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三百四十六章 塞翁失马,焉知非福
  扭头看到一旁脸色苍白的宋九月,瞳孔缩了缩,恐怕这个人还不知道老板为什么会离开洛城吧,老爷子这次,确实做得过分了一些。

  视线向着老爷子那边看了过去,发现对方靠着墙,不知道在想什么,似乎老了很多,恐怕心里也不好受。

  只要老板没有脱离危险,在场的所有人都是提着心的。

  “宋小姐,你先去休息一会儿吧,别把身体弄坏了,听说你还在发烧,老板要是知道了,肯定不好受。”

  宋九月摇摇头,她身上的湿衣服已经被护士换下来了,现在穿的是病号服,看着显得孱弱,但是她的眼神一点儿都不弱。

  不一会儿,喻初原回来了,眼睑上都是黑眼圈,高强度工作了这么久,只剩下处理伤口的工作,所以让人去取代了他。

  这么久以来,他还是第一次被人从手术室里抬出来,整只手都在发抖。

  看到一旁的宋九月和墨一,知道他们两个牵挂着老板,用手拍拍额头,走了过去。

  “伤口已经处理好了,只是能不能渡过危险期,真不好说,墨一,这是老板伤的最重的一次,我当时看到的时候,还以为他已经死了。”

  死这个字一出来,墨一眼眶就红了,他这条命都是老板给的。

  “不过老板的求生意识很强,这是一直支撑着他活下来的东西,我猜应该没事,你们别太担心。”

  喻初原换了衣服,又走了进去,看样子是去进行收尾工作。

  墨一听到喻初原的话,看了一旁的宋九月一眼,求生意识?老板出事前,一直担心的不就是宋小姐的安危么?

  嘴唇抖了抖,想要把这件事说给宋小姐听,但是突然想着,两个人之间的事何必要别人来多嘴,老板对宋小姐的心意,她自己应该能够感觉到才对。

  一个小时以后,喻初原推着人出来了,脸上都是疲惫。

  “等等看吧,能坚持一周,应该就没事了。”

  医生们连忙把傅殃送去了重症监护室,走廊里等着的人这才缓缓的走了过来。

  傅老爷子被白绾搀扶着,这几天滴水不沾,也没有人敢劝什么,都知道老爷子怕是自责了。

  ……

  心里的牵挂太重,傅殃怎么可能舍得死,所以接下来的几天,几乎是平安无事的渡过,转去了VIP病房。

  宋九月也不管老爷子是不是看她不顺眼了,一直把傅殃的手拉着,看到他的嘴唇干裂着,拿过一旁的棉签沾了水,细心的为他润唇。

  “这种事情,雪雅来做就好了,你可以回去了。”

  傅老爷子已经看不下去了,这宋九月太招摇了,居然当着他的面这么对小殃,真是不成体统。

  傅雪雅一听,连忙站了起来,走到宋九月的旁边,拿过她手里的棉签,给她家哥哥润着唇瓣。

  宋九月的眼里闪了闪,没有说话,在傅老爷子的注视下,想要起身,但手却被傅殃紧紧的握着,挣脱不开,眼里一亮,一屁股又坐了回去。

  傅将生气的鼻子一歪,正想开口说这个人几句,发现小殃已经醒了,脸上激动。

  然而傅殃只是睁开眼睛看了一瞬,就又缓缓的闭上,没有说任何话,或者是他还说不出话来。

  喻初原进来看了一下,感受到病房里诡异的气氛,腿抖了抖,瞥到宋九月握着老板的手,不禁有些佩服这个人的勇气。

  在老爷子这样的压迫下还能占他孙子的便宜,还真是厉害。

  给他家老板检查了一遍后,发现恢复的很快,至少已经完全渡过危险期了,心里松了一口气。

  知道老板喜欢宋九月,心里有了计较,清清嗓子。

  “老爷子,老板的情况已经好转了,只是这次伤到了脑袋,受不得什么刺激,最好还是别和他对着干,不然一不小心出了什么事,可能就白抢救了。”

  傅将生心里一抖,还有这回事?眉头蹙了起来,不再说话。

  病房里一下子就沉默了下去,宋九月赖着没有走,刚刚傅殃已经睁开眼睛了,要不了多久,肯定会醒的。

  她这两天太累,又是生病,又是担忧,这么一放松下来,直接趴床边睡了过去。

  傅雪雅本来想让这个人回去睡觉的,但发现她已经睡着了,也就不好多说什么。

  宋九月这一觉,直接睡到了第二天,迷迷糊糊的感觉有人给自己搭毯子,这才醒来,本来以为是傅殃,但抬头才发现是一个小护士。

  “谢谢。”

  小护士摇摇头,刚刚傅少醒了一会儿,让她给宋小姐搭上毯子,然后又睡了过去,不过宋小姐应该不知道吧。

  傅殃这次伤的很重,醒来的时间也是断断续续的,直到一周以后,才算是完全清醒过来,大家都有些激动。

  不过醒来的第一句话,依旧是“宋九月呢?”

  宋九月去吃早餐了,还没有回来,病房里只有老爷子和管家,听到这个孙子醒来问的是哪个女人,狠狠的“哼”了一声。

  倒是管家有眼色,马上答道。

  “少爷,宋小姐去吃早餐了,马上就回来。”

  傅殃听说宋九月没事,松了一口气,这次本来就有些气这个爷爷,要是宋九月再出了事,他一定不会原谅他的。

  傅老爷子知道这次自己做的过分,可也不好拉下脸去道歉,只能耿着脖子,等着傅殃主动找他谈话。

  但傅殃显然是个没良心的,视线一直盯着门口,直到宋九月的身影出现,眼里才一亮。

  “宋九月!”

  宋九月听到这个声音,心里一抖,抬眼对上那双染满笑意的眼睛,眼眶一下就红了,跑了过来,握着傅殃的手,说不出一句话。

  喻初原知道傅殃醒后,马上又来检查了一遍,发现彻底没事了,只剩身上的伤口需要处理,提着的心才彻底放了下去。

  “老板,你的脑袋这次撞击严重,需要好好养着,千万别生气。”

  傅殃顿时明白了喻初原的意思,嘴角勾了勾,尽管浑身上下都绑着绷带,但心情却是舒畅的,现在什么时间了?那什么狗屁订婚应该过了吧。

  简直解气,说起来这场爆炸还帮了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