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三百零二章 办公室里的争吵
  宋九月知道,这辈子,自己都逃不开了,彻底的陷入了这个男人编织的情网。

  眼神看了一会儿天花板,转身窝进了傅殃的怀里,嘴角勾了勾,睡了过去。

  第二天,傅殃比宋九月醒的早,那股烦躁又如影随形的跟着他,起床洗漱完毕后,他在宋九月的额头上留了一个吻,然后转身下了楼,至于昨晚上发生了什么,压根儿忘记了。

  墨一看到自家老板脸上的红印,嘴角抽了抽,这是谁干的,不知道还健不健在。

  傅殃连早饭都没有吃,直接去了公司,而高层们看到他脸上的红痕,都惊呆了,是哪个不要命的家伙敢在老板高贵的脸上留下鞋印啊,真是不要命了。

  不过想想,难道是宋小姐?

  大家开始八卦了起来,眼神一直在傅殃的身上打转。

  傅殃的眉头皱了皱,进了办公室,坐在位置上后,才疑惑的问出声。

  “墨一,他们最近是怎么了?怎么都盯着我看。”

  墨一的嘴角抽了抽,难道老板洗脸的时候都不看镜子的么?叹了口气。

  “老板,你的脸上有东西。”

  傅殃眉头狠狠的一蹙,马上去了卫生间,墨一只听到里面镜子碎裂的声音,心里抖了抖。

  “这是谁干的?!!”

  咬牙切齿的声音传来,每一个字都是从牙缝里磨出来的。

  墨一摇摇头,昨晚他去联系喻初原了,并不在别墅,所以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不过那小子很快就能赶到了。

  傅殃本来就焦躁,被人捉弄了这么一回,现在眼里都能喷火,真是要被气死了,关键他还什么都想不起了。

  只记得昨天和沈白去了酒吧,再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,难道他堂堂傅少,被人打脸了么?下手的人真是该死,千万别让他发现了!!

  傅殃这么想着,脑海里飞快的闪过一丝什么,但是太快,根本来不及抓住,只能让墨一去买了药,还好,红印不是很深,稍微一用药,就去掉了。

  傅殃的牙齿咬了咬,现在整个人都如一颗炸弹似的,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爆炸,所以墨一很理智的躲远了一些。

  宋九月来上班的时候,听到大家都在议论傅殃脸上有个鞋印的事情,嘴角抽了抽,还真是好事不出门,坏事传千里。

  理智的坐下,现在傅殃看到她会烦躁,她不想凑上去给人添堵。

  没过多久,夏冰就来了,红色网纱长裙,配上白白的皮肤还有复古的妆容,怎么看怎么女王范儿,宋九月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能把红色穿的这么漂亮。

  她一路进了傅殃的办公室,没有敲门,直接大剌剌的推开。

  宋九月看着那人的背影,眼里闪过一丝什么,说实话就是,她对这两个人单独相处很不放心,要杜绝一切傅殃被抢走的可能。

  而办公室里,傅殃看到进来的人,眉头蹙了蹙,最近没有工作上的事需要两个人单独见面,从上次这个人发过疯后,为了避嫌,他就已经不会跟这个来往了。

  “傅殃,最近的戏都拍完了,下一部我打算接个仙侠的剧本,你觉得怎么样?”

  夏冰的脸上很自信,甚至时刻都是自信的,特别在知道薛莎成功后,一颗心已经有些激动了。

  傅殃他,现在一定很烦宋九月吧,嘴角勾了勾。

  “这些事情,你和助理私下里商量就是了,不用跟我报备。”

  傅殃的头也没抬,额头的青筋一直跳动着,那股烦躁如同影子一般,一直跟在他的身边,让他想发脾气,特别是对宋九月,只要和她在一起,烦闷就会控制他的理智。

  夏冰走近了几步,眼里闪过一丝暗沉。

  傅殃的鼻间传来一股淡淡的香味,抬头的时候,眼前的夏冰变成了宋九月,很奇怪,他现在好像并不排斥她了,嘴角勾了勾,露出一丝温柔的笑意。

  只是刚想把手张开,想要抱这个人,就听到门口传来响亮的踢门声,是的,对方是用提踢的。

  办公室的门一下子就被踢开了,宋九月看到傅殃对夏冰的笑,瞳孔一缩,呵,这两个人,有猫腻。

  傅殃愣了愣,再看面前的人,发现依旧是夏冰,看来最近他是被烦躁折磨昏头了,差点儿就想抱这个人。

  “宋九月,怎么了?”

  宋九月不说话,缓缓的走到了旁边的沙发上坐着,反正有她在,这两个人之间休想有一点儿暧昧的气息,一切的暧昧她都会掐死在摇篮里。

  “傅殃,你们两个眉来眼去的,真是让我痛心,我要不进来,你们是不是就抱在一起了?”

  傅殃很想解释,可是一切的解释到了嘴边,都被他吞了下去。

  宋九月说的是真的,假如她不进来,自己真的已经把夏冰抱在怀里了,心里有些膈应,刚刚那一瞬间,他恍惚的把夏冰看成了宋九月。

  夏冰的眼里闪过一丝笑意,这两个人要出现误会了。

  “傅殃,我已经说完了,这几年仙侠是热门,我就自己去挑剧本了。”

  傅殃点点头,然而一双眼睛直直的把宋九月看着,就怕这个人误会,所以最好不要和其他女人有眼神方面的接触。

  宋九月心里气的不行,一想到这两个人背着自己,都快抱一块去了,整个人都要炸了般,不爆出来,心里还真是不痛快。

  “啪!!”

  傅殃桌上的文件被她推在了地上,洒的满地都是。

  傅殃的眉头皱了皱,宋九月今天是怎么了,为什么要发这么大的火,心里的愤怒如一头野兽一般,开始冲击着他的理智,眼眶猩红,缓缓的抬头看着这个人。

  “宋九月,你不要太无理取闹了!!”

  宋九月一怔,竟然说她无理取闹,背着她和别的女人眉来眼去,有什么资格说她无理取闹。

  夏冰看到这个样子,眼里闪过一丝得逞,她要的就是这两个人相互误会,越误会越好。

  “我看我还是先离开吧。”

  说了这么一句,她就转身走了,不过嘴角一直勾着,希望这两个人闹得越大越好。

  她一走,宋九月的眉毛就挑了挑,看到傅殃脸上的憋屈,嘴角一弯,开始蹲身捡地上的文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