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三百三十九章 龙有逆鳞,触之必怒
  部队里混进奸细是大家都没有想到的事,也不会想到傅二少会在这个时候过来,一群人都捏了一把汗。

  螺旋桨的声音响起,傅宸的直升机已经升上去了,朝着傅殃离开的方向追去。

  这一切都太巧合了。

  傅宸的脸上阴沉,直到傅殃的直升机出现在视线中,下令驾驶员靠近,心里焦急如焚,拿过一旁的喇叭喊了起来。

  “小殃!!危险!!”

  但是飞机的螺旋桨声音太大了,傅殃根本听不到他的话,一心只想往洛城赶,不知道爷爷要怎样对付宋九月,他一刻都不敢多待,直升机一直在加速。

  “老板,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?”

  墨一的耳朵上挂着耳机,里面似乎传来了大少的声音,吓得一个激灵,这里信号不好,对方的声音断断续续的,根本听不清他在说什么。

  只能把耳机拿给了傅殃,傅殃疑惑的拿到了耳边,只听到两个字——跳伞!!

  “墨一!”

  傅殃眼疾手快的抓住一旁的降落伞,三秒穿戴完毕,来不及说一句完整的话,直接把墨一拉了过来,踢开舱门,跳了下去。

  两人刚刚离开直升机,直升机就发生了巨大的爆炸,傅殃忍着身体上的疼痛,脑袋里也轰隆隆的,差点儿把墨一丢出去,强撑着最后一丝意识,将降落伞打开,把墨一栓在了绳子上,咬牙想要再坚持久一点儿,可是他现在浑身都疼,看到下面是一大片湖泊,心里一安,两人跌入了里面。

  傅宸听到爆炸声,看到前面出现一片火红,吓了一跳。

  “小殃!!”

  那样巨大的爆炸,存活下来的概率太低了……

  傅宸的整颗心都在颤抖,知道那两个人已经跳伞了,可是距离爆炸的地方太近,就算不死,也会被炸成重伤。

  “下去找!!通知那边马上派人过来!!!”

  傅宸的声音声嘶力竭的,害怕的浑身发抖,这个弟弟要是出了事,傅家一定会乱套的。

  ……

  傅殃牵挂着宋九月,想要快点儿赶回去,而宋九月昨晚等了他一夜,直到凌晨才迷迷糊糊的睡着。

  刚睡着就做了一个噩梦,直接被吓醒了,起床去楼下喝了口茶,然后再也睡不着了。

  秋姨起床,看到这个人坐在客厅,很意外对方竟然起这么早。

  “秋姨,傅殃没有打电话来么?”

  也许昨晚他打了家里的座机,而自己没有接到呢。

  秋姨摇摇头,看到宋九月眼睑处挂着的黑眼圈,有些心疼。

  “宋小姐,傅先生一定是有事情耽搁了,你别把自己给折腾的生病了,不然他回来,一定会心疼的。”

  宋九月揉了揉太阳穴,今早醒来后,她的心脏就一直狂跳着,不知道为什么,有种想哭的冲动。

  早饭也只吃了几口,傅殃既然不回来,她只能自己去找他了,这么想着,出门就打算上车,可是一辆黑色的汽车在别墅前停下,她认得那个人,傅宅的管家。

  “宋小姐,老爷子有请。”

  宋九月的嘴唇抿了抿,来者不善,特别还是傅老爷子,已经看她不顺眼很久了。

  但是这样的要求她没有办法拒绝,只能上了对方的车。

  一路都很冷静,她和傅殃是真心相爱,他们的爱没有违背原则,所以没有人能把他们分开,不管傅老爷子说什么,她都不会同意的。

  关于傅殃的任何事情,她都不会妥协!

  到老宅后,她冷静的走了下去,脸上一直淡淡的,倒是让旁边的管家惊讶了一下。

  以前确实是见过宋小姐的,懦弱胆小,进入别墅的时候,处处透着小家子气,但是现在,她的气质不输洛城的任何一个大家淑女。

  宋九月进了客厅,看到坐在沙发上的人,对着管家点点头,然后自己走了过去。

  傅将生的面前摆着两杯茶,看到她来后,推过了其中的一杯。

  “九月丫头,我暂且这样叫你吧,你知道我找你是为什么,你和小殃的事情,我一直都不同意,这一点儿,你应该清楚。”

  宋九月不说话,直觉告诉她,杯里的茶有问题,所以她不会喝,喝下去后,也许醒来就不知道在什么地方了,一辈子都见不到傅殃了,那得有多伤心。

  傅将生看她没有坐下来,也没有喝茶,眼里深了深,端过茶放在手上,自己缓缓的喝了一口。

  “九月丫头,说吧,你要怎样才肯离开小殃?”

  “我不会离开他的,永远都不会。”

  宋九月的声音虽然冷淡,却泛着一股不容置疑的坚定。

  傅将生愣了一下,这才发现这个人的气质发生了变化,眉头蹙了蹙,永远不会离开?真是笑话。

  “你觉得你配得上小殃么?九月丫头,做人要学会认清自己,你和小殃没有缘分,两个人在一起不会快乐的。”

  “只要他喜欢我,我就配得上,傅爷爷,如果我没有猜错,你应该找傅殃谈过了吧,他肯定不愿意离开我,如果我现在在你的面前妥协了,那就是背叛我们之间的感情,我和他,谁都不会背叛彼此,傅殃和宋九月,这两个名字就该绑在一起!”

  宋九月信誓旦旦的说着,丝毫没有被傅将生的气场给压住,眼里坚定,从始至终都站的直直的。

  傅将生被对方气的鼻子一歪,这个人真是不知好歹,她凭什么待在小殃的身边,难道就凭着牙尖嘴利么……

  “九月丫头,我已经把话说的很明白了,并没有跟你商量,我让你离开,你就得离开,小殃那孩子孝顺,不会拿我的健康开玩笑。”

  宋九月听到对方这么说,突然觉得这次傅殃的离开,也许和这个人有关,眼里闪了闪,看来为了拆散他们,老爷子还真是煞费苦心了。

  “你是爷爷,傅殃孝顺你,你是师傅,傅殃尊重你,你是上级,傅殃服从你,可是你把自己的规则强加到他的身上,从来没有问过他愿不愿意。龙有逆鳞,触之必怒,老爷子,我知道你今天叫我来没那么简单,但我出了什么事,傅殃不会善罢甘休的,不管你今天怎么对我,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,就能等到他回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