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三百二十七章 不知道是第几手了
  宋九月没有发现陈亦白的异常,一直在思考刚刚的女人,看对方什么都不说,也就放弃了,将皮球在地上拍了拍,眼里闪过一丝笑意。

  “亦白哥,只能祝福你们了,你也老大不小了,要是有喜欢的就要好好把握。”

  陈亦白一个字儿都说不出来,只希望九月能够马上回去,不然今天这误会只会越来越大。

  宋九月也看出了对方的想法,想着也许人家两口子被她打扰了,现在还很惆怅呢,只能摸摸球,嘴角勾了勾。

  “亦白哥,那我先回去了,今天就是过来看看你说的大美女,嫂子也确实挺美的,你可不能辜负了人家。”

  陈亦白伸出指尖揉了揉太阳穴,有些无奈,像是吃了一只恶心的苍蝇,还吐不出来。

  宋九月起身,出了别墅后,脸上还是带着笑意的,想着过不了多久就能收到亦白哥的喜糖了,心里为对方感到高兴。

  红莲听到外面汽车启动的声音,知道宋九月已经醒走了,缓缓下楼,看到生无可恋的陈亦白,眉头皱了皱。

  “你和宋九月是什么关系?”

  陈亦白懒得搭理,因为这个男人,自己的一世英名可是毁得干干净净,连一点渣渣都没有留下。

  “喂。”

  红莲踢了对方一脚,辛亏自己刚刚智商在线,不然早被宋九月发现什么了。

  “什么时候从我家离开?算我求你了行么。”

  本来红莲是没打算住多久的,但是现在知道宋九月和这个人有关系,他已经决定长久的住下来了……

  离开?不可能。

  宋九月开车回了家,看到沙发上正在浅眠的傅殃,像小鸟归巢一般,朝着他扑了过去。

  傅殃条件反射的接住了人,把人搂进了自己的怀里,嘴角一弯,扭头在对方的脸上啄了一口。

  “什么事儿这么高兴?”

  “傅殃,我感觉亦白哥的终生大事有着落了,刚刚我去他那边,发现他和美女正在亲亲。”

  傅殃的嘴角抽了抽,这女人撞破了人家的好事儿还不自知,叹了口气。

  “陈亦白的终身大事是解决了,宋九月,你什么时候也考虑考虑自己的。”

  宋九月一愣,她还用考虑么,当然是跟面前这个男人耗下去了。

  傅殃将背缓缓的靠在了沙发上,想到什么,眼尾扬了起来。

  “我是说孩子的事情。”

  爷爷现在不同意他和宋九月在一起,要是他们之间有了孩子呢?对方是不是就会松口了。

  因为宋九月一直没有跟傅殃说过当初傅老爷子来找她,并且让她打掉孩子的事情,所以傅殃以为一个孩子就能让老爷子改变对宋九月的看法。

  这显然是大错特错的。

  宋九月听到这个人又提孩子,眉头蹙了蹙,现在怀孕太早了,况且傅老爷子那边,态度很坚决,她的孩子,生下来肯定是要受尽宠爱的,绝不能让这些东西影响成长。

  嘴角撇了撇,缓缓的靠进了傅殃的怀里,声音软软,有些撒娇的味道。

  “再等等吧,傅殃,不是我不想要孩子,现在真的不是一个好时机,等一切尘埃落定了,我一定为你生个小公主,好不好?”

  傅殃的嘴角一勾,将怀里的一团搂的更紧一些。

  “男孩女孩无所谓,我都喜欢。”

  宋九月的心里软了一下,趴在他的怀里不再动弹。

  吃过晚饭后,两人看了一会儿电视,宋九月瞧瞧时间,发现已经十点了,让傅殃抱自己上楼。

  但是躺在床上没有一点儿睡意,傅殃就躺在她的旁边。

  “傅殃,你今晚可以讲故事了么?”

  傅殃把人往怀里搂的更紧了一些,嘴角勾了勾,开始思索白天看到的小故事,最后挑了一篇出来,声音沙哑的讲着。

  “在遥远的森林里,有一只美丽的大雁,它的梦想是能够飞往南方,整座森林都还在熟睡的时候,它就已经启程了,但是它被猎人看上了,猎人朝它开了一枪,大雁的胸口染血,还是很坚强的飞着,宋九月,你知道大雁为什么没有掉下来么?”

  黑暗中,傅殃有些沙哑的语调传来,宋九月听得脸红心跳,摇摇头,将脸贴在了傅殃的胸口处。

  “因为它很坚强。”

  宋九月的脸上抽了抽,幽幽的叹了一口气,尴尬的冷笑话,果然不能期待什么大总裁讲故事的。

  “我突然想睡觉了……”

  傅殃深以为然的点点头,果然讲故事有用啊,将人一搂,美滋滋的睡了过去。

  ……

  说起来,宋九月能够和红莲再次遇见,多亏了张浩下的那笔单,因为薛莎每天都哭着闹着要找宋九月的麻烦,他也没有办法,只能观察着事态发展。

  按理说那边应该很快就得手了才对,怎么到现在都还没有回应,眉头皱了皱,重新发了邮件联系那边。

  但是所有的消息都跟石沉大海一样,薛莎见状,哭的更加厉害,身体很快就消瘦了下去。

  这可把张浩急坏了,孩子要是没了,他做这一切有什么意义,只能尽量的安抚这个人。

  后来发现薛莎实在无理取闹了一些,抬手招医生进来打了镇定剂,然后自己缓缓的出去抽了根烟,就在走廊尽头处站着。

  想想从遇到薛莎开始,一切都不顺利了,要是没有这个女人,也许他还在盛腾,每年拿着几千万的工资,要是花重金请一个女人为他生孩子的话,恐怕现在孩子都能打酱油了,哪里用得着每天围着一个薛莎转悠。

  想到这个女人曾经跟那么多的男人上过床,心里就憋屈的厉害,还没娶进门呢,就给他戴了那么多顶绿帽子。

  呵,这样的女人和那些卖的有什么区别,也许还没有那些卖的高尚呢。

  张浩苦闷的又抽了一口烟,只要薛莎把这个孩子生下来,他一定把她赶的远远的,脏死了。

  当初那女人跟自己在一起的时候,还去做了个膜的修复手术,让他以为她是第一次,所以才格外的珍惜,没想到啊,这都不知道是第几手了。

  牙齿咬了咬,生了孩子,那女人就没用了,他不会给她一分钱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