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三百四十九章 行不行试试就知道了
  “这日记写的真好,连我都被感动了。”

  宋九月看着手机,幽幽的说了这么一句,瞥到傅殃依旧是无动于衷的样子,嘴角勾了勾,把手机丢在了一旁,缓缓的坐在了病床前。

  傅殃的状态已经好很多了,但是出院的话,恐怕还得要一段时间。

  “你要是感动的话,那我把她娶回来吧。”

  傅殃嘴欠的说了这么一句,被宋九月一把揪在了手上,疼的他惊呼出声。

  “想娶她?那是朵食人花,小心把你给吃了。”

  傅殃听宋九月这么形容夏冰,嘴角勾了勾,伸出手掌缓缓的揉了揉她的脑袋。

  “你知道就好,夏冰心机很深,现在的你恐怕还不是对手。”

  宋九月挑挑眉,等她逮着机会,两个人一定要好好较量一番,她可不想傅殃时刻被人这么虎视眈眈着。

  “宋九月,我和你之间,插不下第三个人了,谁要是抢我,你就让她知道你的厉害。”

  宋九月嘴角一弯,将傅殃的手缓缓的握紧,她不会让别人有机会抢走傅殃,不然她的枪可不会客气。

  ……

  接下来的时间,傅殃就在医院养伤,傅家偶尔派人过来看看情况,反正没有亲自上门来过了,老爷子也是,估计是眼不见为净。

  他在医院待了整整一个月,宋九月也陪了一个月,至于笔记本的事情,谁爱管谁管,不过是人家自导自演的一出戏罢了,没有人围观,看她这出戏怎么唱下去。

  对敌人最大的打击无非是漠视。

  回了家后,傅殃坐在沙发上,看到一旁委屈吧啦的小黑,知道它是无聊了,最近大家都没有在别墅,它一头豹也怪可怜的,想着是不是该去找头母豹过来了。

  正打算闭上眼睛,就看到宋九月端了花盆进来。

  “傅殃,满天星发芽了。”

  宋九月的语气里有些欣喜,这是她和傅殃一起种的东西,没想到这么快就发芽了。

  傅殃的眼里闪过一丝笑意,看到宋九月眉眼弯弯的样子,心情一下子就飘了起来,“嗯”了一声,然后把她手里的花盆放在了茶几上,将人拉了过来。

  “来我好好抱抱。”

  沙哑低沉的一句话,让宋九月瞬间脸红,静静的趴在他的怀里,不再动一下。

  傅殃低头,在她的头发上印了一个吻,心里软的一塌糊涂,好像只要有宋九月在,一切焦虑都显得微不足道。

  两人难得这么温馨了一会儿,宋九月照顾到傅殃的身子,去网上查了资料,然后给他煲汤喝,一定要把他的身体补回来。

  中午的时候,傅殃上楼去休息了,她拿过一本书,到落地窗那里翻阅起来,落地窗外面是花园,这么看去美不胜收。

  正看的出神,听到耳旁传来“宋九月”这三个字,吓了一大跳,抬眼就看到傅殃在一旁的吊椅上坐着,嘴角一抽,这家伙什么时候下来的。

  傅殃的伤已经好了,只是卧床这么久,身子有些虚弱而已,毕竟他不是神,能够这么快就完全恢复。

  宋九月淡淡的“嗯”了一声,视线又转到了书上,很早以前就想看这样的诗句散文了,特别还是在这样的季节。

  傅殃看她还是专注于自己的书,牙齿咬了咬,走过去将书一把丢在了不远处,真是碍眼。

  宋九月看着看着,发现书不见了,眉头蹙了蹙,刚想抬头问这个人想干嘛,冷不丁的被人狠狠吻着,这么一抬头,反倒是给了他机会。

  傅殃一手托着她的脑袋,吻的认真,整颗心都在狂跳个不停,他已经很久都没有这样吻过她了,还真是想念。

  宋九月扬着头,脖子有些酸,伸手推了推,却发现对方纹丝不动,只能一只手把他拉了下来,这样脖子才好受了一些。

  傅殃的眼里闪了闪,吻的够本了,才停下来。

  宋九月像只猫咪一样,趴在他的怀里喘着气儿,懒懒的不愿意睁开眼睛。

  傅殃把她完全的圈进自己的怀里,嘴角微勾,心情很好,满天星的花盆就在一旁。

  “傅殃,这次是不是傅爷爷故意把你支走的?”

  宋九月闷闷的问了这么一句,尽管知道答案,心里还是有些不是滋味儿。

  “嗯。”

  傅殃把人搂的紧了一些,爷爷这次做得过分了,但是好歹结果并不坏,至少现在对方不会逼着他和夏冰结婚了。

  尽管他依旧不喜欢宋九月,但是这种事情得慢慢来,总有一天,他会把宋九月当亲孙女一样疼爱的。

  “爷爷这次理亏,不会再把我怎么样,能不能让他喜欢上你,就看你的本事了,不过宋九月这么好,他早晚会喜欢的,到时候我们就去把证领了,你觉得怎么样?”

  傅殃把未来都规划好了,只要先骗宋九月领证了,一切都好说,婚礼,然后是孩子……

  想到这,眼里一亮,他和宋九月的孩子,想想还真是有些期待。

  宋九月看到面前的男人已经陷入自己的想象中,嘴角抽了抽,幽幽的叹了口气,八字没一撇,想的倒挺多。

  正打算起身离开,就被傅殃一把抓住了手腕,还没反应过来,一阵天旋地转,她已经落入了对方的怀里。

  “宋九月,为了我们的孩子,从现在开始,我要努力了。”

  宋九月有些恼怒的挣扎了一下,晚饭都还没有吃,这个人是要干什么。

  傅殃嘴角弯弯,直接把人抱去了二楼,干什么,自然是羞羞的事情,清汤寡水这么久,眉头一蹙,瞬间有些不高兴了。

  今天无论如何,一定要把人吃到肚子里去。

  宋九月被扔在床上,脑袋一懵,顺势滚了很远,这个人的身体还虚着,可不能乱来,要是像上一次那样,血崩了怎么办。

  “宋九月……”

  宋九月刚打算逃下床,听到傅殃隐忍着沙哑的声音,身子一震,停了下来,扭头就发现那男人正满脸憋屈的看着她,眼神里满是控诉。

  “傅殃,你的身体……现在还不行……”

  “行不行试试就知道了。”

  宋九月犹豫了这么一下,就被对方抓了回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