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三百五十一章 医生,我心疼
  宋九月一愣,确认什么需要她坐过去,不过她也没有犹豫,起身坐了过去,看着红莲的目光有些疑惑。

  “怎么了?”

  红莲的浑身一僵,心脏跳的更加厉害,拳头紧了紧,低头看了看自己心脏的位置,如果不是有这层布料的遮挡,他肯定能够清晰的看到它的跳动,喉咙发紧,想说什么话却说不出来。

  他的周围似乎被宋九月的气息紧紧的包围着,密密麻麻的,像一张网一样。

  红莲“腾”的一下站了起来,看着宋九月了的目光有些惊恐,宋九月是病原体?有她在的地方,自己的病就会发作。

  原谅红莲吧,从出生就没怎么接触过异性,一直在杀戮中活着,压根儿不知道喜欢是何物,所以第一次尝到这种滋味儿,还以为自己得了绝症了。

  将枕头往旁边一丢,也不管胸不胸的事了,现在他就要去医院看看。

  宋九月看到红莲匆匆忙忙的消失在视线中,眉头皱了皱,自己有这么可怕么,为什么觉得红莲看她的目光有两分惊恐呢。

  叹了口气,难道自己不小心做了什么事,惹她生气了……

  正好这个时候,陈亦白和司马玥已经从楼上走下来了,两个人的脸上都挂了彩,看样子应该是打了一架。

  “亦白哥,你是不是在红莲面前说我的什么坏话了?”

  陈亦白的嘴角红肿,发现红莲已经不在了,眉头蹙了蹙,那家伙又去干嘛了?

  “九月,那家伙脾气古怪,你管他干嘛?”

  宋九月看了司马玥一眼,发现对方的脸上阴沉,眉头蹙了蹙,这三个人的纠葛太复杂了,他还是希望亦白哥能够和红莲在一起,毕竟红莲的性子,她还是蛮喜欢的。

  而红莲出了别墅后,直接开车去了医院,风风火火的挂了个号,然后坐在了医生面前。

  医生推了推眼镜,看了面前的人一眼,小姐?先生?不知道该怎么称呼,只能先暂时装哑巴,免得被打。

  红莲的眉头一直紧锁着,似乎遇到了什么难题,两眼直勾勾的把医生盯着,医生吓了一大跳,不知道为什么,有些怕这个人。

  “请问你是哪里不舒服?”

  “心里不舒服。”

  医生的嘴角抽了抽,喝了一口茶。

  “先生,你为什么来医院,是身体出现什么情况了么?”

  红莲的眼里闪过一丝怒火,他已经说了自己心里不舒服了,难道医生不是应该开药了么。

  “心疼,就是这里。”

  红莲指了指自己心脏的位置,脸上有些纠结。

  医生也很纠结,这人莫不是神经病吧,什么心疼不心疼的。

  “具体症状呢?”

  红莲仔细回想了一下宋九月,发现只要脑海里有她的容颜,那种感觉就又出来了,捉摸不定,缥缥缈缈。

  “酸,苦,甜,麻,只要看到她,这里就跳的很快,医生,我是不是要死了?”

  医生的眉头皱了起来,活了大半辈子,还没听说过这种病,还有只要看到她,她是谁?

  “先生,请问你说的她是男是女?”

  “女的。”

  医生瞬间了然,感情遇到个神经病啊,叹了口气,这位先生还真是可怜,喜欢一个人都不知道,该不会是个傻子吧。

  在单子上缓缓的写了“相思病”这三个字,然后把单子交给了红莲。

  “没有药可以医治,你以后还是多去看看那位小姐,也会病就好了。”

  红莲的眼里闪过一丝错愕,当看到单子上的三个字时,手抖了抖,这是什么意思,他喜欢宋九月?

  浑浑噩噩的出了医院,直到上了车,视线看向外面,眉头才蹙了蹙,最后总算是得出了一个结论。

  庸医!

  这么一想,心情好了一些,将车往陈亦白的别墅开去。

  而宋九月,早就已经离开别墅了,一直在在想刚刚红莲的眼神是什么意思,一直到了家,都没有想明白。

  抬头才发现家里坐了很多人,傅殃,傅老爷子,傅雪雅,傅宸……傅家人几乎都在,她吓了一大跳。

  然而傅殃是个不识趣儿的,看到她后,眼睛亮了亮,招招手。

  “宋九月,快过来。”

  一旁傅老爷子的脸上抖了抖,冷哼一声,不再说话。

  宋九月努力让自己保持微笑,突然想起傅殃从身体好转后,就没有回去过,也难怪他们会主动找上门来了。

  傅宸挑挑眉,注意到老爷子隐忍的表情,嘴角勾了勾,也不知道这个人什么时候才能不别扭。

  宋九月走了过去,在傅殃的旁边坐了下来,对方似乎看不到其他人的存在一般,将她的手拉了过去,眉眼弯弯的把玩着。

  “小殃,你……”

  傅老爷子想要开口说什么,可是想到上一次的事情,又觉得理亏。

  “爷爷,我喜欢谁你心里清楚,这次的事情我也不想重提了,宋九月很好,我相信你以后也会喜欢的。”

  傅将生的牙齿咬了咬,他怎么可能喜欢宋九月,可是这次确实过分了,总不能在对方刚恢复过来的时候,就找他的麻烦。

  再等等吧……

  宋九月的眼里闪过一丝笑意,暗地里捏了捏傅殃的手掌心,而傅殃感受到了后,很轻佻的在她的手心划了划,两个人这暗地里,算是调起情来了。

  傅宸的眼角抽了抽,假装看不到这一幕,看爷爷的样子,这次的事情怕和对方有关了,不然小殃也不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和宋九月秀恩爱,真是辣眼睛。

  秋姨已经端了饭菜上桌,一群人围了过去,傅殃依旧是把宋九月放在自己的手边,吃饭的时候更加过分,什么都往她的碗里夹,全然没有看到老爷子越来越黑的脸色。

  宋九月暗地里踩了踩这个人的脚,意思是收敛一点儿,傅殃回了一个微笑,伸手温柔的摸了摸她的头。

  “哥……”

  傅雪雅在一旁拉了拉傅殃的衣袖,快被爷爷的目光吓哭了,这个人能不能看看场合。

  傅殃挑挑眉,用手撑了撑自己的脑袋。

  “最近一伤心就容易头疼,也不知道是不是落下病根了。”

  老爷子的气瞬间散了一大半,不敢发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