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三百二十六章 难以启齿
  上了车后,将背缓缓的靠在了椅背上,不知道为什么,现在特别想见到宋九月,所以让墨一把车往家里开。

  墨一只知道老爷子病了,现在情况已经稳定了,至于更多的,就不知道了,不过看到自家老板苦闷的样子,猜到事情恐怕与宋小姐有关,油门一踩,将车缓缓开了出去。

  只是等傅殃回了家才发现,宋九月并不在,他把楼上楼下都找了一遍,还是没有看到她的影子。

  “先生,你回来了,宋小姐去找陈先生了,刚刚才出发。”

  秋姨将沾满水的手在围裙上擦了擦,低头恭敬的答道。

  傅殃点点头,打算就在沙发上坐着,等对方回来。

  而另一边,陈亦白不知道宋九月已经去找他了,早上起床后,看到红莲大剌剌的在楼下沙发上坐着,不知道为什么,他觉得自己胸口疼的厉害。

  昨晚做梦还梦见这个人说自己是女人了,可现实与梦总是相反的……

  红莲半眯着眼睛,一手撑着脑袋,手里正拿着遥控器,看到陈亦白还在楼梯那里,淡淡的瞟了一眼,视线又回到了电视上。

  陈亦白憋屈的转身进了自己的卧室,因为他的衣服都在里面,只能去里面换。

  刚把衣服拿出来,就看到地上的两个球,嘴角抽了抽,换好后,将球抱进怀里,拿下了楼。

  红莲正看着电视,抬眼就看到陈亦白正拿了那两个球下来,眉头皱了皱,这人是半辈子没有见过女人么?对着两个球还能意淫下去。

  这可冤枉陈亦白了,他只是好奇,这两个球到底是什么材料做的,摸着跟真的没有区别,还挺软乎。

  “哥们儿,红莲是吧,我想问一下,你这个用什么做的,这么久都没有被拆穿,看着还真像那么回事。”

  红莲的眼尾淡淡的撇了撇,等陈亦白走近了,才拿过一个,放在自己的手上。

  “这是人工硅,和人体的皮肤差不多。”

  陈亦白觉得自己今天还真是受教了,看来以后遇到女人,还要先带对方去游泳池,看看是不是真材实料再说。

  “你既然起床了,做饭吧,我饿了。”

  红莲淡淡的说了这句话后,视线又看向了电视,这可把陈亦白气坏了,他凭什么要做饭啊,凭什么把这个人当祖宗养着,过分。

  “自己做。”

  “我不会。”

  轻飘飘的三个字,差点儿把陈亦白气个半死,难道不会就是理由吗,瞎扯,他才不会像个小媳妇儿似的为一个男人做饭。

  红莲和陈亦白的手上都有一个球,两人正在尽情把玩着,客厅的门铃响了,接着门就被人打开,快的陈亦白根本来不及阻止。

  “亦白哥,现在是大白天,我过来应该没事儿吧,你旁边的人是谁,就是你昨晚说的大美女吗?”

  陈亦白看到门口站着的宋九月,差点儿没惊的跳起来,这个人怎么来了?!

  更惊恐的,应该是红莲了,这个声音不就是宋九月么,看来陈亦白昨晚骗了他,电话里的人确实是宋九月。

  他不能让宋九月看到自己现在的样子,眼里深了深,已经回过了神。

  陈亦白手里抓着的那个球,“啪嗒”一下掉在地上,一路向着宋九月滚了去,宋九月一愣,低头将它捡了起来。

  心里好笑,怎么这么大了,还跟那些小朋友一样,玩皮球,不过这皮球似乎是实心的啊,软软的,摸着感觉还挺好。

  宋九月低头研究球,抬头的时候,看到沙发上的两个人已经吻在了一起,至少在她看来,是吻在一起的,他们的中间用一个小抱枕挡了起来,她只看到两颗相互靠近的脑袋,以及女人漂亮的头发。

  她的脸“腾”的一下就红了,大清早的居然撞上了人家的好事,有些别扭的走向了屋外,拿着球不知所措。

  红莲听到关门声,心里总算是松了口气,手上还抓着陈亦白的衣领,两个人挨的无比的近,一个抱枕挡在了旁边,看着和接吻差不多。

  他断定宋九月要是看到这一幕,肯定会害羞的出门的。

  现在陈亦白已经没有什么用处了,红莲一把将人推开,大踏步的上了楼,把卧室的门狠狠一关,反锁后,倒头睡在了床上。

  陈亦白这才从惊恐中回过神来,差点儿吐了,虽然红莲刚刚没有亲上,但是两个人的脸靠那么近,和亲了有什么区别。

  麻痹,两个大老爷们这样做就不觉得恶心么……

  宋九月在外面待了一会儿,觉得两人应该差不多了,这才按了门铃,进屋后,看到只有陈亦白一个人坐在沙发上,眉头皱了一下。

  “亦白哥,嫂子呢?难道是害羞了?”

  陈亦白有苦难言,只能憋屈的答了一声“嗯”,然后有些生无可恋的瘫在了沙发上,他感觉这辈子已经完了,红莲该不会是看上他了吧……

  宋九月缓缓的坐了下来,刚刚那个女人,看身形应该长得很漂亮,亦白哥真是有福气。

  “亦白哥,让嫂子下来吧,我们都是一家人,有什么好害羞的。”

  陈亦白摇摇头,这要是让红莲下来了,两个大老爷们接吻的事情岂不是曝光了,到时候九月恐怕就真的以为他喜欢男人了。

  宋九月疑惑了,按照亦白哥的性子,对方要真的是个大美女的话,他肯定会拉着人在自己的面前炫耀一番的,今天这是怎么了?

  难道嫂子不能见人?想到这里,她也不好逼人家。

  “亦白哥,女人都是要哄着的,你既然把人家嫂子带回来了,就要负责。”

  陈亦白觉得自己是哑巴吃黄连,只能顺着宋九月的话,捡好听的回答,想到楼上的男人,憋屈的厉害。

  宋九月的手里还拿着球,放在了茶几上,眼里有着一丝笑意。

  “亦白哥,我倒没看出来,原来你这么有童心,这么大了,还捏皮球玩。”

  陈亦白的脸上僵了僵,想告诉宋九月,这不是皮球,不过要真说了是什么,估计兄妹俩的感情也就走到尽头了,只能沉默,脸上的肌肉抖了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