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三百五十五章 宴会上的闹剧
  看得出来,江孽还是挺喜欢宋九月的,连游戏都不打了,坐在高高的椅子上面,腿儿一直晃悠着。

  宋九月这才发现,自己似乎忘记买礼物了,眉头皱了一下,刚想问问江孽喜欢什么,抬头就发现那孩子已经不见了,嘴角一抽。

  江孽看到沈白,激动的满脸通红,这可是男神啊,巨帅巨帅的那种。

  “沈哥哥,你来了。”

  沈白低头就发现了江孽,抬手摸了摸他的头,“嗯”了一声。

  江孽的脸上瞬间羞羞答答了起来,把一旁跟着来的夏冰挤开,然后自己站在了沈白的旁边,牵住了对方的衣袖。

  夏冰挑挑眉,没有多在意,看到不远处的宋九月后,嘴唇抿了抿,没有上去打招呼。

  江孽也只是跟沈白说了几句话,看到不远处自家母后在招手,立马跑了过去。

  沈白失笑,这孩子,终究还是最喜欢江影,尽管江影冷落了他四年。

  “盛琅算是人生赢家了,我们几个中,就他成家了。”

  沈白感叹了一句,目光看向了一旁的夏冰,知道这个人对傅殃的心思,但是傅殃明显是喜欢宋九月的,眼里闪了闪。

  “不过傅殃估计也快了吧,他和宋九月的喜酒应该也不远了。夏冰,你从小就性子洒脱,我没有想到,现在你连那些招数都用上了。”

  这次网上的舆论,一波接着一波,明显就是有人在主导,除了面前这个人,他真不知道还有谁。

  夏冰的脸上僵了僵,不过也只是一瞬,就缓缓的放松,看着旁边的人。

  “我追求自己的幸福,有错么?沈白,宋九月她配不上傅殃,我们几个从小一起长大,傅殃站在金字塔上面,不是她那种小地方的人能够配得上的。”

  沈白的嘴角有些嘲讽,宋九月配不上傅殃,那谁配得上,至少在他看来,那两个人很般配。

  “适可而止吧,傅殃他不是傻子,不可能不知道你的这些小动作,要是把他惹火了,小心朋友都没得做。”

  沈白说完这句,就自顾自的走了,夏冰脸色发白,就是害怕和傅殃之间朋友都没得做,所以现在她做什么都是小心翼翼的,不然宋九月早被她整垮了,哪里还能这么嚣张。

  在原地待了一会儿,整理了一下脸上的表情,她又变成了那个骄傲张扬的大小姐,拿过一杯红酒,向着不远处的人群走过去。

  一身红裙,翩然似火。

  这样的夏冰,无疑是焦点,洛城每每有这样的宴会,她绝对是最耀眼的一个,只有她能把红色穿得这么张扬。

  今天是请了媒体来的,不过已经事先打了商量,除了孩子的事情,其他任何八卦都不能透露出去。

  盛琅请来媒体,就是想让所有人都知道,江孽是他的孩子,他很重视这个孩子,绝对不会让对方受半点儿委屈。

  有媒体在,宋九月还是挺小心的,最好就是不要和夏冰凑在一起,免得又闹出什么新闻。

  现在媒体已经在拍照了,盛琅他们一家三口,其乐融融,宋九月就在不远处看着,竟然有些羡慕。

  大厅里一眼望过去都是人,她一时也不知道傅殃去了哪里,只能走走停停,四处看着。

  最后总算是在阳台处看到了和沈白在一起的傅殃,那两个人似乎在说什么话,她也不好意思过去打扰,只能随便找了一个地方,坐了下来。

  大家把带来的礼物交给了不远处的工作人员,媒体也在拍着照片,本来这一切挺好的,可是大厅外不一会儿就传来了喧哗声。

  一群黑衣人涌了进来,在两边排开,大厅里瞬间鸦雀无声,接着盛老爷子和盛阑珊就出现了。

  宋九月眉头皱了皱,两人这样子,明显是来闹事儿的,看了江影一眼,发现对方的脸色也不好看,起身走了过去。

  “盛老这是干什么?”

  江影开了口,看着进来的四五十个黑衣人,眼里闪过一丝暗沉。

  盛凌很生气,要不是今晚从别人的口中听说这个消息,他还不知道自己的孙子举办了宴会,还没有告诉他,就为了一个孽种,难道他真的要和盛家彻底断绝关系不成。

  没有搭理江影,视线转向了一旁的盛琅,发现对方依旧是云淡风轻的,瞬间就怒了。

  “盛琅,为了一个孽种,难道你真的要和盛家断绝关系吗?!”

  盛琅眉头皱了一下,正打算开口说话,旁边江影却开口了。

  “我的孩子,凭什么说他是孽种?”

  江影的嗓音带着几分威严,能在吃人不吐骨头的娱乐圈里混得风生水起,她没有那么懦弱,不然早就死了。

  “你是什么东西?!”

  盛凌气得脸上发红,不管怎样,他都不会认这个孩子的,谁知道这女人和谁生的,想要赖在他们盛家头上,没门!!

  “那你又是什么东西?!”

  江影这句话一出来,众人就惊呆了,那可是盛老爷子啊,这江影就算是天后,说话也太不客气了一点儿吧,娱乐圈是娱乐圈,真要跟洛城的大家族斗,无异于是以卵击石。

  盛凌没有想到这个人敢这么说,牙齿咬了咬,看到一脸宠溺盯着江影的盛琅,只觉得烧心烧肺的厉害。

  “把这个地方砸了,我看他们还举办什么宴会!”

  随行的黑衣人立即行动起来,动作麻利的开始踢翻里面的桌椅和蛋糕,本来还美好温馨的现场,瞬间变得一片狼藉。

  傅殃也是在听到巨大的声响后,从阳台外走了进来,看到里面的情况,眉头蹙了蹙,害怕宋九月出什么事,四处看了看,发现那人完好无损的在江影的旁边站着,松了口气。

  “怎么回事?”

  傅殃一开口,不管是谁,都要给两分面子的。

  盛凌这才注意到傅殃,眉头微微蹙了一下,今晚洛城的大家族几乎都有人在这里,这件事要是闹得太难看,对盛家的影响不好。

  视线看向了一旁的媒体,眼里闪过一丝暗沉。

  “把他们手里的东西也给我砸了,今晚的事情,谁都不许传出去!”

  “是,老爷。”

  一群人立马将媒体手中的设备砸的稀巴烂,声音很刺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