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三百二十一章 我有什么错
  红莲全程没有说一句话,嘴唇一直紧抿着,也懒得看面前这个男人,眼里沉寂的如一汪死水,她这个哥哥,偏执又疯狂,对她的掌控欲很强。

  “拖下去,三天后再给我放出来,我看看她是不是还这么犟。”

  周围的人不敢说一句话,知道这个人怕是被气疯了,只能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。

  而傅殃,已经带着宋九月走远了,宋九月一直担心红莲的情况,冷不丁的被傅殃一把抓进了怀里。

  “你和她怎么认识的?”

  宋九月的眉头一皱,她有点儿搞不懂红莲了,为什么要冒着这么大的风险帮自己。

  “上一次钱万千的事情,你还记得么?她和我被一起卖去了那儿,后来你来了,我想着凭她自己,肯定可以平安的离开那里……不知道为什么,第一次见面,就觉得她没那么简单。”

  傅殃的嘴角一勾,伸手揉了揉她的头,心里有些感叹,当然没那么简单了,恐怕宋九月还不知道,能够从那个人手里逃出来有多幸运吧。

  至少到目前为止,他没有听说过有谁在红莲下手后还能活着,宋九月是唯一一个。

  “以后离她远一点儿,宋九月,她确实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,听说过杀手之王么?她的生活对你来说,就是一部惊险刺激的电影,你想象不到的。”

  杀手之王……

  这么牛的称呼?

  宋九月有些咂舌,她以为红莲顶多是个小杀手,毕竟在自己的面前,除了用枪挑着她下巴的那次,其他时间,那个人还是很温柔的,只不过邪气了一些。

  “杀手排行榜上的榜首,没有那么好招惹,你看到的只是九牛一毛,也许她现在帮着你,以后就会对付你了。”

  傅殃的嗓音淡淡的。

  宋九月的心头却是一跳,她记得自己还肆无忌惮的调戏过红莲来着,现在想想,吓出一身冷汗,看开她确实是走了狗屎运啊。

  后背有些凉,将整个人往傅殃的怀里埋了埋,庆幸自己还活着。

  “现在知道害怕了?”

  傅殃挑挑眉,看到这个人的反应,觉得很可爱,大手抚上了她的背。

  “她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帮你,仔细想想你和她曾经是不是有过什么交集。红莲性子阴晴不定,冷漠的时候谁都能杀,暴躁起来跟发狂的狮子没有区别。”

  宋九月发现傅殃说的还真的挺对,红莲时而冷漠,时而暴躁,看着就跟人格分裂一样。

  不过……

  她的鼻间怎么闻到了一股血腥味儿,低头一看,才发现傅殃的腿受伤了,刚刚她一直站在这个人的背后,并没有发觉。

  “你的腿怎么了?”

  宋九月连忙从他的身上爬了下来,发现对方只是用布条简单的包扎了伤口,眉头不高兴的皱了起来。

  “没事儿,回去处理一下就好了,宋九月,过来我抱抱。”

  宋九月不敢再坐到他的腿上,只能挨着他的身子,把他的腰抱着。

  “傅殃,假如我的存在让你一直受伤,我倒希望你从来没有遇到过我……”

  傅殃的眉头皱了皱,摸了摸她的脑袋,就怕这个人会这么想。

  “宋九月,你在说什么?”

  宋九月缓缓的直起身子,难道不是说,她敢打赌,傅殃腿上的伤,肯定和她有关,想想和这个人在一起,他都受过多少次伤了。

  以前的傅殃高高在上,哪里会有人伤得了他呢。

  “宋九月,我会好好反思自己的。”

  傅殃从这次的事情以后,就已经有些明了了,自己遇上宋九月的事情,太容易自乱阵脚,所以常常给了敌人机会。

  “我以为你还是以前那个动不动就哭鼻子的宋九月,被人抓走了,肯定多害怕啊,就想着快点儿找到你。宋九月,我忘了,你在慢慢的成长,我相信有一天,是你来救我。”

  宋九月很想吐这个人一脸口水,怎么动不动就是救人,难道不能和谐一点儿么?她可不希望两人再出什么事儿。

  回了家后,她马上找来药箱,为傅殃包扎,看到对方腿上那深可见骨的伤口,手上抖了一下,亏他还忍了那么久,要不是她闻到血腥味儿,这个人的神情根本不会有什么异常。

  仔细的包扎好后,打了一个蝴蝶结,想到那次小黑的尾巴,嘴角弯了弯。

  小黑已经被墨一带着去洗澡了,爪子上都是血,肯定是要遭老板嫌弃的,只能洗白白了,才能进屋。

  宋九月看到小黑进来,突然发现自己已经被傅殃同化了,以前想养像那只布偶猫一样,萌萌的宠物,可是现在,她很想要一只小黑,敌人来了,放小黑就够了。

  眼里有些柔和,摸了摸小黑的头,又摸了摸傅殃的头,脸上一直挂着笑意。

  傅殃嫌恶的把她的手放了下去,将人禁锢在自己的身边,一脚踢向了小黑,小黑灵活的一闪,在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,看着傅殃的目光有些挑衅。

  傅殃的脸一下子就黑了。

  秋姨已经端了饭菜出来,看到其乐融融的几人,脸上有些欣慰,要是能一直这么下去就好了。

  吃过了饭,宋九月想要给红莲打一个电话,却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她的联系方式,只能郁闷的放下手机。

  红莲现在并不好受,已经被折磨了一个下午,阴暗潮湿的房间,滴滴答答的流水声,腐烂的尸体的臭味,都在这个地方交杂着。

  她的脑袋低垂,身上鞭痕交错,除了一张脸,其他地方没有一块好肉。

  她的整个人都被束缚在电椅上,只要动一下,电椅的开关就会启动,五脏六腑就跟移位了一般,疼的要命。

  “红莲,你知道错了么?”

  这是今天第二百三十八次问这个问题了,行刑的人有些不忍,说起来,这可是活生生的女人,还是这么漂亮妖艳的女人,怎么就这么倔呢。

  叹了口气,那位说了,她要是不肯认错,就一直电下去,电到她听话为止,手里的鞭子还留着血,在地上拖出一条绝美的血痕。

  “我有什么错?”

  红莲的声音很轻,嘴角微勾的说了这么一句话,目光瞥到不远处的男人,脸上的嘲讽更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