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三百零一章 别气了,我爱你
  沈白脸红脖子粗的吼完这句,被人扶着就回家了,所以傅殃现在,肯定看不到他的影子。

  酒的后劲儿太大,沈白那个不怕死的竟然全要了精馏,要不是两个人平时酒量好,恐怕现在已经在医院了。

  傅殃出门的时候,差点儿一头栽倒在地上,男服务员见到这个场景,吓得心肝一抖,这个人要是磕了碰了,恐怕大家都得遭殃,连忙上去扶人。

  傅殃没有感觉到属于女人的香味儿,也就没有拒绝,毕竟现在,他确实走路都有些吃力。

  男服务员把人扶着出了酒吧,正好看到迎面走来的男人,觉得有几分熟悉,但也想不起对方的身份了。

  陈亦白的脑门上还绑着绷带,刚刚被司马玥取笑了一番,反正房间里是无论如何都待不下去了,还不如出来喝闷酒。

  他发誓,下回他要是碰上傅殃,一定要让对方叫爷爷,真是可气,竟然伤了他的这张脸。

  然而有些缘分就是这么神奇,抬头就看到傅殃正被人搀扶着走出来,简直是天助他也。

  傅殃也看到陈亦白了,不过喝的有些懵,不记得这个人是谁,只隐隐的有印象,毫不犹豫的把对方归结到了坏人的圈子里。

  “是你?”

  傅殃的声音有些冷嘲,虽然不知道这个人是谁,但气势还是要拿出来的。

  陈亦白也愣了,这个人都喝的这么懵逼了,竟然还记得他是谁,不愧是傅殃啊。

  旁边的男服务员眼睛一亮,这个人认识傅少,真是南无阿弥陀佛,将傅殃的胳膊搭上了陈亦白的肩膀,不等对方反应,就脚底抹油,溜了溜了~

  “喂喂,艹!”

  陈亦白有些嫌弃的推了推,傅殃直接坐在了地上。

  “傅殃啊傅殃啊,没想到你会落在我的手里吧,我可告诉你了,我看你不顺眼很久了,要不是看在九月的面子上,哼。”

  陈亦白冷哼了一声,缓缓的蹲了下去,想着要是下手重了,九月一定不会饶过自己的,眉头皱了皱,该怎么惩罚这个人呢。

  “陈亦白,你活腻歪了?”

  突然阴森的一句话,让陈亦白吓了一大跳,跳开了很远,有些惊悚的把傅殃看着,不是吧,这样都还认识他?

  但是仔细看了看,傅殃还是醉着的,难道刚刚只是醉话,原来这个人喝醉了都想弄死自己。

  陈亦白牙齿咬了咬,脱下鞋子,在傅殃的脸上印了一个鞋印,因为害怕九月责怪他,没有用力把傅殃那张脸拍扁,但第二天脸上肯定是有红印的。

  做完这一切,他得意极了,想想洛城有谁敢在傅殃的脸上留下鞋印,也就他一个,牛逼不,牛逼死了。

  傅殃脸上吃痛,意识到有人打自己的脸了,眼里闪过一丝危险,起身拿出枪,抵在了那个人的后脑勺,嘴唇凉薄。

  “你今晚死了。”

  淡淡的一句话,再加上指在后脑勺的东西,陈亦白吓了一大跳,谁他妈来喝酒还带枪的,这个傅殃简直是变态。

  好嘛,现在不是他让傅殃叫爷爷,,而是他想叫傅殃爷爷。

  “爷爷,咱们有话好商量……”

  “你打我脸了。”

  “我不是故意的,刚刚手滑……”

  “你打我脸了。”

  ……

  傅殃现在吐字很清晰,陈亦白怀疑自己随时都会被抵在后脑勺上的东西射穿脑袋,也不敢回头,眼泪汪汪的拿出手机给宋九月打了电话。

  宋九月吓了一跳,匆匆赶过来,看到眼前的一幕,心里抖了抖。

  “傅殃,把枪放下。”

  傅殃听到宋九月的声音,枪从手里滑落,“啪嗒”一下掉在地上。

  陈亦白顿时觉得自己得救了,想抱着宋九月大哭一场,却被傅殃一把推开。

  宋九月看到傅殃脸上的脚印,嘴角抽了抽,看了陈亦白一眼,发现对方也有些心虚。

  “你就是活该!”

  陈亦白嘴角撇了撇,他就是想报仇而已。

  “亦白哥,他喝醉了,我把他送回去。”

  陈亦白“嗯”了一声,刚刚真是把他吓坏了,还以为自己真的要翘辫子了,还好傅殃虽然醉了,还是挺听宋九月的话的。

  宋九月把傅殃扶着,发现对方的眼睛一直幽幽的看着她,眉头蹙了蹙,将人扶上了副驾驶位,没有忘了捡回那把枪,然后关车门,开车。

  傅殃静静的坐在位置上,没有说话,直到汽车停了,才倾身在宋九月的侧脸上亲了一口。

  宋九月的脸红了红,打开车门,把人扶了下去。

  刚刚还暴躁着的傅殃,这个时候安静的跟只兔子一样,不过就算是兔子,也是会吃人的那种。

  秋姨拿来解酒药,宋九月接过后,给傅殃喂了下去,真没想到他今晚会去喝酒。

  喂完药,将人扶去了楼上,把他的衣服脱下,然后端来水,给对方一点一点的擦拭着身体。

  房间里不一会儿就是满屋子的酒味儿,宋九月起身把窗户打开,真是要被这个男人气死了,今晚亦白哥不打电话来,指不定两个人会怎么样。

  傅殃就在床上静静的躺着,喝醉了哪里知道焦躁不焦躁的,看到床前站着的身影,把人拉了下来。

  “傅殃……”

  宋九月推了推,难为这个人都醉成这样了,还知道耍流氓。

  “宋九月,你是不是生气了?”

  傅殃蹙着眉头问了这么一句,将头埋在了她的脖子间。

  宋九月伸出手,拍着他的背,像安慰一个孩子一样。

  “没有。”

  傅殃松了口气,没有就好,将手一伸,撩进了对方的睡裙。

  宋九月嘴角抽了抽,把人推在了旁边,有些气闷的转身,背对着他。

  “你还说没生气?”

  傅殃又拥了上来,紧紧的把人搂着,只觉得一颗心脏跳动的厉害,心里好像有什么东西,“嘭”的一下开花了。

  宋九月是有些气闷的,傅殃站在那么高的位置,眼红的人一定很多,今晚要是遇到了他的对手,不敢想象会发生什么。

  一想到可能会失去这个人,心里就如针扎似的,密密麻麻的疼。

  “别气了,我爱你。”

  闷闷的男声传来,如一句魔咒一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