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三百二十九章 我刚刚定下的
  宋九月也是从大家的议论中知道的这个消息,她本来以为张浩应该离开洛城了,没想到一直都在,竟然还把薛莎给杀了,恐怕是被逼到极致了吧。

  毕竟张浩的骨子里是有些怂的,不敢主动去挑事儿,这两人的结局,还真是惨。

  她在办公室里这么感叹着,拿过一旁的文件看了起来,总不能一直让别人觉得她是吃软饭的吧。

  这几天一直想着红莲的事情,那个人为了自己背叛上级,恐怕日子不好过,她有些担心。

  红莲身上的伤已经不疼了,这一次接了人家的单,人没有杀成,为了不砸组织的招牌,他只能去把张浩杀了。

  只是赶到的时候,听说这个人被警察带走了,并且已经疯了,他也就没有再管,将枪收回怀里,很自然的回了陈亦白的地方。

  这几天他已经套出来了,陈亦白是宋九月的哥哥,还真是有缘。

  不过陈亦白显然是不待见这段缘分的,假如可以的话,他真希望自己能把家搬走,最好是搬到一个红莲再也找不到的地方。

  特别是在知道红莲的身份后,简直双腿发抖,要说他最怕的,可能就是被称为杀手之王的人了,当初在欧洲那边,单枪匹马灭了人家一个据点,枪杀过M国的一个军官,现在整个国际上,恐怕都在通缉他吧。

  只是除了红莲这个名字,没有人知道他的长相……

  陈亦白每天都盼望着这个人快点儿离开,但红莲已经在他的卧室旁边收拾出了一个大房间,作为自己的卧室,美其名曰把床还给他,他真是要感动坏了。

  陈亦白在这边受着苦难压迫,宋九月却是不知道的,在经过傅殃的说教后,她已经再少再去那栋别墅里找对方了,现在都是直接去宋氏找他。

  “宋小姐,老板让你下班后等等他,他带你去一个地方。”

  墨一出了办公室,在宋九月的面前这么说到。

  宋九月点点头,知道今天傅殃还有一个会议,只能拿出消消乐来打,最后打得眼睛都酸了,趴在桌上,睡了过去。

  傅殃从会议室出来,看到趴在那里的宋九月,心里柔软了一下,走过去,弯身将对方缓缓的抱了起来。

  宋九月睡着睡着,发现地面在晃动,不过感觉到那个熟悉的怀抱,她并没有睁开眼睛,反而是嘴角弯弯的埋得更深了一些。

  恨不得把对方精致的西装扯开,然后把自己的脑袋埋进去。

  “宋九月,别闹。”

  傅殃看到这个女人一直往自己的胸口上蹭,眼里闪过一丝笑意,把人抱上车,最后直接放在了自己的腿上。

  今天的车不是平时那辆黑色的宾利了,宋九月刚睁开眼睛,就被里面的一幕惊呆了,这车太长了吧……

  原谅她这个乡巴佬没有见过世面,还是第一次在车上能够看到床,看上去软乎乎的,她瞬间有些嫌弃傅殃的腿了,“哧溜”一下就跑了过去。

  床的对面是一排玻璃,玻璃的里面排列着各种各样的水果,果汁,蛋糕,零食……

  巨大的幸福“嘭”的一下砸中了宋九月的脑袋,或许这不是车,这根本就是家啊。

  “这次去的地方有些远,怕你坐那辆车不舒服,所以准备了这个。”

  傅殃在一旁解释道,把宋九月又抱了回来,放在自己的腿上。

  “我平时很少把它开出来。”

  宋九月深以为然的点点头,这车太招摇了,加长版林肯,比普通车型长了大概九米左右,里面应有尽有,而且看着特别的舒服。

  她心满意足的搂着傅殃的腰,再看他的脸时,总感觉对方的脸上刻了两个字——土豪。

  她发誓,洛城绝对没有人比傅殃更有钱了。

  “我们去哪儿?”

  “你不是想去看海么,我们就去看海吧,睡一觉,也许就到了。”

  宋九月一愣,没有想到对方会看她的空间,她只是在里面随意感叹了一句,他却把它付诸实际了……

  喉咙被什么东西梗着,说不出话来,这世界上,估计只有这个人会把她当宝一样宠着了吧。

  傅殃把人抱着,闭上眼睛,本来想要稍微睡一下,冷不丁的唇畔突然传来一股温热,眼皮抖了抖,没有睁开。

  宋九月就坐在他的腿上,缓缓的把人吻着,这个吻完全是由她主导的,傅殃只是允许她闯入他的地盘而已。

  一吻结束后,她趴在了傅殃的肩膀上,微微喘着气儿。

  傅殃轻笑了一声,伸手把她的背抚着,眼里有些宠溺。

  墨一假装自己耳聋,直到后面没有声音传来,他才聚精会神的提高了速度,争取在两个人醒来的时候能够到达海边。

  汽车一直在高速路上疾驰着,窗外是飞速闪过的街景,从晚上一直变换到第二天凌晨四点,汽车才在海边停了下来。

  墨一可没有这两个人的浪漫情怀,孤独的单身狗下车后,去了海边的酒店胡吃海喝,省的在那里当电灯泡。

  傅殃把宋九月叫醒,看到外面的大海,还有海面上翻起的一丝鱼肚白。

  “看日出,错过可就没有了。”

  宋九月本来还迷迷糊糊的,听到日出这两个字,一下子就清醒了,看到外面的景色,脸上闪过一丝惊喜,从傅殃的怀里跳了下去。

  最美丽的日出,只有在海上才能看到。

  宋九月一眨不眨的等着,看到旁边和她站在一起的男人,心里突然有些触动,将他的手拉了过来,十指紧扣,紧紧的握着。

  天边逐渐出现一片红云,海天一线的地方渐渐亮了起来,似乎那里的天空与这里不同,像是染了胭脂一般。

  “傅殃,快许愿,肯定能实现的。”

  宋九月催促着这个人,眼睛还是盯着远方,整个人都温柔了下去。

  这样的景色,你是不忍心打扰的,似乎大自然正在制作一副精美的画卷,你要是喧哗了,这画也就做不好了。

  傅殃将她拉了过来,离自己近了一些,低头凑近她的耳旁。

  “我怎么没有听说过,对着日出许愿还能实现的。”

  宋九月耿了耿脖子。

  “我刚刚定下的,不行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