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三百五十四章 嘴比巧克力好吃
  “傅殃,你离我远一点儿,不然我……我什么都想不出来……”

  傅殃的眼里闪过一丝笑意,扭头在她的脸上啄了一下,嘴唇传来温热的感觉,心里一抖,小啄变成了细细碎碎的吻。

  宋九月的手一直在发抖,只有一点儿了,白天的思路已经被打断了,可不能在这个时候功亏一篑啊。

  可是耳边是他的呼吸,带着两分醉人的味道,还有他细细碎碎的吻,从耳旁一直落到了脖子处,很痒,像是谁拿着羽毛,在她的心上挠了两下。

  “傅殃……”

  “嗯?”

  傅殃停下,抬头看着满脸通红的人,嘴角勾了勾,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,从背后圈住了人。

  “怎么了?”

  做了坏事还不自知,大概就是说的这个人了。

  宋九月觉得自己浑身发软,软的一塌糊涂,只能任由这个人为所欲为着,感受到自己被人抱了起来,放到一旁宽阔的沙发上,感受到他的吻又落了下来,这次带着几分炽热。

  宋九月软的更加厉害,脑海里一直都是空白着的,直到一切结束,她才看着天花板回过神来,这是……被傅殃给迷惑了?

  刚刚的一切,这个男人分明就是在故意迷惑她,醉人的声线,还有微勾着的嘴角……

  她偏偏还上钩了,这下好了,被对方吃的干干净净,牙齿咬了咬,美色祸人啊,特别还是傅殃这种,根本就抗拒不了。

  他要是刻意勾引你,你只会恨不得掏出那颗心交给对方,嘴角抽了抽,听到浴室传来水声,透过磨砂玻璃看了过去,脸上一红,连忙移开了视线。

  尽管和这个肌肤之亲了很多次,但依旧是害羞,是的,害羞,每个时刻的傅殃都是不同的,充满了魅力,像是天山上成了精的狐狸。

  为什么是天山呢,大概是那份迷惑中带着矜贵和圣洁。

  不一会儿,傅殃出来了,只在腰间松松垮垮的围了一条浴巾,看到宋九月低垂着脑袋,眼里闪了闪。

  “怎么了?”

  宋九月有些憋屈,用被子闷着脑袋,想要睡觉,不想搭理这个人,说来真是丢脸,她根本不知道刚刚是怎么被傅殃拐上床的,脑海里一直有一团光,最后轰然炸开的一刹那,她才反应过来,自己被这禽兽吃干抹净了。

  傅殃的嘴角勾了勾,上去将人搂进怀里。

  “宋九月,你要是有心勾引我,我也会受不了的,这并不丢脸,所以别纠结了,乖,过来我抱着睡。”

  宋九月的心里一甜,闷闷的“嗯”了一声,然后滚进了对方的怀里,美滋滋的睡了过去。

  傅殃的眼里闪过一丝笑意,伸出指尖捏了捏她的脸,她的脸上还带着羞怯的薄红,嘴唇像果冻一样,还真是好看,越看就越是好看。

  这世上有千娇百媚,却独独是这个人入了他的眼,一颦一笑,一嗔一怒,都让他移不开眼睛。

  手上将人搂的紧了一些,这人已经睡着了,她睡着的时候,喜欢把脸贴在他的胸口处,微微嘟着嘴。

  傅殃把薄唇靠近了一些,低头在她的耳垂上亲了一口,沙哑低沉的声音响起。

  “宋九月,你爱我吗?”

  可是人已经睡着了,没有声音回应,傅殃的眼尾一弯,也睡了过去。

  ……

  第二天的时候,宋九月迷糊着眼睛醒来,发现傅殃已经不在了,洗漱完毕才下了楼,听秋姨说那个人去遛小黑了,嘴角抽了抽。

  不一会儿就看到那个男人和小黑一起回来,依旧是闲庭散步的样子。

  “今晚盛琅要为他的儿子包下酒店,五岁的生日,他第一次陪着江孽过,我们晚点儿一起过去。”

  宋九月听到他这么说,点点头,盛琅现在就是个宠妻狂和晒子狂,难得第一次陪着小江孽过生日,肯定会弄得很盛大。

  宋九月猜的没错,晚上去世纪大酒店的时候,看到酒店里的装束,咋舌不已,盛琅怕是要把以前亏欠下来的东西,通通补上吧。

  酒店的门口是长长的红毯,一直延伸出去五十米,走完红毯就是鲜花和糖果的世界,空气中还飘着蛋糕的味道,她抬头看到不远处的百层蛋糕,眼里一下子就亮了起来。

  上面的每一层都是漂亮的水果,混着奶油,看着真是耀眼极了,蛋糕旁边是小型的巧克力假山,流动的不是水,而是热热的巧克力。

  旁边的敞口瓶里是混了冰块的冰水,还有几十碟摆放的整整齐齐的水果,都是用雪白的长签串起来的。

  巧克力假山旁边已经围了很多孩子,应该是洛城其他家族里的小孩子,正拿起串了水果的长签,在流动的巧克力里沾着,最后又放进了敞口瓶装的冰水里,热热的巧克力瞬间就冷凝住了,然后小孩们拿在嘴边吃了起来。

  宋九月眼睛都看直了,好幸福啊……

  可是她怎么感觉,那些东西都没有傅殃甜呢,只要待在傅殃的身边,空气都是甜的,只要和他说上一句话,世界都是甜的。

  “傅殃……”

  她忍不住叫了一句,傅殃立即停了下来,笑着看着这个人。

  “想吃巧克力?”

  “嗯……”

  傅殃挑挑眉,看了一眼周围,发现暂时没有什么人,把人捞了过来,抬起对方的下巴,亲了上去,眼里闪过一丝笑意。

  “这个可比巧克力好吃多了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宋九月闷闷的答了一声,脸上有些红,嘴角弯了起来,眼睛也弯成了月牙,就跟在他的旁边,直接进了场。

  进去了才发现,他们来的已经算晚的了,难怪刚刚门口的人很少,原来都已经进来了。

  宋九月一眼就看到了江孽,穿着小小的西装,领子前还有一个精致的红色蝴蝶结,整个人像是被工艺师捏成的一般,这孩子要是长大了,绝对又是一个祸害啊。

  “傅殃,我去和他玩一下。”

  宋九月轻轻的说了一声,才朝着江孽那边走了过去,对方依旧是板着一张小脸,看到她后,总算是有了几分傲娇的笑意。

  “你这女人怎么才来?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