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三百零六章 我对你不是玩玩
  傅殃的脸上颇有一种吾家有女初长成的骄傲,将宋九月一把揽了过来,尽管刚刚没有发言,但他想说的,宋九月都已经说完了。

  嗯,做的非常好。

  宋九月闻了闻自己的身上,手帕上的气味儿很淡,但是那种东西,本来就没有多大的味道,悄无声息的进入鼻腔,那才是最恐怖的。

  “傅殃,你别工作了,回去好好休息一下。”

  宋九月有些担忧的看着傅殃,闻了这么久,但凡是毒品,对身体肯定是有害的。

  “好,你说了算。”

  傅殃的嘴角一直勾着,越看宋九月越是顺眼,幸亏当初把这个人拐上了床啊,这要是真被傅宸染指了,还不得亏死他。

  两人消失了后,办公室里的喻初原才回过神来,眉头一直蹙的紧紧的,怎么感觉宋九月和老板越来越像了呢,难道是两人相处久了的缘故么。

  可是她身上的气势确实是变强了,这一点是不可否认的,跟在老板的身边,那个人还真是成长了啊。

  宋九月和傅殃已经上了车,到了家后,她直接去了卧室,把身上的衣服换了下来,然后一把扔进了垃圾桶里,都不带一丝犹豫的,又督促傅殃洗了澡。

  直到两个人的身上都没有那种香味儿,才松了一口气,一切算是正常了。

  只不过傅殃吸多了焦盐,到现在还是焦躁着,只是不再排斥宋九月了。

  “你好好睡一觉吧。”

  宋九月看到他一直伸手揉太阳穴,缓缓的坐了过去,将他的手取开,然后自己的手放了上去。

  傅殃感觉太阳穴注入了一股清凉,好受多了,有些感叹的把宋九月抱着,蹭了蹭。

  宋九月一直帮他揉着,想到这次的事情就心有余悸,敌人的方法层出不穷,有时还真是疲于应付,看来她得时刻提高警惕了。

  “宋九月。”

  “嗯?”

  宋九月听到这个人闷闷的声音,心里软了一下,也放缓了语气,想知道他要说什么。

  “那个女人刚刚在骗你,我对你永远都不会玩腻的。”

  原来他在意这个,其实她刚刚根本懒得听薛莎挑拨离间的话,傅殃是不是在玩她,难道她自己还不清楚么?

  一个人的眼神是骗不了人的,她从来不需要从别人的嘴中了解这个人对她的感情,那样对傅殃,未免太不公平。

  “傅殃,我知道。”

  傅殃的心里一软,把人抱得更紧。

  “嗯,你知道就好。”

  宋九月失笑,怎么感觉这个人的声音委委屈屈的呢,有些奇怪的抬起了他的头,这才发现傅殃的唇瓣干裂,眼神迷离。

  “傅殃!”

  宋九月慌了起来,这个人发烧了,她刚刚就该查查焦盐的副作用的,以为一切都已经结束了,就放松了警惕。

  “别担心,只是发烧,我没事,给我两颗退烧药。”

  宋九月点点头,马上翻出了药片,端了水过来,看到傅殃吃了下去,才把人拉起来。

  “你现在需要休息,最近被那药折磨的神经紧张,一旦放松下来,就容易生病。”

  傅殃没有说话,被她一路拉着进了卧室,宋九月转身为他脱了外套,把人推了上去。

  “睡到晚上再起来。”

  有些命令的口吻,傅殃却是失笑,不过是发烧,没什么事的,但是看到她这么紧张,也不好说什么,心里泛起了粉红泡泡。

  宋九月,其实是喜欢他的吧……

  “和我一起睡,不然我睡不着。”

  傅殃长手一捞,把宋九月拉到了自己旁边,禁锢住她的身体,不允许她离开。

  宋九月没有办法,也闭上了眼睛,听到旁边不一会儿就传来了清浅的呼吸声,知道这个人是累了,叹了口气,缓缓的窝进了他的怀里。

  好像只要和这个人在一起,她就能身披铠甲,战胜一切困难,百折不挠,百炼成钢。

  可是对于有了宋九月的傅殃来说,却恰似将军卸甲,宝刀归鞘,所有的温柔和宠溺,都给了她一个人。

  这两个人,无疑是最配的存在,只是如今,还没有人发现罢了。

  ……

  两人一觉睡到了晚上,傅殃的烧退了,宋九月总算是松了口气,拉着人下楼去吃东西。

  秋姨已经把饭菜都准备好了,看到下来的两人,脸上有些欣慰。

  “傅先生,宋小姐,今晚特意准备了清淡的东西,快来坐下吧。”

  宋九月的眼里闪过一丝笑意,傅殃现在,确实应该吃清淡的东西。

  “秋姨,谢谢。”

  秋姨的脸上带笑,看到这两人好好的,心情就很好,马上招呼了人过来。

  傅殃的精神状态好了很多,将小黑的东西准备好后,自己才坐到了位置上,开始动筷子。

  “多吃点多吃点儿。”

  宋九月恨不得这一顿饭就能把傅殃流失的精神补回来,所以拼命的往他的碗里夹菜。

  傅殃的碗里已经堆的很高了,甚至不知道该从什么地方下筷子。

  宋九月又夹了菜上去,发现已经没地方堆了,眉头蹙了蹙,把一旁的汤勺拿了过来,在对方的碗里使劲儿按了按,碗里又空出来一片空间,于是她继续乐呵呵的夹菜。

  傅殃的嘴角抽了抽,这女人简直有毒,叹了口气。

  “你要不要再上来踩一踩,那样空间更多。”

  宋九月一愣,这才发现桌上的菜几乎都进了傅殃的碗里,眉头蹙了蹙,她什么时候夹这么多菜给他了。

  “傅殃,我也是为了你好,你的身体要是出了什么事儿,早早的就翘辫子了,那我该怎么办?”

  傅殃无奈,缓缓的动了筷子,只不过没有吃太多,敷衍的吃了几口,就吃不下去了。

  秋姨马上上来收拾碗筷,傅殃把宋九月抱进怀里,放在自己的腿上。

  “别总是翘辫子翘辫子,我还能活很久,至少在未来的八十年,我都会陪着你。”

  宋九月心里一动,缓缓的靠进了他的怀里,眼里闪过一丝柔意,未来八十年,多浪漫的话啊。

  小黑在一旁打了个滚,哎,当初它也是这么骗那只母豹的,可惜人家不愿意为它生小豹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