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三百五十七章 十几年的暗恋
  他低头看着这个女人,眼里闪过一丝复杂,推拒的手顿在了空中,有些狼狈的败下阵来。

  夏冰闭着眼睛,手已经勾上了沈白的脖子,最后感觉到自己被人抱进怀里,眼里闪过一丝笑意。

  沈白将人搂的近了一些,反客为主,翻了个身,把夏冰抵在了墙上,低头狠狠的吻了上去。

  尽管不敢承认,可夏冰爱了傅殃多少年,他就爱了她多少年,一直小心翼翼的隐忍着,没有表现出来。

  因为他知道,不管自己怎么努力,这个人都不会爱她的,她爱傅殃,飞蛾扑火,不计较一切后果,到现在,这份爱已经让她失去了自我。

  心里此刻又甜又酸,多希望时间就在这一刻停下,也或许这是个梦,他永远都不要醒来,十几年的暗恋,换来这一个吻,竟然没出息的觉得,这样值了。

  眼里深深浅浅,恍如满世界都开花了一般,看着夏冰近在咫尺的脸,终究是沉沦了……

  两人拥吻了一会儿,夏冰才推开了人,低头擦了擦嘴唇,有些尴尬的看着对方。

  “沈白,刚刚的事情,你不会说出去的,对吧?”

  沈白的眼里闪过一丝受伤,早就知道是这个结果,他还在期待什么,视线缓缓的看向了阳台外,淡淡的“嗯”了一声,满嘴苦涩。

  夏冰挑挑眉,凑上来在他的唇畔又亲了一下,看到男人复杂的视线,低头整理了一下自己,然后离开了。

  沈白等她走了,才拿出烟盒,手抖的点了一根,靠着墙,一手夹着烟,一手拿着打火机,低头不知道在想什么,直到烟烫了手,他才惊醒,眼眶通红的笑了一下,将烟丢进了一旁的垃圾桶里。

  今晚的烟,味道很不好……

  夏冰进了大厅,发现大家都已经不在了,也就不再耽搁,拿过小包,去了外面,脚下踩着红毯,回头看到不远处的酒店,还有二楼阳台落寞抽烟的男人,嘴角勾了勾,上了一旁的汽车。

  孙渔不敢说话,这里的视野很好,能够看到刚刚发生的一幕,冰姐和沈天王接吻的事情,她看得清清楚楚。

  这个人是打算要干什么?迷惑沈天王,还是怎么样……

  “今晚不小心被他看到一点儿东西,那只是封口费而已。”

  夏冰淡淡的靠在椅背上,没有想到沈白会喜欢自己,低头沉思了起来,几人一起长大,最开始的时候,她总是眼巴巴的缠着傅殃,而沈白,总是跟傅殃在一起,那个时候,她根本没有发现什么。

  直到后来,她拉过沈白,说自己喜欢傅殃,让他帮帮忙,似乎从那以后,沈白就没有像以前那样,总叫她傻丫头了。

  眼里深了深,那个人到底喜欢了她多少年啊……

  沈白还在原处,闭了闭眼睛,淡淡的笑了一下,才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。

  “老地方,等我。”

  说完这句,就挂了电话,将手机淡淡的放进裤兜里,也离开了这个地方,直接将车开去自己的别墅。

  开门后,那个女人已经坐在里面了,似乎刚从剧组赶过来,脸上还画着浓艳的妆,眉头蹙了蹙。

  “去洗干净。”

  女人点点头,连忙跑去了楼上,身上穿的还是宫廷服装,因为今天饰演了一个小角色。

  在浴室将脸上的东西都洗干净了,她刚想转身,就被人一把抱了起来,再然后是温暖的大床,以及男人健硕的身体。

  似乎总是这样,直奔主题,结束,拿钱,然后男人就离开了,等到下一次有需要了,就会给她打电话,像今天一样。

  可是这一切都是她主动的,她编了个美丽的谎言,要这个男人养自己,他喜欢艳丽一点儿的,她就可以艳丽,喜欢清纯一点儿的,她也可以清纯,她的纯情和艳丽,都给了这个男人。

  第二天醒来,床边又如往常一样,一张卡和一个包,卡里面有一千万,包也是奢侈品,嘴角扯了扯,将卡和包拿在手上,离开了这个地方。

  沈白喜欢夏冰的事情,估计除了他们两个人,没有人知道,就连夏冰,也是在昨晚才知道的。

  宋九月一直觉得,沈白这样的花花公子,是不会喜欢谁的,毕竟她还记得自己第一次碰到对方的场景。

  “别乱动。”

  她已经被傅殃接回了家,整天闷在家里,键盘也不能敲,只能郁闷的看电视。

  昨晚看到这个人和沈白在一起,不知道两个人在说什么,会不会像其他男人一样,讨论现场哪个女人最漂亮。

  眉头蹙了蹙,说起来,她不会化妆,就算是昨晚的宴会,也只是涂个口红,傅殃会不会嫌弃她……

  别的女人妆容精致,看上去优雅极了,而她清汤寡水的,一点儿味道都没有,越这么想,就越是想要知道傅殃心里的想法。

  暗戳戳的上了楼,进卧室后,看到一排的化妆品,发现自己只用了一只口红,嘴角抽了抽,这么多的口红,她怎么就只用了一只,一只手打开,十几只口红的颜色瞬间出现在眼前。

  宋九月觉得自己以后要当一个精致的女人了,就算只涂口红,那也得一天换一个颜色。

  嘴角勾了勾,拿过一只豆沙色,在唇上涂了一圈儿,然后急匆匆的向书房跑了过去。

  推开房门后,直接扑进了傅殃的怀里,眼神很清亮。

  傅殃眉头皱了皱,这女人肩膀上有伤,怎么还这么莽撞,将人搂进了怀里,正打算恼怒的训斥一句,宋九月却猝不及防的在他的唇上印了一下。

  “这是新口红,傅殃,你猜猜这是什么味儿的?”

  宋九月有些得意,她也是刚刚才发现,每一只口红都有不同的味道,很好闻,难道傅殃特意让人给她造了水果味的口红吗?

  傅殃眉毛挑了挑,这才发现对方换口红了,嘴角勾了勾,特意凑到了她的耳旁,声线醉人。

  “女人味儿。”

  宋九月先是一愣,然后脸上红了起来,低头装啄木鸟,她本来以为这个人会说豆沙或者是草莓……