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三百零三章 查出嫌疑人
  “老公,别生气了,我就是想试试夏冰。”

  宋九月边捡文件边说道,眼里有些暗沉,傅殃不会背着她去抱别的女人。

  所以刚刚推门那一刻,她看到傅殃放在半空的手,心里就已经有些疑惑了,干脆演了这么一出。

  傅殃伸出指尖揉了揉太阳穴,只觉得那里跳动的厉害。

  “我知道你故意的,宋九月,你知不知道那样很危险,要是我控制不住脾气,伤害了你……”

  傅殃这个时候还是有些理智的,虽然不知道这个人为什么要演那么一出戏,但是她既然愿意演,他就配合就好了。

  “这次的事情我觉得很奇怪,每一个人都有嫌疑,特别是在这个时期,亲自找上门的夏冰。”

  宋九月的眼里闪过一丝凝重,在傅殃蹙着的眉心亲了一下,脸上有些笑意。

  “喻初原马上就到了,你再坚持一下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傅殃闷闷的答道,有些委屈的将头靠近了宋九月的脖子里,叹了口气。

  宋九月被那股热气弄得痒痒的,她还得调查那些高层,看看哪一个与薛莎有关,嘴角勾了勾,这一次,她要把牵连进这件事的人都挖出来。

  两个人腻歪了一会儿,她才起身走出去,不出十分钟,所有的高层都带着文件夹来了,看样子要去开会。

  宋九月看着这些人,薛莎迷惑的男人就在这里面,只是还不知道是谁罢了。

  等这群人走出去一点儿距离了,她才嘴角勾了勾,大喊了一声。

  “薛莎!!!”

  所有人中,只有张浩回头,有些疑惑的看向宋九月。

  宋九月的心里“咯噔”,难怪了,张浩最近不是恋爱了么,眼里深了深。

  每个人都有这样的条件反射,被叫到自己的名字,或者是与自己亲近的人的名字,都会有反应。

  刚刚她叫了一声“薛莎”,这对其他高层来说,只是个完全陌生的名字,根本不关心,也就只有张浩回头,说明薛莎这个名字,和他是很亲密的关系,心里一下子就坦然了。

  听说这个张浩老实的要命,这次恐怕是被人当枪使了吧,真是可怜,到现在还活在一个美丽的谎言中。

  刚好这个时候,墨一从她的旁边经过,看样子也是要去开会的。

  宋九月拉住了人,眼里有些璀璨。

  “墨一,能麻烦你一件事么?去帮我查查薛莎的过去,只要最近半年的就行。”

  薛莎?

  墨一的眉头皱了皱,这个名字太大众化了,洛城恐怕不止一个人叫这个名吧。

  “是个小演员,前不久被封杀了,你一查就知道。”

  墨一这才点点头,宋小姐说的话一定要听,毕竟连老板都要听她的话。

  高层们还在里面开会,发现今天的墨助理缺席了,眼里都闪过一丝惊讶,老板最不喜欢的就是缺席会议的人,或者是迟到早退的人。

  这个墨助理,明知道老板心情不好还敢缺席,怕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吧。

  傅殃并没有管这个,半个小时后,墨一才拖拖拉拉的推门进来,奇怪的是,老板什么都没说。

  会议结束,傅殃伸出指尖揉了揉额头,最近的神经绷的太紧,看来这件事一完,需要好好的休息几天了。

  “她让你去干什么?”

  “查一个女人。”

  傅殃点点头,正打算再说点儿什么,办公室的门被人推开,喻初原风风火火的出现了。

  “老板,你找我?”

  墨一看到这个人回来,总算是松了口气,看来马上就要结束夹着尾巴做人的日子了,真好。

  “初原,我最近很烦躁,你给我检查一下,看看我的身体里有没有什么东西。”

  之所以要等喻初原回来,不仅是因为这个的医术,另一个方面,傅殃不觉得自己的身体被注射过什么,毕竟能靠近他的,也就一个宋九月。

  既然不是注射进他的身体里,那一定是通过其他方法进入了。除了注射,通过其他方法进入身体的东西,想要检查是非常困难的,一般的医院根本做不到。

  但是这一点上,他相信喻初原。

  喻初原听到正事,眉头皱了皱,在办公室里翻出了医药箱,拿出注射器,从傅殃的身体里抽了一些血,嘴唇抿了抿。

  “老板,我现在回去化验看看,假如那些机器化验不了里面的成分,我只能试试我自己的化学方法了。”

  “需要多久?”

  “半个小时。”

  傅殃点点头,看到喻初原走了,缓缓的松了一口气,现在他只需要等待就是。

  半个小时后,喻初原准时回来了,一同进来的,还有宋九月,不过喻初原的脸上有些沉重,甚至是隐忍着风暴。

  “老板,你最近有没有接触过什么香香的东西,或者是吸入。”

  傅殃的眉头皱了皱,要说最近的话,接触的就太多了。

  “我化验了一下成分,你的身体里有焦盐这种成分,这是一种新型毒品,相当于一种中枢神经兴奋剂,会提高大脑中的巴胺和去甲状腺素水平。

  人要是吸食了,会处于偏执的愤怒状态,不过还好的是,分量并不重,所以它只会影响你的情绪。如果一旦吸食过多,它兴奋功能是可卡因的十三倍,但是兴奋过后,造成的就是毁灭性的打击,海洛因这样的毒品摧毁的是内脏,但是焦盐,直接摧毁的是大脑。”

  喻初原说完这些话,傅殃的眼里就深邃了起来。

  宋九月低头思考着什么,突然想到了张浩,视线缓缓的看向了傅殃。

  “傅殃,张浩最近给你的东西,有香味儿么?”

  傅殃的瞳孔一缩,这个人怎么知道的,将文件拿出来,递给了喻初原。

  喻初原拿过一闻,嘴角有些残忍的勾了起来,最后走到了傅殃的位置上,发现盆栽里也有轻微的量,这下更加确定了。

  “老板,就是这个了,看来你有必要找你的员工好好谈谈了。”

  喻初原将盆栽扔进了垃圾桶里,眼里有些深,敢在盛腾下手,对方还真是不想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