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三百二十三章 竟然是男人!!!
  说完他就后悔了,太没有男子气概了一些,但是话已经出口了,他也不好多待,出了屋子后,很自觉的将门关上。

  红莲的眼睑一直垂着,直到感觉房间里没有人了,才苍白着脸转身,看到一旁的医药箱,忍着身体上的疼痛,将箱子拿过来一些。

  为了保险起见,她还是起身将房间门反锁,从一旁的柜子里拿出干净的衣服,也不管是不是刚刚那个男人的,反正她现在需要。

  颤抖着手指将自己的外套脱开,有些地方的皮肉和布料已经粘在一起,根本脱不下来,她只能闭紧眼睛,狠狠的一撕,连皮带肉的将衣服撕了下来,疼的她闷哼出声,额头上瞬间溢出了大片的汗水。

  拿过一旁的止血药,看到自己胸前,嫌弃的将绷带一圈一圈的拆了下来,两个球状物体瞬间“啪嗒”一下掉在地上。

  “艹!”

  红莲低呼了一声,刚刚还波涛汹涌就瞬间变得平坦,还好有这两个玩意儿,不然受伤的地方更多。

  说起来挺神奇的,这两个球竟然没有被打爆,嘴角扯了扯,左手拿着药,给自己擦了起来,房间里不一会儿就溢满了消毒水的味道和轻微的药味。

  光是擦药就花了半个小时,最后他还用绷带把伤口缠住,做完这一切,拿过陈亦白的衣服裤子,套在了自己的身上,两个球就那样大剌剌的摆在脚边。

  要是有人在的话,肯定会惊呼一声,美女,你的胸掉了……

  谁能想到,红莲竟然是个男人,那么邪气肆意的,竟然是个男人,再加上艳丽的长相,这让女人可怎么活,宋九月要是在这里,肯定会自卑的。

  红莲上好药后,打开了房间门,下楼就看到了那个男人,嘴唇勾了勾,最近刚好没有可以去的地方,这栋别墅不错。

  陈亦白看到下来的人,瞥到对方穿了自己的衣服裤子,脸上一红,男人最受不了的,就是女人穿自己的衬衫在面前晃悠,现在红莲给他的,就是这种感觉。

  不过,他总觉得哪里怪怪的,刚刚这个人的身材挺好的啊,难不成换了件衣服,把胸给换掉了?怎么现在这么平坦……

  红莲直接在沙发上坐下,瞥到陈亦白的视线在自己身上转悠,“嘭!”的一下,将腿搭在了茶几上,眼里染了两分邪气。

  “哥们儿,有烟吗?”

  陈亦白条件反射的拿过自己的烟,递了过去,可是递到一半就反应过来了,刚刚的声音,他妈的是个男的吧?!!

  不不不,不可能,他带回家的明明是个美女。

  陈亦白还在自我催眠着,不肯相信这个残忍的事实,红莲接过烟,低头点燃后,缓缓的抽了起来,吊儿郎当的抖着腿,根本没有一点儿女孩子的样子。

  哪个女孩子会把腿搭茶几上?哪个女孩子会这么邪气?哪个女孩子会把烟抽的这么帅气?

  妈的,这真的是个男人……

  神经病吧?!艹艹艹!

  陈亦白的心里已经一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了,整个人如雷劈一样,脸上的表情精彩纷呈,跟调色板差不多。

  红莲自来熟的打开了电视,发现都是一些无聊的新闻,眉头蹙了蹙,淡淡的弹了弹烟灰。

  十分钟过后,陈亦白总算是缓过劲儿来了,舌头打结了一般,看着这个人,半天没有憋出一个字来。

  红莲一根烟抽完了,瞧了瞧这个别墅,还挺大,两个人睡差不多了吧,深以为然的点点头,起身去冰箱里拿了汽水出来,食指一勾,打开了拉罐。

  拉罐开启的声音,总算是让陈亦白的理智彻底回归了,脸上突然闪过一丝羞怒。

  “你他妈是个男人?”

  陈亦白气坏了,半辈子没有遇到过桃花运,今天捡回来一个女人,好么,换了个衣服出来变男人了,老天在玩他是吧。

  “嗯。”

  红莲淡淡的“嗯”了一声,是男人很奇怪么,不得已的原因,穿了女装而已。

  陈亦白的喉咙被什么东西哽着,最后有些装死一般,瘫在了沙发上,气闷的厉害。

  傅殃还说他是娘娘腔,真应该让他来看看,真正的娘娘腔是什么样子。

  红莲的伤口已经好很多了,脸上有些疲惫,指尖揉了揉太阳穴,起身上楼,打算去睡觉。

  “你要去哪儿?”

  陈亦白的语气阴森森的,既然是男人,现在应该可以滚了吧。

  “你没看出来么?我要睡觉了,你这别墅不错,我要征用几天。”

  红莲的眼神里很冷静,丝毫不觉得这样做很过分,淡淡的转身,继续上楼。

  陈亦白“蹭”的一下就站了起来,拦在了红莲的面前,他才不欢迎这个男不男,女不女的怪物,哼,现在就要让他滚出去!!

  “你要跟我动手?”

  红莲的眼里闪过一丝危险,强大的气势哗然扑向了陈亦白,像是一块巨大的石头压在头顶,让陈亦白有些喘不过起来。

  陈亦白是黑客,在黑客方面可以说是顶尖的天才,但是在身手方面,只能说和上乘的高手差不多,而像红莲这样的存在,就算是他,应付起来也是吃力的。

  他突然发现自己似乎把一个危险人物带回家了,而且脾气还不好,看样子是打算抢他的房子,太过分了,这栋别墅还是九月给他的呢。

  红莲将陈亦白的手腕一拉,把人直接弄上了楼,雷厉风行。

  陈亦白吓坏了,这男人是要干什么,麻痹!他取向很正常好么!!

  “你要是不愿意让我睡你的床,行啊,两个人一起睡,我正好喜欢男人,你很合我的胃口。”

  红莲说这话的时候,嘴角很邪恶的勾着,眼里也是邪气肆意的,看得陈亦白心肝颤抖,扒着门不想进屋,隐隐的看到地上那两个球,相信这个人是真的喜欢男人了,心里一抖,他可不能把自己搭进去了。

  “床给你!!麻蛋!放手!!不然我可生气了!!”

  陈亦白十分后悔自己把这个人捡了回来,简直是手贱,就该让他死在大马路上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