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三百二十五章 永远不能娶宋九月
  “老板?”

  墨一试探性的叫了一声,很怀疑他家老板是不是被某个智障给掉包了,不然怎么会在办公室里看这种东西。

  傅殃的眉头蹙的紧紧的,似乎还在认真的研究,想着今晚给宋九月讲哪一个才好,压根儿没有听到墨一的话。

  墨一也就没有自讨没趣。

  傅殃看着看着,电话铃声突然响了起来,刚按了接听键,就听到了傅雪雅哭哭啼啼的声音。

  “哥,爷爷晕倒了!”

  傅殃的眉头狠狠的一皱,马上站了起来,向着楼下走去,墨一见状,也跟在了后面,有些疑惑,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。

  “爷爷晕倒了,墨一,我们回去。”

  墨一一听,知道事情有些严重,将油门踩到底,两人不一会儿就到了傅家老宅。

  傅殃进了客厅,发现大家的脸色都很凝重,傅雪雅已经哭成了一个泪人,看到自家哥哥来了,总算是有了主心骨。

  “爷爷呢?”

  “在楼上。”

  傅殃没再说话,直接去了楼上,医生还在给傅将生检查身体,而白绾就站在旁边,一脸担忧的看着,发现傅殃到了后,淡淡的点点头。

  老爷子这几年身体没有以前好了,年轻时候留下的病根太多,一旦爆发,身子骨就受不了。

  不过这个时候,对方的脸色总算是好了一些,眼睛已经睁开了,看到傅殃后,明显是有些气闷的。

  把人招了过来,脸上的表情很严肃。

  “小殃,你知道爷爷最放心不下的,就是你和宋九月的那档子事儿了,能不能答应爷爷,早点儿和她断绝关系,让爷爷死也死的安心。”

  傅殃的心里一抖,他最担心的还是来了,爷爷用他自己的身体,无形之中向他施压,眉头皱了皱,缓缓的把对方的手握了起来。

  “爷爷,你说的什么话,你怎么会死呢,别总是把这个字挂在嘴上,不吉利。”

  傅将生的眼里闪过一丝失望,这个孙子,看来是不答应他的要求了,叹了叹,突然剧烈的咳嗽起来。

  傅殃吓了一跳,马上拿过一旁的手帕,捂在了老人家的嘴上,看到上面点点血渍,瞳孔一缩,喉咙如同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般。

  “爷爷……”

  傅将生摆摆手,有些不想看到这个人,为了一个宋九月,既然这么来气他。

  “小殃,你想和那个宋九月在一起,除非是我死了,不然永远没有可能!”

  傅将生的语气突然凌厉了起来,目光冷然的看着傅殃,这是在逼他,逼他在自己和宋九月之间,做一个选择。

  傅殃的脸上苍白,刚想说话,傅将生就又开口了。

  “就算我死了也不行,我这把老骨头估计是撑不了多久了,小殃,我要你发誓,永远不能娶宋九月进门,不然我就不得好死。”

  傅殃的嘴唇抖了抖,不想发这样的誓,不明白爷爷为什么这么不待见宋九月。

  一旁的白绾站了出来,缓缓的给老人家顺气儿。

  “爸,别一来就逼着这个孩子,让他好好考虑一下,不然弄得你心情不好。医生说了,你的心态很重要,一切等你身体好了再说吧,雪雅那孩子已经哭了一早上,你要是再不好,她的眼睛估计都肿没了。”

  傅老爷子本来是想用这个事好好敲打他这个孙子,表明一下自己的态度的,但是听说雪雅那孩子把眼睛都哭肿了,注意力马上就被转走。

  这个时候,傅雪雅刚好上了楼,哭着跑向了床上的人。

  “呜呜呜,爷爷,你是要吓死我,怎么好端端的,突然就晕倒了呢。”

  傅雪雅的眼睛早已肿成了泡,现在看着,还真是可怜兮兮的。

  傅将生一下就心疼了起来,把人搂进怀里安慰着。

  “你这孩子,我还没死呢,哭什么哭,你是存心让爷爷心里难受是不是。”

  傅雪雅一直揉着眼睛,视线悄悄的偷瞄了她家哥哥一眼,抛了个媚眼,示意对方赶紧走,这里有她顶着。

  傅殃领悟到了她的意思,趁着爷爷还在安慰对方的时候,连忙出了房门,要是再待下去,他肯定要自己发誓的,叹了口气。

  傅将生好不容易安慰好了傅雪雅,其实他很清楚自己的身体,没什么大碍,只是看着吓人而已,正想再和他那个孙子说几句,却发现对方已经不在了,顿时有些气闷。

  傅殃已经在楼下坐着了,看到白绾走下来,眼里闪过一丝阴郁。

  “妈,你是不是也要像爷爷那样,拆散我和宋九月。”

  白绾的嘴角抽了抽,难道这个人就没有看出来,自己刚刚在帮他么,缓缓的在沙发上坐了下来。

  “你和宋九月的事情我不想管,但是你爷爷那里,你想取得他的同意太困难了,小殃,你该懂你爷爷的脾气,很难改变自己的想法,我劝你以后不要在他的面前提宋九月这三个字,老人家的身体不好,小心真的出什么事情。”

  “我知道。”

  傅殃的眉头蹙了起来,就是因为知道,他和宋九月才不敢那么大胆,不然早把人领回家了。

  叹了口气,爷爷似乎非常讨厌宋九月,这让他毫无办法,最怕的就是对方用身体来威胁他离开宋九月,那个时候,他真的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……

  白绾拿过桌上的茶喝了一口,知道她这个儿子是真的喜欢宋九月的,而宋九月那个姑娘,确实也不错,嘴角弯了弯。

  “慢慢来,你爷爷心里还是疼你的,总会有办法,只是老人家身体弱,你还是悠着点儿,谈恋爱就谈恋爱,不要把动静弄太大了,不然他只会更加想要拆散你们两个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傅殃应了一声,心里有些挫败,他想把宋九月光明正大的带回家都不行。

  “回去吧,他已经稳定了,现在有雪雅在,不会有什么事儿的,不然待会儿还要叫你上去。”

  傅殃点点头,起身又嘱咐了几句,才走出大门,听到楼上传来爷孙欢乐交谈的声音,伸出指尖揉了揉眉心,感觉他早晚会在宋九月和爷爷之间做选择,还真是苦闷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