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三百零八章 我的床塌了
  傅殃很憋屈的坐在椅子上,这下完全没了要找陈亦白麻烦的心思,眉头一直紧紧的蹙着,看到宋九月头也不回的离开,很郁闷的关了电脑。

  而另一边,陈亦白嘴角勾了勾,房间里的女人很郁闷,她是被人打电话叫上来服务的,就是街边那种不正经的小广告里的女人。

  十分钟前接到一个男人的电话,说她如果能在十分钟内赶到,酬劳翻几倍,所以她屁颠屁颠的就来了。

  当看到别墅里的男人时,心里很欣喜,因为对方一看就属于那种有钱人,她以为会看那种小广告的,都是一些臭宅男,没想到啊,今天倒是让她遇上一个极品。

  陈亦白很得意,其实这广告是上一次司马玥过来时,放在这里的,还调侃说大老爷们不能憋坏了,有需要可以找姑娘,当时他懒得搭理那个人,没想到那小纸条这个时候倒派上了用场,而且女人出勤的效率还挺高,眉眼一扬,拿出几叠钱放在对方的手上。

  “你可以走了。”

  女人愣住了,她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,过来啥都不干,接了一个破电话,喊了一声小殃殃,说了一些肉麻的话,竟然就有这么多钱拿……

  陈亦白看她没有接,眉头皱了皱,他对这一行并不了解,难道给少了?拿出一张卡。

  “这里面有二十万,没有密码,你今天做的很不错。”

  女人还没有反应过来,手里又多了一张卡,然后被人扫地出门,直到被外面的阳光刺了眼睛,她才回过神来,这男人,该不会是个傻子吧,就这样给她这么多钱。

  回去的路上,她一直飘忽忽的,总觉得这个馅饼砸的她有些头晕,想着这样傻不拉叽的男人多来几个就好了。

  女人走后,陈亦白看傅殃没有再来打扰,嘴角勾了勾,跟他斗,真是太嫩了,这么想着,心里狠狠的嘲讽对方一番,然后继续他自己的事情。

  傅殃一直纠结该怎么解释这次的事情,可是纠结到晚上都没有什么结果。

  而宋九月在楼下,研究上一次陈亦白给她的东西,等从一堆数据中回过神来的时候,秋姨已经把晚饭准备好了。

  “宋九月,你听我解释。”

  傅殃呐呐的开口,想着到底是谁的恶作剧,难道是陈亦白?可是那样恶心的话,一个男人怎么说得出口。

  他显然低估了陈亦白的脸皮,所以压根没有往对方的身上想,一直想给宋九月解释,可宋九月只想知道小红是谁。

  “我真不知道小红是谁……”

  ……

  到了晚上睡觉的时候,傅殃跟着宋九月走上楼,还没有反应过来,对方就把卧室门关了。

  “小女子今晚不接客。”

  淡淡的声音传来,傅殃看着脚边甩着尾巴的小黑,叹了口气。

  小黑扒了扒门,发现没有扒拉开,有些同情的看着它的主人,真可怜……

  他只能去了走廊尽头的客房,躺上床后,还是有些憋屈的,小黑霸占了床的另一个角,前爪被它无良的主人一直抓在手里捏着。

  傅殃翻了个身,没有宋九月抱在怀里,还真是长夜漫漫难入眠,又翻了个身……

  “嘭!”

  床往下陷了下去,放出沉闷的响声。

  傅殃有些懵逼,小黑也有些懵逼,两双眼睛相互对视着。良久,傅殃才起身,看着陷下去的床,眉头狠狠的皱了皱,但是想到什么,嘴角一勾。

  起身出了门,来到宋九月的卧室,知道对方肯定还没有睡,敲了敲门。

  宋九月听到敲门声,挑挑眉,这个人是要干嘛。

  “宋九月,我的床塌了,我能来和你睡么?”

  宋九月听到这句话,嘴角撇了撇,床能塌,骗鬼呢。

  但是不一会儿,她就听到了钥匙转动的声音,眉头一蹙,还没反应过来,傅殃的身影就出现门前。

  很自然的关门,上床,把宋九月往怀里一楼,眼尾弯了弯。

  “不是我耍赖,真塌了,所以还是和你凑合一晚吧。”

  宋九月懒得搭理这个人,眼里闪过一丝笑意,算是默认了,身子往他的怀里钻了钻,觉得心安了一些,不一会儿就进入了梦乡。

  小黑还在门外守着,本来以为它家主人会给它留个门啥的,可是等了十几分钟也没有动静,有些郁闷的甩了甩尾巴,回了自己的地方。

  第二天的时候,宋九月听秋姨说客房的床塌了,要买新的床,眼神古怪的看了傅殃一眼,这个禽兽昨晚对床做了什么……

  吃过早饭,她拿着电脑就去宋氏找陈亦白了,因为那个人说过,这一次的东西有点难,不懂的可以去问,所以早早的,她就抱了电脑过去。

  陈亦白依旧在打游戏,看到她来,眼里一亮。

  “九月。”

  “亦白哥,你说的还真没错,昨晚有个问题,我想了两个小时都没有弄懂,所以就来找你了。”

  这个人能来找他,陈亦白当然是高兴的,很想问问傅殃的下场,但又怕暴露自己,索幸闭紧嘴巴,什么都不说。

  将宋九月的电脑拿了过来,敲敲打打了一会儿,新的数据链就形成了。

  宋九月眼里一亮。

  “你如果在这里加一组数据,就构成了自动追踪功能,有人想要入侵你的电脑,它会智能报警,并且给出敌方所属的IP地址,主动追踪。”

  陈亦白将电脑还给了宋九月,缓缓说道。

  宋九月点点头,想到这个人昨天给自己打的电话,总感觉对方知道什么,眉头皱了起来。

  “亦白哥,昨天你说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,你是不是知道什么?”

  陈亦白坐在沙发上,不能让九月知道那是他的恶作剧,不然就太便宜傅殃了。

  那张电话卡是他以前随便买的,买时根本没有用身份证,所以就算九月用他的方法追踪,也查不出什么来的,顶多知道那是一张在洛城使用的电话卡。

  “九月,我只是想提醒你一下,你想想,傅殃的身份可是摆在那儿的,他可以为你守身如玉,但别的女人可以不要脸的往上凑啊,我只是要你擦亮眼睛,注意一点儿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