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三百五十章 红莲是你的女朋友?
  傅殃可没有客气,这女人滑的跟条泥鳅一样,稍微松手就跑了,所以他直接上手,把对方压的死死的。

  宋九月无奈,被对方瞬间得逞,嘴上也被堵住,说不出任何话,原先的推拒变成了迎合。

  傅殃这头大灰狼吃饱了,才心满意足的停了下来,餍足的把人搂进了怀里,满眼笑意,睡了过去。

  再醒来的时候,直接是大晚上了,秋姨也没有上来打扰,宋九月看了看旁边,发现傅殃还在睡着,嘴角抽了抽,晚饭都没有吃,虽然不饿,但她有些渴。

  刚离开一点儿,就被傅殃抓了回去,像拎只小鸡一样,搂进了怀里。

  “傅殃?”

  宋九月轻轻的叫了一声,发现对方没有回应,抬头一看,见他还是睡着的,眼里柔和了下来。

  这个男人睡梦中都知道抓住她,怎么可能不爱她,心里一叹,脑袋贴在了他的心口处,睡了过去。

  第二天,两人依旧没有去公司,尽管傅殃的身体已经好的差不多了,但为了保险起见,宋九月依旧不允许他处理文件,就怕落个什么病根子。

  傅殃也听话,知道宋九月这是在关心他,心里甜甜的,把人拉过来狠狠的亲了一口,才美滋滋的拿过一旁的杂志,坐在沙发上看了起来。

  而宋九月就在一旁研究那些代码和数据,偶尔眉头蹙蹙,仔细思索一会儿,才小心翼翼的打了几个数据上去。

  现在每到中午她就要开始给傅殃煲汤,反正什么大补就煲什么。

  这样的日子按理说很美好,但是天天喝大补汤,谁受得了,傅殃感觉自己的身体快要被补坏了,可看着厨房里兴致勃勃忙碌的身影,他也不好说什么,只能憋着气儿把汤喝完。

  宋九月不知道物极必反这个道理,直到傅殃开始流鼻血,她才吓了一大跳,以为这个人是落下病根了,抖着手想要给喻初原打电话。

  傅殃很淡定的擦了擦自己的鼻血,拿过宋九月的手机放在一旁,把人抱进了怀里。

  “宋九月,以后别煲汤了。”

  宋九月这才反应过来,自己似乎已经给傅殃煲了很多天的汤了,连忙拿过纸巾给他擦鼻血,不知道为什么,突然有些想笑。

  流鼻血的傅殃依旧是帅气的。

  ……

  下午的时候,傅殃去了公司,缺席了太久,今天的会议总得去参加。

  宋九月等他一走,暗戳戳的去了陈亦白的别墅,没有给对方打电话,到了别墅后,特意在周围观察了一圈儿。

  上一次她在医院昏迷,总感觉听到了亦白哥的声音,还有一个女人的声音,难道亦白哥是把嫂子带去医院看她了么?

  今天她非得知道嫂子长啥样不可。

  做贼似的打开了客厅门,往里面瞅了一眼。

  “亦白哥?”

  陈亦白正和红莲开黑玩游戏呢,听到这个声音,差点儿没吓个半死,抬眼就看到宋九月站在门口,笑眯眯的看着他俩。

  红莲的手上一抖,拿过枕头默默的挡在了自己的胸前。

  “红莲?!”

  宋九月的眼里闪过一丝惊讶,亦白哥的女朋友竟然是红莲……

  难怪之前红莲对她那么好,原来是看在亦白哥的面子上,这样一来,一切都说得过去了。

  “亦白哥,红莲是你的女朋友,你怎么都不告诉我,这么好的人,你竟然打算藏起来。”

  陈亦白听到宋九月说出的话,差点儿被恶心吐了,这个人脑袋瓜子里都装了什么,怎么每天都是这些玩意儿。

  宋九月本来只是试探试探的,走近了才发现红莲身上穿了亦白哥的衣服,脑海里瞬间脑补出了一场大戏。

  孤男寡女,夜班三更,你侬我侬,耳鬓厮磨……

  脸“腾”的一下就红了起来,自己找了个位置坐下,看着这两个人,越发的觉得般配。

  “亦白哥,恭喜啊。”

  陈亦白的手快要把手机给抓烂了,瞥到红莲警告的眼神,知道这个人是不想九月知道他男人的身份,可是他凭什么牺牲自己啊,憋屈。

  宋九月正笑眯眯的恭喜两个人,想着改天等他们结婚了,一定包个大大的红包。

  但是客厅的门“嘭”的一下被人踢开,她看到出现在门口的司马玥,脸上瞬间古怪了起来。

  对啊,之前亦白哥和这个男人可是有一腿呢,现在把女朋友带回家,恐怕司马玥会不高兴吧。

  陈亦白还不知道宋九月心里的那些小九九,看到司马玥进来,嘴角勾了勾。

  司马玥也没有想到里面会这么热闹,昨晚喝醉酒被陈亦白丢进了女人堆里,差点儿被那群饥渴的女人吃干抹净,所以现在是来报仇的。

  但是看到宋九月在这里,想着多少要给对方一点儿面子,所以大踏步的走了过去,把陈亦白的衣领拉着,直接去了楼上。

  宋九月完全惊呆了,脑海里瞬间理清了三人之间的纠葛,司马玥喜欢亦白哥,亦白哥喜欢红莲,红莲不知道喜欢谁……

  精彩啊,没想到亦白哥还能这么玩,男女通吃。

  等两人的影子完全消失了,她的视线才看向了一旁的红莲,发现对方抱个枕头在怀里,眼里闪过一丝笑意。

  外表再怎么艳丽,终究是个小女生性格,喜欢萌萌哒的东西。

  “红莲,没想到你是亦白哥的女朋友,难怪之前那么帮我。”

  红莲垂着眼睛不说话,只觉得一颗心跳动的厉害,似乎要从嗓子眼跳出来了一般的。

  又是这种感觉,看来待会儿真的要去看看医生了,这种感觉很奇妙,可也很难受,比心口中了一枪都难受。

  宋九月看红莲不说话,脑海里又开始yy了,难道因为亦白哥跟司马玥上楼了,所以这个人不开心。

  “红莲,亦白哥和司马玥已经是过去式了,我保证,他现在喜欢的肯定是你,你们两个一定要好好的。”

  红莲的眉头紧紧的皱着,不知道这个人在说什么,不过现在,他觉得自己有必要测试一下了。

  他肯定是生病了,而且这种病和宋九月有关,嘴唇抿了抿,拍了拍自己身旁。

  “宋九月,坐过来一点儿,我想确认一件事儿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