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三百零九章 挖坑把自己埋了
  陈亦白说的大义凛然,似乎完全是为了宋九月着想。

  宋九月不会想到,两个男人会这么幼稚,玩这种手段,昨天发消息的小红,还真是让她心里梗的厉害。

  “亦白哥,你昨天提醒了我以后,我就看了傅殃的手机,刚好有个叫小红的打来了电话,声音嗲的我头皮发麻。”

  陈亦白眼里一亮,看来傅殃的日子并不好过啊,嘴角勾了勾。

  “九月,男人嘛,喜欢好的,又拒绝不了嗲的,以后你得留个心眼,不然有你哭的时候。”

  宋九月点点头,拿出自己的手机,给昨天那个号码打了一个电话,当时她瞟了几眼,把电话号码记住了。

  陈亦白看到那串熟悉的数字,心里咯噔,来不及阻止,自己的电话铃声就响起来了。

  “亦白哥,你的电话响了。”

  陈亦白现在哪里敢接,接了一切都露馅了,眉头蹙了蹙,想着该怎么找借口,把这一关糊弄过去。

  但是宋九月的手显然比他的想法快,已经把他的手机拿了过去,看到上面的来电显示,眉头一蹙。

  陈亦白吞了吞口水,将屁股缓缓的挪开了一些,想要离开这个地方,因为气氛实在太诡异了……

  宋九月心里吃惊,她确认自己没有记错号码,可是亦白哥的手机上面为什么会有她的来电显示,难道亦白哥是小红。

  想到上一次自己去接小黑时看到的情景,宋九月的脑海里瞬间思绪万千了起来,把陈亦白划到了情敌这个圈子,一双眼睛幽幽的看着对方。

  “亦白哥,你喜欢傅殃?”

  陈亦白没想到这个人能这么误会,真是冤枉,嘴角抽了抽,想要解释,但是宋九月又开口了。

  “亦白哥,我不是歧视同性恋,但是你看上谁不好,偏偏要看上傅殃,司马玥知道这个事儿么?”

  陈亦白愣了,这干司马玥什么事……

  宋九月看到对方怔愣的表情,苦口婆心的开始劝慰。

  “亦白哥,我知道傅殃很好,但是说来说去,那也是你的妹夫对不对,你这么做不道德。”

  “九月,不是,我……”

  陈亦白急急的想要解释,难道这个人以为自己喜欢男人么,怎么可能,他可是纯爷们。

  但是宋九月的心里已经认定这个事实了,一想到这年头不仅要防着妹子,还要防着汉子,心里就塞塞的。

  “亦白哥,之前你不是和司马玥在一起么,两个人应该没有分开吧,你这算是出轨了,我可告诉你,傅殃不喜欢男人,趁早死了这条心吧。”

  宋九月说完,就要站起来,但是陈亦白急急的跟在后面。

  “我不喜欢傅殃,九月,这完全是个误会。”

  宋九月可不听这些,一想到昨晚那么嗲的女声是面前这个人,胳膊就开始冒鸡皮疙瘩了,真没想到啊,男人私底下都是这个样子,防不胜防,防不胜防啊。

  宋九月的认知,三观算是碎了一地。

  陈亦白有些蛋疼的望着天花板,本来想给傅殃挖个坑的,结果一不小心,把自己给埋了。

  傅殃并不知道陈亦白已经被宋九月拆穿了,到现在都还在想那个该死的小红是谁,可是那串号码根本没有在任何营业厅注册过,甚至都没有绑定什么银行卡,最近三个月打的电话还只有昨天那一个,查起来毫无头绪。

  墨一推开门进来,抬眼看到他家老郁卒的表情,嘴角抽了抽,将文档放到了桌子上,眼里有些幸灾乐祸。

  “老板,达林那边的人昨晚行动了,一个都没跑掉。”

  傅殃听到这个消息,心情总算是好了两分。

  上一次达林带回去的名单中,详细的写下了每一个接头的地点和接头人的名字,但其实这些都是烟雾弹,是专门给敌人准备的地方,一旦有人闯入,自动发生爆炸,尸骨无存。

  这一次,对方可谓是伤亡惨重。

  “死了多少?”

  墨一听到他这么问,嘴角的笑容扩的更大。

  “一百多号人,对方想毁了我们那几条线,所以派出的人比较多,没有一个出来,这次不费一兵一卒,就灭了他们那么多人,恐怕那边要气死了。”

  墨一猜的没错,那边确实是要气死了。

  达林静静的跪在冰凉的地板上,听着旁人的报告,眼里深沉似海,而她的脸上,已经有了手掌印,嘴角还不停地流着血,看来已经受过刑了。

  这个房间的光线很暗,根本看不清椅子上坐的是谁,只知道声音很好听,也很危险。

  “达林,你潜伏那么久,换来这个结果,我对你很失望。”

  男人缓缓的说道,声音平静,但是仔细听的话,就会听出那股平静下的疯狂。

  达林抿着唇,不敢讲话,这个人最讨厌的,就是别人忤逆他,也讨厌各种借口,这次是她的疏忽,确实是她错了。

  她太低估傅殃了,那么轻松的拿到名单,竟然都没有怀疑一下,假如傅殃真的那么弱,又怎么会到现在都还牢牢的霸占着那几条军火线,没有谁敢去触霉头。

  “啪嗒!”

  一把枪丢在了她的脚边,达林安静的跪着,到现在都还不知道这个高高在上的男人到底长什么样子,甚至连组织里的人都很少知道,看过他长相的人,已经死绝了。

  “惩罚,一百多个兄弟就这么死了,我不可能放过你,达林,你自己来吧。”

  达林冷静的拿过枪,将枪口对准自己的肩膀,咬咬牙,狠狠的开了一枪,剧痛传来,她的脸色白了白。

  将枪恭敬的举过头顶,不敢有一丝的怠慢。

  “达林一定竭尽所能,弥补这次的过错。”

  房间里响起了男人的轻笑声,像是无数只虫子,顺着脚底,一路爬上头顶,阴森,恐惧,颤抖。

  “下一次,别再让我失望了,我没有那么好的耐心,你对傅殃的心思我不想管,我只要你将功补过。”

  “知道。”

  达林坚定的说到,感觉到那个人拿回了自己举着的枪,心里松了一口气,依旧不敢抬头。

  在这个男人的眼里,人命都是轻贱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