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三百一十六章 我亲自动手
  嘴角一抿,伸手抚了抚自己的额头,确实是大意了,好像每次遇到宋九月的事情,都控制不住去担心,他怎么忘了,那女人现在的心性变了,不会像以前那么害怕。

  “你还是和小黑去试试吧。”

  淡淡的说完这句话,小黑就从落地窗那里走了进来,空气中飘来一股血腥味儿,看来外面的人已经解决完了。

  达林知道这头豹的厉害,眼里深了深,将旁边的女人一把推了出去,而自己则转身上楼。

  一切只在电光火花之间,那女人只稍微挣扎了一会儿,就被小黑咬碎了头盖骨。

  短短的十几秒,已经为达林争取到了上楼的机会,她把卧室的门锁了起来,心头狂跳。

  现在的她根本不是小黑的对手,除非能想个办法将那头豹子弄死,否则就算傅殃现在没有力气,她也不敢靠近。

  她打开了一旁的开关,床立即往下陷了下去,黑漆漆的洞口出现在旁边,嘴角勾了勾,时刻为自己留条出路,组织教导的没错。

  下去以后,她按了一旁的红色按钮,洞口合上了,这条密道一直通向别墅外面一百米的地方,就不信傅殃现在还能来找自己,恐怕他正焦头烂额的担心宋九月吧。

  傅殃确实没有心情去管什么达林,他的身体还软着,小黑也没有追出去,就怕来个坏人把自己的主人咔嚓了。

  一分钟左右,墨一走了进来,注意到自家老板的异常,眉头皱了皱,马上跑过去扶着人。

  “宋九月失踪了。”

  傅殃淡淡的说完这句话,心里思考了起来,宋九月应该不在达林的手里,不然对方不会这么仓惶逃跑的,看来抓走宋九月的,另有他人。

  墨一听到对方这么说,知道自己该干什么,马上拿出手机,吩咐大家出去找人。

  “老板,我叫喻初原过来。”

  傅殃摇摇头,看到茶几上的水果刀,拿过狠狠的扎进了自己的腿里,这种程度的迷药,只有在剧烈的疼痛下才会完全失去效果。

  脸上白了白,将刀子抽了出来,丢在不远处,而墨一差点儿被对方吓坏了,小心肝乱颤,老板这是在玩命啊。

  “查,把宋九月待过的地方都查一遍!我倒要看看,谁敢在洛城这个地方触我的霉头!”

  他的身体恢复了一点儿力气,上车后,一双眼睛如鹰隼般,把这栋房子盯着,达林肯定已经跑了,还真是心狠手辣,牺牲手下,换得自己逃命的机会。

  “炸了。”

  淡淡的说了这两个字,他缓缓的闭上眼睛,开始思索达林说的话,遇上宋九月,他会自乱阵脚,出现很多破绽,如果今天没有小黑,也没有墨一,不敢想象会发生什么。

  眼里深了深,他一直把宋九月看成需要自己保护的对象,可是他忘记了,宋九月也在成长,她肯定不希望自己因为她出什么事儿。

  不一会儿后,“嘭”的一声传来,伴随着什么掉地上的声音,周围的人看到好好的别墅在短短的时间内变成废墟,还以为是拆迁队干的,没有多在意。

  而达林逃走后,看到自己的房子倒了下去,眼里闪了闪,有些狼狈的搭了一辆出租,去了上一次的房间。

  依旧是灰暗的地方,尽管外面阳光普照,但是这里,依旧是阴森森的,四面的窗户都用黑布包了起来,像是终年不见阳光一样。

  “什么事?”

  隐在黑暗中的男人问了话,达林的身体不由自主的抖了一下,那是来自内心的恐惧。

  “湛,这一次的任务让红莲去执行,恐怕……”

  湛的眉头蹙了蹙,这个人想说什么。

  “红莲她怎么了?”

  达林想到红莲用枪指着自己的脑袋,心里的怒气便沸腾着了起来。

  “她似乎和宋九月认识,不忍心下手,为了宋九月,还用枪指着我的脑袋。”

  湛的眉毛挑了挑,眼里闪过一丝危险,高大的身影突然站了起来,脸上戴了一个银色的面具,怀里还抱了一只白色的猫咪,很美丽的布偶猫,一个冷凝,一个蠢萌,竟然丝毫不觉得矛盾。

  这是一个很危险的人……

  达林不敢抬头,感觉到那个男人走近了自己,头埋的更加低,直到对方从身边路过,她才松了口气,嘴角勾了起来。

  红莲,你完了……

  面具男人上了车后,手掌一直摸着怀里的猫咪,想到达林刚刚说的话,眉头轻轻的皱着。

  “去红莲那里。”

  司机点点头,汽车缓缓的启动。

  红莲还不知道这个人已经朝她的地方去了,看到宋九月绑着都能睡着,伸出指尖揉了揉太阳穴,嘴角勾了勾,拿过一旁的抱枕,起身去了对方的面前,将它塞进了她的怀里。

  宋九月似乎心有所感一般,将枕头抱着,睡得更香了一些,嘴里还缓缓念叨着。

  “莲,你打算什么时候杀我啊……”

  红莲挑挑眉,弯身仔仔细细的看着这个人,很美,是的,在她看来,宋九月美得跟仙子一样,如果可以的话,她真的很想把这个人宠着。

  眼里一顿,刚想伸出指尖去捏这个人的脸,客厅的门就被人打开了,她抬头看去,当视线触到那个银色的面具时,瞳孔一缩,缓缓的站直了身体。

  这个人是有钥匙的。

  “达林说你舍不得下手,红莲,既然你舍不得,只能我亲自来了。”

  红莲的嘴唇紧紧的抿着,将身体挡在了宋九月的面前。

  湛看到这一幕,眼里闪过一丝危险,怀里的猫咪不说话,金色的眼睛高贵的看着周围的一切。

  “别忘了你当初答应我的。”

  他缓缓的走近,看了看还在睡着的宋九月,眉头紧紧的蹙了起来。

  “这个人必须死,我的招牌不能砸在你的手里,假如你要护着她,她会死的更惨。”

  湛的眼神漆黑,如一个黑色的漩涡一般,一直搅着红莲的视线。

  宋九月这个时候已经醒了,再神经大条也知道,这个面具男恐怕是红莲的高层,嘴角扯了扯,对方是嫌她死的不够快,过来催了么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