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三百一十一章 烂桃花真多
  脑海里有什么东西突然升空,炸开,变成了烂漫的烟火。

  “嗯。”

  说完这个字,他牵住了对方的手,两个人一起进了影厅。

  宋九月在回忆这个男人刚刚的表情,被对方拉着坐到了座位上后,抱着爆米花,低笑了起来。

  她根本不知道这部电影演的是什么,整颗心都是酥的,手掌还被傅殃拉着,一直没有放开,他手心的热度,顺着毛孔,一路钻进了她的心里。

  她看到一半就累了,靠在傅殃的肩膀上睡了过去,傅殃怕她摔着,一只手搂着她的肩膀,嘴角一直微勾着,看向大屏幕。

  这一切,都被后面的几个人拍了下来,小脑袋一直凑在一起,用很小的声音交谈着。

  “我就说吧,这肯定是宋九月和傅少,他们两个真美好啊,我都没有想到,傅少这样的人会来这种地方看电影。”

  “这照片怎么办?还是别发出去了吧,感觉又会遭到网友的嘲讽,我们圈地自萌就行了。”

  “对啊,现在外界都说傅少把宋九月甩了,哪里知道人家恩爱的很呢,我们内部人员知道就行了,别发出去,等到两个人什么时候结婚了,再公布出去吧。”

  这个建议得到大家的一致赞同,怕影响周围人的观影,凑在一起讨论了一会儿,就各自坐直了身体。

  宋九月醒来后,周围的人已经陆陆续续的走完了,屏幕上正在播放片花,嘴角抽了抽,她怎么就睡过去了。

  “醒了?”

  傅殃把人拉了起来,明明是请他出来看电影,自己却中途睡着了。

  宋九月觉得怪不好意思的,将剩余的爆米花吃完,跟在了他的后面。

  两人来的时候并没有开车,所以回去也只能走路,宋九月的脚后跟很不舒服,想要停下来看看,但是看傅殃没有注意,只能跟着对方继续走着。

  两人一路穿过公园,在许愿池的时候,傅殃总算是注意到宋九月的异常了,脸色不好看,蹲了下去,看了一下她的腿,发现脚后跟都已经磨出水泡了。

  “宋九月,你是猪吗?鞋子不合脚为什么还要穿?!”

  宋九月很委屈,平时出门有司机接送,在家的时候又不用穿高跟鞋,她根本不知道这鞋子会磨脚,还磨的这么厉害。

  傅殃把人扶到了一旁,眉头一直蹙着,很不开心。

  “你在这里等着,我去买个东西。”

  宋九月点点头,在一旁坐了下来,看到旁边是许愿池,嘴唇抿了抿,想着自己要不要许个愿,求个心理安慰。

  在包里掏了掏,掏出一枚硬币,放在手心里,正打算许愿,肩膀就被人拍了一下,扭头才发现是个不认识的很漂亮的女孩子。

  “嗨,刚刚走的是你的男朋友吗?”

  宋九月不说话,听到这个人问傅殃,瞬间提高了警惕,难道又是烂桃花?

  女人看她不说话,嘴角勾了勾,刚刚那个男人简直是极品啊,浑身上下都是定制款,她常常混迹于上流社会的男人中,刚刚那个,绝对是属于金字塔顶端的人物。

  宋九月看到女人眼里浓重的名利,嘴角撇了撇,又一个看上了傅殃的女人,下次带傅殃出来,真应该把那张脸遮严实一点儿,谁都不给看。

  “小姐,我并不是那种女人,你别误会,只是看你脚受伤了,一个人等在这里肯定很无聊吧,或许我们可以交个朋友,以后经常一起出来喝咖啡。”

  喝咖啡,我看你是想扑倒傅殃吧。

  宋九月有些烦,怎么走到哪儿都能遇到烂桃花,特别还是这种明目张胆贴上来的,真是可恶。

  不一会儿,傅殃回来了,看到宋九月旁边站着的一脸激动的女人,眉头皱了皱。

  “帅哥,你好,我是……”

  话还没说完,就被宋九月接下来的话打断了。

  “老公,我们回家吧。”

  老公?

  这两人这么年轻,已经结婚了?女人顿时觉得自讨没趣儿,看了一眼傅殃的长相,尽管心头跳动的厉害,但是当着人家老婆的面留下联系方式,估计会被打吧,灰溜溜的离开了。

  傅殃将宋九月扶着坐下,撕开消炎贴,蹲着给她贴上。

  宋九月觉得有些不好意思,脸上红了红,但是对上他的眼睛时,她的心里如同被什么东西狠狠的撞击了一下。

  “我刚刚已经打电话给墨一了,十分钟就赶到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宋九月应了一声,目光又转向了一旁的许愿池,看了傅殃一眼,手掌缓缓的握成了拳头,那枚硬币已经有些湿润了,这个时候,她真希望把这个丢下去,她许的愿望就能实现。

  深吸一口气,缓缓的站了起来,有些虔诚的将硬币握进了手里,闭上眼睛,嘴唇缓缓的念叨着。

  “让傅殃身边的妖艳贱货都原地爆炸吧,让傅殃身边的妖艳贱货都原地爆炸吧……”

  傅殃就站在她的旁边,知道她在念叨着心愿,但不知道她的心愿是什么,很好奇。

  “宋九月,你许了什么愿?”

  宋九月念叨了好几遍,才将硬币投进了水里,硬币划出一条漂亮的抛物线,在水面上激起一个泡,然后消失不见了。

  “说了就不灵了,你不知道吗。”

  宋九月将包捏进了手里,冷不丁的被傅殃突然大力的揉了揉脑袋,揉的她头发都乱了。

  “你不说出来,我怎么帮你实现愿望。”

  宋九月正想反驳,看到墨一已经到了,嘴角勾了勾,这个愿望恐怕连面前这个人也实现不了。

  两人上车,那双高跟鞋被傅殃扔进了一旁的垃圾桶里。

  停在公园不远处的黑色汽车,这个时候才缓缓落下车窗,男人温润的下巴在黑暗中若隐若现。

  “傅殃很在乎她,上一次达林也提到过这个女人,湛,我们要不要……”

  被称作湛的男人没有说话,眼睛一直半眯着,嘴角微勾,眼尾如狐狸眼一般,缓缓的眯了起来。

  “那是达林自己的事,我只要军火线,不想从一个女人身上下手。”

  “我知道了,对不起。”

  开车的男人知道,这个人是高傲的,拿一个女人威胁傅殃,未免有些掉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