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三百四十三章 生死相随
  “哥出事了,宋九月,你快跟我去看看,人到现在都还没有找到,爷爷已经赶过去了。”

  宋九月心里一跳,跟在了她的后面,两个人就这么大剌剌的出了看守所,没有一个人敢阻拦。

  等到两个人的身影完全消失,大家才回过神来,相互看了看,那个宋小姐好像是犯人吧……

  可是想追已经来不及了,跑车的速度太快,“哧溜”一下就没了影子。

  宋九月就坐在傅雪雅的旁边,知道自己的预感灵验了,傅殃真的出事了,整颗心都揪着,疼的不行。

  汽车一路疾驰到了傅家老宅,直升机还在那里等着,两人二话没说,直接上去。

  直升机离地面越来越远,宋九月的嘴唇紧抿着,手掌已经紧张的捏成了拳头,到了地方,她才发现那里有很多架直升机在空中飞着,不停的有人空降下去。

  看着这个地方,眼里一下子就释然了,她紧张什么,有什么好紧张的,假如傅殃死了,她也不活了就是了。

  “宋九月,我们下去,多一个人,哥就多一分被找到的机会,这个地方太大了,今早还下了雨,下面的河水暴涨,现在都变成黄色的了,视线更加不清晰。”

  傅雪雅在身上绑了绳子,把另一条给了宋九月,然后自己就下去了。

  宋九月将绳子绑在身上,看到下面郁郁葱葱的森林,也缓缓的被放了下去。

  已经是秋天了,这样的大森林虽然很美,但现在里面的人都没有欣赏的心情。

  宋九月一被放下去,就去了河边,沿着河岸找了起来。

  假如不下雨,这条河应该是很宁静的,但现在河水涨了,一片浑浊,根本看不清翻滚的水里面有什么。

  “傅殃!”

  她喊了一声,虽然告诉过自己要冷静,对方要是出了事,大不了跟他一起走,可是想到他现在还在遭受着未知的痛苦,整颗心都泛着疼。

  长白山是被保护的很好的森林区,几乎没有人迹,找起来更加麻烦。

  入秋天气泛冷,到处都是秋雾,这场秋雨来得也不是时候。

  宋九月沿着河岸跑了一会儿,满山都回荡着声音,有叫小殃的,有叫少爷的,大家都在找他。

  河水涨的太厉害了,河面上也有直升机在搜寻,几乎是贴着河面飞着。

  宋九月站远了一些,发现河水里漩涡深深,还有被连根拔起的木头,看来这场雨的威力很大。

  假如傅殃是失去意识后再跌入的河里,那么喊是没有用的,听说爆炸很厉害,对方在跌入河的时候,一定是晕过去了。

  宋九月没有再出声,视线不停地看着河面,发现一排木头从上面飘了下来,流动的速度很缓慢,心里一抖。

  不知道有没有人相信羁绊这种东西,反正她是相信的,就像在家,她心神不宁,害怕那个人出事,就像现在,她的心脏狂跳,知道他一定就在周围,等着她去找他。

  宋九月没有犹豫,直接扎进了河水里,向着那几根木头游了过去,那是被连根拔起的大树,上面还有不知名的果实,挂了满树,因为枝条交错,速度很慢。

  越是靠近,她的心脏就跳动的越快,最后潜了下去,直接进了几根大树围成的圈里。

  “傅殃!!”

  她的喉咙被什么东西堵着,发不出话来,一种强烈的悲痛,从遥远的天际抓住她的灵魂,疼的她差点儿晕过去。

  傅殃就在其中的一颗树上挂着,一起一伏,如果从上面看的话,根本看不见,因为这树的枝丫太茂盛了,还有累累果实,完全遮挡了他的身子。

  “傅殃……”

  宋九月哽咽着,游了过去,抓住人后,被他身上的凉意冷的发颤,将哆嗦着的手缓缓的放在他的鼻间,感受到一片冰凉时,眼泪马上流了出来。

  死了……

  傅殃是死了吗……

  她也不想活了……

  宋九月的眼眶通红,扯下自己的外套,向天上还在寻找的直升机挥了挥,几架直升机马上飞了过来,放下绳子。

  “找到了!!!”

  “去通知大少爷!!”

  她把绳子绑到了傅殃的腰上,这才注意到他浑身上下都是被泡的泛白的伤口,心里一紧,颤抖着手将绳子也绑到了自己的身上,两个人被缓缓的拉了上去。

  “傅少受伤严重,马上送医院,墨一已经找到了,快!!回洛城!!”

  指挥人员马上下令,直升机迅速的往洛城飞去,速度已经加到最快。

  宋九月看到浑身上下都是伤的傅殃,说不出一句话来,甚至是哭不出声来,那是一种近乎恐怖的绝望……

  不敢碰他,仿佛他现在就像一阵烟雾般,只要一碰,就会消散了。

  直升机到洛城后,医生早已经等在那儿了,最前面的是喻初原,看到他,宋九月燃起了一丝希望。

  也许……傅殃并不会死呢……

  傅殃马上被推进了手术室,那么强烈的炸弹,能救回来的概率太低了。

  喻初原看到这个人的样子,心里抖了抖,这应该是受伤最严重的一次了,连呼吸都快没有了,老板现在还支撑着,大概是凭着脑海里仅存的一丝意志,是他不愿意死,不然恐怕早就是一具尸体了。

  大家都等在手术室外面,漫长的等待着,气氛很沉闷,没有人多说什么话,似乎只要一开口,理智之弦就要奔溃。

  宋九月缓缓的闭上眼睛,到现在还觉得自己手抖,刚刚触摸到傅殃的地方,已经麻木了,没有感觉,浑身还湿哒哒的,连头发丝都还狼狈的滴着水。

  手术一直进行到深夜,喻初原没有出来,走廊上也没有人敢离开。

  最后傅雪雅还是小声的抽泣着,尽管声音很微弱,像受伤的小兽孤独的舔着伤口,抱着手臂,低头一直抽泣,肩膀微微耸动,不敢哭出声音来。

  走廊里的灯光很亮,溢满了绝望,傅雪雅的抽泣声脆弱不堪,最后抓住旁边宋九月的衣袖。

  她感觉哥可能挺不过这关了,那么严重,她看着就心里发慌,肯定很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