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三百零五章 我建议你去死
  办公室里有着诡异的安静,大家都把宋九月看着,周围的东西仿佛都黯然失色了般,只有她的身影如一道刺眼的白光,亮的有些炫目。

  “老板,我刚刚还忘了说,焦盐这种东西,如果和另外一种药物混在一起,会让人更加烦躁,控制不住脾气。”

  喻初原看着这样的宋九月,缓缓开口,然而还来不及说接下来的话,眼前就出现了一块手帕。

  “是这个么?”

  宋九月的眉毛挑了挑,这是张浩送给她的,现在看来,人家当时就已经给她下好套了,还真是用心良苦。

  喻初原拿过闻了闻,点点头,这两种药物相克,会让人理智崩溃。

  傅殃这才知道,为什么这几天一靠近宋九月就心情烦躁了,伸手揉了揉太阳穴,等这件事过去,真该好好休息一下了。

  半小时后,薛莎被带来了,从那群人闯进房间,她就知道,这次的事情暴露了,可是那又怎么样,她现在什么都没有,什么都不在乎,根本不害怕。

  虽然这么想,但被扔进办公室的时候,她还是吓出了一声冷汗,特别是对上那个男人的眼睛,好像自己所有的不堪,都被他洞穿了一般。

  “薛莎,好久不见,上次你那么肯定我会被傅殃抛弃,原来是有这么一手,还真是厉害。”

  薛莎的脸色白了白,在那个男人的注视下,只觉得血液都已经冻结了,连说话都有些费力。

  张浩看到薛莎,似乎有了底气一般,现在人证就在面前,只要这个人指证宋九月,老板就不会再被宋九月迷惑。

  “莎莎,你快告诉老板,当初宋九月是怎么欺辱你的,还有封杀你的事情,通通都讲出来,我们今天就要揭穿她的真面目。”

  宋九月看着说这话的张浩,眼里有些讽刺,今天算是见识了这个人丑陋的一面,明明心里已经明白自己为了一个女人出卖傅殃,可嘴上却是打死都不承认,甚至为了减轻愧疚,想把所有的起因都推到她宋九月的身上。

  呵,难道她看着就这么好欺负,嘴角勾了勾,视线看向了薛莎。

  “我也想听听,当初到底是怎么欺负你的。”

  面对这样的逼问,薛莎一个字都说不出来,拳头紧了紧,不管今天自己说什么,输了就是输了,她不会有什么好下场,咬咬牙,搏最后一把。

  “怎么欺负我的?难道你自己不清楚么。宋九月,因为傅少的身份,你在外面趾高气扬,得罪你的人都没有好结果,呵,你以为自己很厉害了是么?他们怕的只是傅少而已,而不是你这个有娘生没娘养的可怜虫,你恶毒,心机深,白莲花,不过他们都没有看透你而已。”

  宋九月挑挑眉,这个人是在教诲她,给她讲大道理么?有些好笑的冷嘲了一下。

  “你也就垂死挣扎这一下了,我不会跟你吵,也懒得发火,我这个人善良又可爱,你如果非要跟我讲什么大道理,我建议你去死!”

  最后一句话吐出来,整个办公室的气温下降了几度,而薛莎的脑袋上,已经抵了一把枪。

  “我自问没有做过什么亏心事,当初你为什么会被封杀,自己心里应该清楚,我宋九月虽然不是什么好人,但别人不来主动招惹我,我一般是懒得对付的。薛莎,到这个地步了,还想着破坏我和傅殃之间的关系,你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。”

  宋九月看透了薛莎的心思,这个人知道自己今天赢不了了,故意说那些话,让她和傅殃之间产生嫌隙,她可没有那么傻。

  薛莎的额头上缓缓的流出汗水,看到宋九月眼里的狠厉,突然觉得自己错了,当初就不该来招惹这个人的,傅少不好对付,这个人也一样。

  她的嘴唇里很干,好像身体里所有的水分都被节节攀升的温度蒸干了,现在整个人如同一具干尸一般,嗓子沙哑的厉害。

  “宋九月,你还是太天真了,你以为傅少会和你结婚么?别傻了,傅家是什么家庭,怎么会娶你这样的一个女人,况且傅老爷子还在,要是真的看得上你,就不会给傅少相亲了,等你哪天被玩腻了,会比我还可怜,等着瞧吧。”

  薛莎的脸上有着一丝疯狂,只要能够破坏这两个人之间的关系,她死就死吧。

  “你很有勇气,既然你自己不想活,别人也救不了你。”

  宋九月的眼里暗沉,将枪指向了她的肩膀,缓缓的开了一枪,手腕,脚踝处,通通没有放过。

  “打杀你脏了我的手,以后你还是当个废人吧。”

  枪声响起的时候,张浩就已经呆了,吓得一句话都不敢说,直到薛莎鲜血淋漓的躺在地上,他的眼睛才缓缓的看向了宋九月,嘴唇颤抖的说不出一句话。

  宋九月的眼尾弯了弯,将枪收进了自己的小包里。

  “刚刚我就在欺负她,你怎么不开口,不是要为她讨回公道么。张浩,你也就是个窝囊废,不过披了一层精英的外皮罢了。”

  宋九月的声音轻飘飘的,不带任何的情感。

  一旁的薛莎早已经晕了过去,而张浩吓得腿发软,嘴唇哆嗦着,这个女人太可怕了,她根本不是人,当着老板的面,竟然下得去手。

  难道老板能够容忍这个女人的恶毒么?

  这么想着,他的视线看向了傅殃,发现对方正满脸宠溺的把宋九月看着,脸上更是惨白,心里的防线土崩瓦解,狼狈的瘫在了地板上。

  “墨一,让人把他们拖出去吧,要是这个样子的薛莎他张浩还喜欢的话,我倒是要敬佩他两分了。”

  墨一嘴角抽了抽,点点头,不一会儿,黑衣保镖就上来把人拉出去了。

  宋九月顿时觉得空气清新了一些,想到自己放了那么久的手帕,心里就膈应的慌。

  喻初原的嘴巴早已经张的大大的,这是宋九月?刚刚那么狠厉的身手……

  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,把他家老板看着,到底是怎么教出来的啊,太变态一些了吧,这才多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