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三百四十七章 故意气老爷子
  订婚这场闹剧确实已经过了,因为一周的时间已经到了,网上早就闹得沸沸扬扬,只是医院里的他们很少跟外界联系,还不知道而已。

  夏冰本来以为这次是十拿九稳,谁知道会出这样的事情呢,看到网上对她的嘲讽,眼眶红了红,想要打电话给傅爷爷,至少让他出来说两句话,但是傅殃现在的情况,傅爷爷恐怕根本无暇顾及其他。

  傅将生确实是没有注意到网上的消息,孙子虽然醒了,但是到现在还没有跟他说过一句话呢。

  他只能像堵墙一样,在病房的椅子上杵着,而宋九月正在给傅殃喂粥,眼里都是笑意。

  小殃刚醒,说想要喝粥了,宋九月马上就去给他买了,现在一个喂,一个喝,看着真是刺眼极了。

  傅将生的眉头越蹙越深,到最后,拳头已经握了起来,这两人真是太没有顾忌了,把他当瞎子了是吗?!

  正打算发火,一旁的白绾就开了口。

  “小殃,你爷爷都在这里这么久了,怎么都不打声招呼,你这孩子。”

  白绾的嘴角暗地里抽了抽,这孩子怕是在生他爷爷的气吧。

  傅殃似乎这才注意到一旁坐着的老爷子,喝了一口宋九月喂来的粥,才幽幽说道。

  “爷爷,原来你也在啊,刚刚怎么都不出声的,害我都没有注意到你。”

  傅殃很欠扁,至少现在看来是这样,又张了张嘴,示意宋九月继续给他喂。

  宋九月的眼里闪过一丝笑意,舀了一勺后,放在自己的嘴边吹了吹,然后才递给傅殃。

  “你们!!”

  傅将生已经看不下去了,这两人完全是把他当空气了,刚站起身子,一旁的墨一就幽幽吐出了一句。

  “老板现在受不得刺激……”

  傅将生所有的话都被堵在了喉咙,憋的脸上通红,发现傅殃用手撑了撑额头,还以为对方是发作了,吓了一大跳。

  “小殃,你……”

  傅殃叹了口气,示意宋九月继续喂,眼里闪了闪。

  “爷爷,我没事。”

  傅将生松了口气,这下是不敢再说什么了,只能把满肚子的东西都给憋着,看到宋九月和他家孙子柔情蜜意的相互对视,看到宋九月的指尖在他家孙子的唇边抹了抹。

  胡闹!

  完全是在胡闹?

  可是他能怎么办,初原那小子已经说了,小殃受不得刺激,他总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去惹他生气吧,只能先憋着,差点儿把自己憋出病来了。

  病房里似乎都能听到老爷子磨牙的声音,咯吱咯吱的响,视线也如同冷气一般,飕飕的把宋九月盯着。

  宋九月打了个哆嗦,在这种视线下,把盛粥的碗放在一旁,傅殃已经吃完了,笑眯眯的把她看着,似乎感受不到老爷子的视线一般。

  “宋九月……”

  傅殃的眼里亮了亮,点了点自己的唇瓣,意思很明显,要一个吻。

  一旁傅雪雅的脸瞬间就红了,她怎么觉得自家哥哥突然变得这么迷人呢,特别是伸出指尖点唇的那个动作,眼神微挑,目光宠溺,看得她都想扑下去了。

  白绾的脸上也一僵,这下是确定了,小殃是故意的,故意在气他的爷爷,叹了口气,这孩子从小就不吃亏,没想到现在还是这个臭脾气。

  果不其然,傅将生的脸上瞬间暴怒,哆哆嗦嗦的指着傅殃,牙齿一直咬着,看到对方有意无意的撑着脑袋,脸上僵了僵,起身出了病房,整个人都带了几分雷厉风行的味道。

  傅殃挑挑眉,他就是要让爷爷知道,被亲人用身体健康威胁是怎样的滋味儿,说他不孝也罢,这叫什么,风水轮流转。

  傅将生简直气炸了,直到去了走廊,整个人还如同着了火一般。

  “你看看他们像什么样子?!”

  “要不是因为小殃身体有毛病,我早就发火了!!”

  傅将生气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,一大堆的话堵在嗓子眼,不爆发出来真是不痛快,可是那个人又吼不得。

  假如一个激动,脑袋疼起来了怎么办?初原可是说了,受不得刺激,不然白抢救了。

  “傅老爷……我看还是算了吧……”

  管家在一旁弱弱的说到,不然现在还能有什么办法,傅少爷是个打不得骂不得的,要是对宋小姐下手,估计对方会直接疼死过去吧。

  傅将生的胸腔剧烈起伏着,憋屈啊真是,现在压根儿不想进去被辣眼睛,只能在走廊上坐下来。

  小殃现在还没有康复,暂时先让着他,等身体好了,他再慢慢的找他算账。

  这么想着,不停地安慰着自己,等平复好了,才起身重新进了病房,抬眼刚好看到小殃揉着宋九月的头,满眼的宠溺,脸上抖了抖。

  “老爷,忍住,等少爷身子恢复了,再说他吧。”

  管家在一旁小声的提醒着,傅将生想要冒出口的呵斥又被吞进了嘴里,或许刚刚在走廊里平复还不够,他应该下去跑几圈,才能消散心里的怒气。

  拳头握了握,告诉自己要冷静,先暂时忍着,以后再慢慢来。

  宋九月瞥到老爷子进来了,总算是收敛了一点儿,至于刚刚傅殃要的吻,自然是没给的,毕竟他的妈妈和妹妹还在一旁坐着呢。

  也知道这个人那样做,只是为了气气老爷子,这次的事情,如果她没有猜错,肯定是和老爷子有关系的,先把傅殃调离洛城,再来对付自己,打得一手好算盘。

  假如傅殃没有出这个事儿,而自己也被送出国外,恐怕现在满洛城都是傅殃和夏冰订婚的消息。

  所以说不气那是假的,但老爷子毕竟是老爷子,气气也就罢了,总不能去报复他什么的,那样就太不孝了一些。

  傅殃的脑袋上缠着绷带,手上也一直把宋九月牵着,没有放开一下,这次落水之前,他就在想,要是自己过不了这一关,而爷爷又要对付宋九月,那该怎么办,所以一定要尽快醒过来。

  “哥,我还以为你这次挺不过来了呢,没想到恢复的这么快,真是太好了。”

  傅雪雅这个时候才出声,纯粹是被两个人的狗粮喂饱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