希望是自己想多了。

  “你先去睡吧,我把书房里的东西整理了再来。”

  傅殃说着,自己先上了楼,直接去了书房,留下宋九月一个人在客厅的沙发上坐着。

  宋九月沉思了一会儿,才去了卧室,洗好澡后,傅殃才慢吞吞的过来,沉默的拿过一旁的睡衣进了浴室。

  等他出来的时候,宋九月已经躺在了床上。

  傅殃胡乱的用帕子擦了擦头发,自己也躺了上去,不过没有像往常那样,把对方搂进怀里。

  今天不知道怎么了,他很想对这个人发火,可是仔细想想,宋九月并没有做错什么啊。

  他翻来覆去的睡不着,最后起身,拿出烟盒去了阳台,看到洛城的夜景,缓缓的点了烟。

  他的烟瘾并不重,今晚却抽了很多了,将手肘撑在阳台上,缓缓的把外面看着,想着自己今晚到底是怎么了,难道两个人相处久了,开始厌烦了么?

  不可能啊……

  他摸了摸自己的心脏,那个地方告诉他,他是爱着宋九月的,一定不会厌烦她,可是今晚,他就是想要对她发火,不受控制。

  烦躁的又吸了一口烟,将烟头捻灭在了烟灰缸里,白皙的指尖看起来有两分圣洁,吐出最后一口烟雾后,他知道自己不能再在这里待下去了,指不定会对宋九月做什么事。

  所以转身进屋后,他换了衣服,拿过一旁的外套出了门。

  直到外面有汽车启动的声音传来,宋九月才睁开眼睛,看着昏暗的房间,眼里深深浅浅了起来。

  起身去了阳台,看到傅殃的车缓缓的消失在了视线里。

  她很想打个电话,问他这么晚了出去干什么,但是傅殃今晚给她的感觉很不对劲儿,她决定明天再找这个人好好谈谈,叹了口气,转身进了房间。

  傅殃把车开离别墅后,心情稍微好了一些,没有那么压抑了,打了一下方向盘,将汽车开去了沈白那里。

  幸好沈白还没有睡,不然会被那轰天动地的敲门声砸醒,嘴角抽了抽,打开门就看到傅殃正站在外面。

  眉毛一挑,稀客啊,这人大晚上的,竟然会来他这里。

  傅殃什么都不说,进屋后,直接在沙发上坐了下来,眉头一直蹙了的紧紧的。

  “我说傅殃,这恐怕是你第一次晚上来我这儿吧,说吧,是不是有事儿需要我出马了?”

  傅殃觉得自己的整颗心都被火烧着,要是不发火的话,心里会不痛快,可是看着面前的沈白,他直接靠在了椅背上,有些冷淡的看着天花板。

  沈白更好奇了啊,一个大老爷们,大晚上的闯进另一个大老爷们的家,不知道的,还以为两个人之间有什么呢,他可没有那种癖好。

  傅殃那样靠了一会儿,总觉得自己的精神似乎在与某种东西做着斗争,特别的累,所以这么一安静下来,他直接靠在沙发上睡着了。

  “艹!”

  沈白有些恼怒的把这个人盯着,这算个什么事啊,难道大半夜的跑到他的地方,只是为了睡个觉么。

  烦躁的搓了搓头发,想到什么,脸上突然意味深长了起来,这个人该不会是被宋九月赶出来了吧。

  想到这里,脸上有些幸灾乐祸,见他可怜,起身拿过一旁的毯子把人盖上。

  只是刚刚弯身把毯子盖在傅殃的身上,对方就醒了,深邃的眼睛就那样把他望着,四目相对,气氛莫名的有些诡异。

  沈白的嘴角抽了抽,刚想解释,就被傅殃一把推开了,满脸的嫌弃。

  “别打我主意!”

  沈白伸出指尖揉了揉太阳穴,冤枉死了,虽然他给傅殃盖毯子的时候,嘴角是勾着的,但那也只是想到这个人被赶出来,幸灾乐祸而已,绝对没有其他的意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