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三百二十章 红莲,跟我一起走吧
  小猫很可怜,一脸懵逼的被宋九月挟持着往后走,是谁捏住了它命运的后颈?就是面前这个可恶的女人。

  双方一直僵持着,往外面走去,红莲的眉头紧紧的蹙了起来,跟在湛的后面,看到宋九月已经接近别墅的门口,视线缓缓的移向了面前的男人。

  宋九月其实也挺虚的,对方要是有狙击手的话,她肯定就完了,眉头皱了起来,耳朵里传来轰隆的汽车声,心里一抖,不敢回头。

  她怕自己一回头,脑袋上就会开花,被那个恐怖的男人一枪嘣在这里,只能这样僵持着。

  要是继续留在别墅,肯定会没命,那个男人不会放过自己,红莲虽然在保护她,但说起来,那个男人是红莲的上级,所以一切还得看她自己。

  宋九月退着,背上突然贴了一面墙,还是有温度的墙,很熟悉的温度,眼里闪过一丝惊喜,将猫捏着,突然扑进了身后的人怀里。

  傅殃把人接住,眉头蹙了蹙,看到她的手里还捏着一只猫,嫌恶的抓了过来,想要丢出去,却被宋九月拦住了,护身符,丢了干嘛。

  湛的眼神看着傅殃,两个人的视线在空中对视了一下,火花噼里啪啦的燃烧着,嘴角勾了勾。

  “别来无恙。”

  傅殃的嘴唇抿成直线,瞥到宋九月怀里的猫,想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,脸上抖了抖。

  “宋九月,有我在,你怕什么。”

  宋九月一愣,对啊,现在傅殃在这,她怕什么,嘴角勾了勾,笑眯眯的摸了摸猫毛,将它放在了地上。

  “不好意思啊,小猫咪……”

  那只猫被宋九月松开,很欢快的朝着湛跑了过去,湛伸出双手,将它抱进怀里,眼里闪过一丝危险。

  “动手!”

  他可不管这是谁,他要杀宋九月,没有人能拦得住,这是他的地盘,傅殃是洛城的强龙那又怎样,至少在这个别墅,一旦斗起来,两败俱伤,或者是同归于尽……

  别墅的窗户窸窸窣窣的被打开,一只只黑漆漆的枪口对准了傅殃他们所在的位置,可以看得出来,都是个中好手。

  “傅殃,我知道你很在乎这个女人,所以没有想过拿她来威胁你,但是有人出三个亿买她的命,这是生意,我不能砸了自己的招牌。”

  湛的语气轻飘飘的,眼里一直黑云深深,他早就想和这个人过招了,暗里较量过那么多次,却一直没有在明里交手过。

  气氛很紧张,落针可闻。

  握着枪的人手心里溢出了汗水,枪把上滑腻腻的,但是两个大佬没有发开枪指示,他们不敢随意动手。

  傅殃的嘴角勾了勾,达林应该是这边的人吧,潜伏在他身边那么久,这笔账,也该好好算算了。

  然而这一切,在红莲的枪口抵上湛的脑袋的时候,戛然而止,没有人猜到这个变故,就连湛自己都没有想到。

  “莲……”

  “让他们走。”

  红莲的嘴唇微启,眼里不带丝毫的感情,只是在看向宋九月的时候,会闪过一丝莫名的情绪。

  宋九月有些懵逼,她知道红莲对自己很特别,却没有想到,她会为了自己,和上级动手。

  “红莲,你跟我一起走吧。”

  湛的表情已经黑了,整个人都处于疯狂的边缘,手里的猫被他紧紧的捏着,已经在凄惨的叫唤着。

  这么紧张的气氛,还有这么凄惨尖锐的猫叫,一切都显得诡异。

  红莲的枪支没有放下,看到面前的男人没有要放宋九月的打算,嘴角勾了勾,凑近了一些。

  “你别以为我做不出这事儿,亲情在我眼里,就是狗屁,我连大哥都敢杀,更何况是你,亲爱的二哥,你说我要是告诉爸妈,是你指使我去杀的大哥,他们会把你怎样,下场应该很惨吧。”

  红莲的声音轻飘飘的,就响在湛的耳边,只有他们两个能够清楚。

  湛的眼里突然绽开了一抹幽深,低头将猫重新搂在了怀里,狰狞的表情突然平静了下去。

  “放他们走。”

  傅殃挑挑眉,这是演的哪一出?

  红莲的嘴角勾了勾,看向一脸趣味儿的傅殃。

  “傅殃,这周围百米都被埋了炸弹,你要是和他在这里交战,下场只能是同归于尽,如果不想宋九月出什么事,我劝你现在就离开。”

  红莲的话一说出来,湛的脸上就更黑了,埋炸弹这事儿是他私下里让人去做的,这个人怎么会知道……

  他快要被气炸了,胸腔里被什么东西死死的堵着,喘不过气来,红莲,真是好一个红莲!

  傅殃听到炸弹这回事儿,眉头蹙了一下,把宋九月拉着,上了车,那么大面积的炸药,要真引爆了,恐怕尸骨无存。

  宋九月的视线一直看着红莲,想让她和自己一起走,但是看样子,对方的态度很坚决,嘴唇抿了抿。

  “走。”

  红莲的眼里闪过一丝火气,讨厌这样拖拖拉拉的感觉,手上紧了紧,没有将枪口从湛的脑袋上移开。

  没有谁敢拦傅殃,毕竟那位都被威胁了,大家也只能僵在原地,想来还真是不可思议,红莲平时我行我素习惯了,谁会知道她这次竟然这么大胆,连湛都敢威胁。

  红莲等宋九月的车消失在视线中了,手里的枪才“啪嗒”一声掉在地上,不说话,看样子是任由对方惩罚。

  湛扭头,看到沉默的女人,嘴角有些残忍的勾了起来,弯身拿起了地上的枪,放在手里端详了一会儿。

  “我看你是真的不怕死,莲,我对你太纵容了。”

  话刚说完,就有人过来把红莲用铁链子绑了起来,湛的眼里有些残忍,既然不怕死,那就让她生不如死吧。

  “给我好好折磨一下她,太不听话了。”

  他的声音阴森森的,看着红莲的目光多了两分猩红,别人的背叛他无所谓,但是这个人的背叛,却是在他的心脏上扎了一刀,到现在都还滴着血。

  疼的他浑身颤抖,本以为这个人一辈子不会背叛自己,可不过是一个宋九月,她竟然可以用枪指着他的脑袋,真是该死的过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