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三百零七章 小红是谁?
  接下来的几天,傅殃就在别墅里养身体,不过他有一个问题想不明白,上一次脸上的鞋印,到底是谁印上去的?

  不可能是宋九月,因为宋九月不会对他那么粗鲁,那到底是哪个该死的家伙呢。

  想到这点,眼里闪过一丝危险,不能让那个人在打了他的脸后,还能安然无恙的活在洛城,嘴角勾了勾。

  另一边,还在电脑面前奋斗的陈亦白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,总感觉最近有什么事儿发生,可是想想,他怕谁啊,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。

  傅殃让人去查监控,而自己则拿了一本杂志,在沙发上看了起来,正好这个时候,宋九月下楼了。

  宋九月想到自己买了表,还没有送出去呢,嘴角弯了弯,打开盒子后,将东西取出来,直接戴在了傅殃的手腕上。

  傅殃一愣,察觉到冰冰凉凉的东西才低头看了看,发现这块表时,眼里闪过一丝笑意。

  “给我的?”

  宋九月点点头,傅殃将人一把拉了下来,一个热吻就吻了上去,直到吻的对方气喘吁吁了,才放开了人。

  “很乖。”

  宋九月挑挑眉,把她当小女孩了么?

  “宋九月,上一次我脸上的鞋印是谁做的,你说出来,我保证不打死他。”

  宋九月一个激灵,想着这人居然开始思考那件事情了,还以为过了这么几天,他已经忘记了才对,没想到记得倒挺清楚。

  “你喝醉酒了,然后自己抬腿踢了自己一脚。”

  宋九月睁着眼睛说瞎话,傅殃算是明白了,这人是在包庇那个下手的人,他可不认为自己有那么大的本事,能够自己踢到自己,还是脸的位置。

  能够让宋九月包庇的人,除了陈亦白还真没有别人了,傅殃的嘴角勾了勾,脑袋里突然闪过了一些片段,看来果然是陈亦白啊。

  知道是谁了后,他没有声张,反而是淡定的上了楼,关上书房门,打开了自己的电脑。

  陈亦白正在破解最近要竞标的公司的密码,电脑屏幕上突然出现了几个大字。

  ——小白白,在干嘛?

  眉头狠狠的皱了皱,这个人是谁,竟然能够破了他的电脑,高手。

  ——滚。

  他很忙,懒得搭理这些主动招惹的蠢货,公司明天就要竞标了,绝对不能输给对方。

  ——娘娘腔,你找死?

  傅殃挑挑眉,敢骂他,呵,这个人今天不用活了。

  ——娘炮~

  陈亦白看到这两个字,气炸了,他阳刚之气爆棚,从来没有人敢说他娘,该死的,难道这是傅殃?

  想到上次的鞋印,不知道为什么,有些心虚,嘴唇抿了抿,将自己的电脑加固了一些,这是最近研究出来的东西,哪怕是傅殃,破解也需要半个小时以上。

  他得给自己争取一点儿时间,让这个人明白,他陈亦白可不是好惹的。

  傅殃知道陈亦白电脑方面是天才,从对方平时给宋九月的那些东西就可以看出,不过,他也不是吃素的。

  嘴角勾了勾,开始在一堆数据中翻找着,后来直接锁定了一组,这组数据是里面唯一真实的东西,其他的都是虚的,只要破解了这数据,对方的电脑就会沦陷了。

  不过他阴,陈亦白更阴,马上给宋九月打了电话,语重心长。

  “九月,哎,惨啊,我有个兄弟最近被人绿了,大老爷们整天哭兮兮的,你可要提高警惕了,好好看紧傅殃,特别是他的手机,最容易和外面的妖艳贱货乱撩了,我兄弟平时和他女朋友挺恩爱的,谁知道她女朋友背着她叫了好几个人老公,感觉头上已经长了青青草原了。作为兄长我提醒你一句,傅殃那么有钱,那么帅,我不信其他女人不动心思。”

  宋九月挑挑眉,怎么突然跟她讲这个,难道亦白哥发现了什么么?眉头蹙了蹙。

  “亦白哥,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?”

  陈亦白支支吾吾的挂了电话,这让宋九月更加疑惑了,上楼去找傅殃。

  傅殃听到开门声,马上把界面换了,有些可惜,在坚持一下,十分钟之内就能把那玩意儿破解开。

  但是他不能让宋九月知道,他正在找陈亦白的麻烦。

  傅殃的手机就在手边,宋九月虽然相信傅殃,但不排除心里有些好奇,拿过他的手机一看,提示正好收到了一条彩信。

  ——小殃殃,今晚还来不来玩呀,人家好寂寞,你要是来的话,我在老地方等你,想你了,爱你的小红。

  宋九月的嘴角抽了抽,里面还特意配了一张照片,搔首弄姿的女人,露出半边的胸,眼神暧昧,怎么看都像酒店里上门服务的女人,有些怀疑的看着一本正经的傅殃。

  “小红是谁?”

  傅殃没有拐过弯儿来,什么小红,眉头蹙了蹙,难道这是暗号?

  “傅殃,小红是谁?”

  宋九月将手机放到了傅殃的手里,眼里有着一丝意味深长。

  傅殃嘴角抽了抽,总感觉要发生大事儿,低头一看手机上的消息,恶心的直掉鸡皮疙瘩,这是哪里来的戏精。

  “宋九月,我也不知道这个是谁,也许对方发错了。”

  “发错了会叫你小殃殃?”

  宋九月的眉头狠狠的蹙着,这人今天要不交代清楚,她保证让他今晚进不了屋。

  “也许是沈白他们的恶作剧。”

  宋九月不信邪的拿起了电话,就着那个号码拨了过去,很暧昧的女声响起。

  “小殃殃,你来找人家了嘛~”

  她差点儿吐了,眼里含着怒火把傅殃看着,傅殃的脸上一派淡然,只是眉头皱了皱。

  宋九月受不了对方的娇嗔了,将电话一挂,脸上阴沉的看着傅殃。

  傅殃心里一抖,很想解释,可是怎么解释,总不能是有人闲的蛋疼发来这么一条短信吧。

  “傅殃,你不说清楚小红是谁,以后就跟小黑睡吧。”

  她说完这句就打算出去,傅殃一把拉住了人,他怎么知道是谁,什么小红小黄的,他压根儿不认识。

  “哼。”

  宋九月冷哼一声,竟然有人称呼他为小殃殃,真是过分,她都没有这么叫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