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三百一十四章 似曾相识
  只要不是用那些下三滥的招数对付她就好。

  宋九月不再说话,想到这次的事情就憋屈的慌,完全是自己主动送上门去的。

  红莲看到宋九月满脸的懊恼,冷淡的脸上有了一丝松动,从一旁的柜子里拿出了红酒,将腿搭在茶几上,眼神不羁又优雅,真是一矛盾的气质。

  红莲很高,大概一米八三左右,是的,宋九月第一次看到女孩子这么高的,双腿修长,紧身黑色长裤和黑色长衣,面前波涛汹涌,似乎要被勒坏了一般,虽然长相艳丽,但是性子却是属于冷淡的类型。

  宋九月看到这样的红莲,吞吞口水,这人真是她见过最帅的女人了,夏冰虽然和这个人一样艳丽,但是夏冰的张扬,带了一丝刻意的味道。

  而面前这个人目光色淡如水,眼里的冷意把人想要上前的脚步生生冻住。

  “莲姐姐,你真的好漂亮啊,我一个女人都差点儿拜倒在你的紧身裤下。”

  “莲姐姐,你的胸多大,该不会有D吧。”

  宋九月吧啦吧啦的说着,想看看对方其他的表情。

  可是这个时候,红莲的手机响了起来,她看了宋九月一眼,发现对方安静了,按了接听键。

  “我已经抓到人了。”

  “我自己的事情自己处理,你放心,一定尽快解决。”

  宋九月听到最后一句话,心里抖了抖,尽快解决什么,尽快解决她么……

  红莲挂了电话后,眉头一直深深的蹙着,看了宋九月一眼,将手里的酒放在了茶几上。

  “宋九月,你也别怪我,是你太轻信别人了。”

  宋九月的眉头蹙了蹙,脑海里电光火花一般,这句话很熟悉,熟悉的仿佛很多年前也有一个人这么对她说过,嘴唇抿了抿。

  红莲正想再说点什么,客厅的门铃被人按响,这个时候谁会来?应该不是她的保镖。

  宋九月被绑在椅子上,什么都做不了,到现在她还是觉得,红莲大概是不想杀她的,这个人总给她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。

  红莲把门打开,看到门外的达林,眼神眯了眯,这个人怎么会在这里,想要将门关上,但是达林已经堂而皇之的进了屋,看到被绑着的宋九月,嘴角勾了勾。

  “宋九月,没有想到吧,你也有今天。”

  宋九月嘴角撇了撇,这个人有什么好得意的,又不是她抓的自己。

  达林走近了一些,看了看房间里的构造,眼里闪过一丝嫉妒,她和红莲都是同期进入组织的,凭什么这个人的待遇比自己好这么多,时刻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,真是够恶心的。

  湛还无限的宽容她,难道就没有发现,红莲早就已经不想待在组织了么。

  “达林,滚出去。”

  红莲对这个人没有丝毫的客气,眼里一直闪着冷冷的光。

  达林就像没有听到她的话一般,缓缓的走近了宋九月,上一次这个人不是很得意么,这才多久,竟然就这么狼狈的出现在她的面前,真是快意。

  宋九月的目光没有丝毫的闪躲,想到达林曾经潜伏在自己的身边,心里就一阵恶心。

  “宋九月,你说傅殃要是知道你现在的样子,会不会心疼?”

  宋九月看出了她对傅殃的心思,嘴角勾了勾,说话很有底气。

  “别想了,你配不上傅殃。”

  淡淡的一句话,让达林压抑着的火气彻底爆发了出来,眼里闪过一丝恶毒,抬手就想打到宋九月的脸上。

  宋九月闭上眼睛,这一巴掌先记着,等她出去了,再想办法讨回来!

  可是预想中的巴掌并没有落下,抬眼就看到红莲一脸冷凝,枪口指在了达林的脑门上,红唇抿成一条直线。

  “你敢动她试试。”

  含着冰渣子的话这么一说出来,房间里的温度瞬间下降了几度,达林的巴掌在半空中,迟迟没有落下。

  她是个惜命的人,这个红莲平时在组织里,谁的面子都不给,哪怕那位的面子,也从来不会给,她是组织里的异类。

  “红莲,你确定要这样做,宋九月只是你手里的一个猎物,迟早要解决的,湛不会让招牌砸你手里。”

  她只知道那个人的代号,湛,至于真名叫什么,没有人清楚。

  红莲的嘴角勾了勾,这些她用的着在乎么,没有人可以威胁她,哪怕那个人,也不行。

  “滚出去,达林,我的事不需要别人指手画脚,不然我一定把她的手脚砍断。”

  宋九月被面前这一幕惊呆了,红莲也太帅了吧,吞吞口水,刚刚自己调戏她,竟然能活到现在,还真是神奇。

  达林嗫嚅了两下嘴角,拿出手机给宋九月拍了一张照片,待会儿肯定有用,至于折磨宋九月,看来是不行了。

  “红莲,湛不会让你一直这么嚣张下去的,你早晚会付出代价。”

  红莲挑挑眉,有些英气的眉毛这个时候显得叛逆,带着丝丝的邪气。

  宋九月等达林走了,才回过神来,看着面前浑身上下都是黑色布料的人,突然没有了言语。

  突然,她的下巴被枪支挑了起来,对上红莲那双带着邪肆的眼睛,一种危险的感觉蔓延了全身,整个身体似乎都被对方锁住了,动弹不得。

  “你刚刚说什么?九月妹妹,知不知道我最讨厌别人调戏我。”

  宋九月的瞳孔一缩,那只枪就那样把她的下巴挑着,似乎随时都能要了她的命。

  现在的红莲哪里有什么优雅,看着就跟邪神附体了一般,就连头发丝儿都散发着一股邪气。

  “怎么不说话了?吓着了?”

  红莲有些戏谑的看着这个人,眼里闪过一丝笑意,将枪口移到了宋九月锁骨的位置,发现那里有一个红色的小小的胎记,瞳孔一缩,手里的枪抖了抖。

  宋九月还在刚刚的震惊中回不过神来,这个时候理智才开始回归,抬头,脸上缓缓的浮现纯真笑容。

  “莲姐姐,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?”

  红莲的眼里闪过一丝复杂,将枪丢在了一旁的沙发里,自己也转身坐下,静静的看着宋九月,九月,是了,竟然竟然是这个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